“裸捐”这个词,相信大家都不陌生。

  我们总是在网络和新闻里,听到谁谁谁裸捐了。

  然而,就在咱岳阳,也有一位“裸捐”者,大家都称他作“迪爹”。

  江湖那些事今天就和大家讲一讲这位“迪爹”的“裸捐”故事。

  “子孙若如我,留钱干什么?贤而多财,则损其志;子孙不如我,留钱做么?愚而多财,益增其过。”先贤林则徐的这段名言警句发人深省。

  岳阳的“迪爹”却将林则徐的这段话奉为圭臬。他甘守清贫生活,将自己的工资和企业盈余全部拿出来做善事;他致力于奖教助学,20多年来已经累计捐款1800余万元,惠及4000多名学生;他还宣布将自己的企业、财产全部捐给助学基金会,不留钱财给子女……

  “迪爹”名叫潘迪雄,是一位73岁高龄的退休老人。

  不图吃 不图穿 一掷千金为学子

  捐款100万

  100多年前,为了让穷孩子也能够断文识字,平民教育家武训行乞集资,办起义学堂,教育了无数穷家子弟,被誉为“武圣人”。

  潘迪雄就是这种竭尽全力奖教助学的武训式的人物。

  潘迪雄与老伴陈秀英一日三餐的“标配”是:早餐,米粉煮白菜;中餐,南瓜、萝卜为主菜;晚餐,玉米糊。平均每天生活开销不到30元。

  他们居住的房子还是上世纪90年代单位分的福利房,家具、装修都非常简陋。在衣柜里,大多都是20元左右一件的“地摊货”。“今后,还是要买件好的”。这句话他们已经重复了30多年,终究也舍不得买一件好衣裳。

  2010年4月,潘迪雄检查出冠心病,医生建议装4个支架,费用6万余元。潘迪雄毅然拒绝:“这6万元,可以资助10多个贫困孩子读书呀!”

  老两口退休工资加起来每月近万元。近些年,他开办的企业盈利1000余万元。可他们为何在生活上的如此节俭?

  “我们少花一些,就可以多捐一点。”潘迪雄如是说。从1996年以来,他已经捐出1800余万元用于奖教助学。

  不沽名 不沽利 “三大工程”献爱心

受捐助的北大女生吴云受捐助的北大女生吴云

  潘迪雄为何如此重视教育?这源于他年少时刻骨铭心的记忆。

  1945年,潘迪雄出生于岳阳县公田镇东淇洞村。少时家贫,13岁时,才靠着母亲借来的8元碎钱、8升糙米,进入完小。收到初中入学通知第二天,父亲不幸病逝。在央求推迟入学2个月后,母亲求借到12元钱才入校读书。初中尚未毕业,为了每月50斤稻谷和50斤红薯的口粮,潘迪雄辍学回家,在生产队当了一名会计。此后,潘迪雄全凭着自学考上大学、考取了高级政工师。

  从一名贫穷的农家子弟,成长为高级政工师,潘迪雄深知,知识改变命运。当年,因贫困而辍学成了他一辈子的“痛”,也成了他助学的源动力。

  平常生活略有宽裕,潘迪雄就接济身边的贫困学生。1996年开始,退居二线的潘迪雄立下宏愿:要完成“三大工程”为社会贡献余热。

  何为“三大工程”?“迪爹”饶有兴趣地作了一番介绍:“十百千”的“民心工程”,就就是资助10名大学生拿到硕士研究生以上文凭,奖励100名优秀教育、科技工作者和见义勇为英雄,资助1000名失学儿童重返校园;从娃娃抓起的“造福工程”,就是资助1000名贫困孩子上幼儿园;助力万名学子上大学的“圆梦工程”就是通过一次性或连续性的资助方式,帮助10000名学子完成大学学业。

  目前,“三大工程”的实施已经投入了1800余万元,其中,“民心工程”“造福工程”已经超额完成,“三大工程”累计已资助了4000多名学生。潘迪雄说,接下来几年,还要资助6000名学生,80岁以前,资助万余学生的心愿一定可以达成。

  许多朋友劝他,“年纪大了,该闲下来享享清福了!”可是,潘迪雄说:“我做这些,不是为名、也不为利,完全是凭着一颗执着、赤诚、火热的心,想为祖国、为人民再做点什么、为后人再留一点什么,这是我最大的幸福。”

  姚志锋考上清华大学,家里无钱送读。他资助2万元,读完四年大学、三年研究生,考取上海市政府的公务员。赴美攻读博士的廖田飞、方昂波,北大毕业赴美留学的易秋芳,赴日就读博士的张巍……潘爹掰着指头,细数着资助过的学生,笑在眉头,喜在心头。

  曾获资助的北大女生吴云表示。这种资助是无言的爱,却仿佛有一个声音庄严地告知我:贫穷,从来不是一种耻辱,贫穷,也从不孤单。受人滴水之恩,定当学会将善举传承。他日之我,若是足够强大,一定将爱的火炬,坚定地抓在手中,将我的力量和温暖,送给下一个在风雪中需要支撑却找不到帮扶的朋友!

  不帮亲 不帮故 家财全捐基金会

  今年资助的大学生

  20余年,捐资奖学1800余万,钱从哪来?

  最初,潘迪雄成立了助学兴国协会。他像武训一般,四处游说“老板”们扶贫助学。然而,仅靠他一个人,嘴皮子磨破,脚底板跑烂,能够筹集的资金依然有限。

  潘迪雄不怪别人,他说人的价值观不一样,个人的组织能力也有限。这也坚定了他“创办经济实体,以经营利润支撑助学行动”的决心。

  20多年来,潘迪雄先后创办了物贸公司、老年公寓的钓鱼休闲中心、白泥沙石场、综合养殖场等经济实体,将创造的利润1800余万元全部投入了慈善事业。

  潘迪雄的每一分钱都是用汗水拼来的。在办实体期间,他总是亲历亲为,公司的员工说:“潘老总,在公司既是指挥员、又是采购员、销售员、服务员、出纳员”。

  早几年,潘迪雄创办的几家实业总资产已经达5000余万。他舍不得把钱花在家人身上。

  潘迪雄的小儿子没钱买房子。到2012年时,还是租住在单位61平米的危房内。他找父亲要钱买房。潘迪雄回答:“要钱没有”。儿子只好贷款买了一套二手房。

  有人说迪爹“六亲不认”有钱不给子女,却给素不相识的外人。潘迪雄说:“家庭是人生的驿站,父与子血肉相连。不给孩子们钱财,正是因为爱。浇花浇在根上,教子教在心上,我一直都教子女们立志立德,自强自立。”

  也是在2012年除夕,潘迪雄召开家庭“三讲”会议:讲家风,讲勤俭,讲感恩。“像我们这样贫困出身的人,能有今天这样的好日子、好家庭、好事业,更多是党和社会给予的,要牢记艰苦奋斗、悲悯知恩的家风,慈善是我毕生的事业,希望我们的行动能唤起更多人加入其中。”

  两个半小时的家庭总动员后,潘迪雄立下家规:3家企业、5000余万资产,全部捐给助学基金会。

  “以后,基金会的这些资产,每年所产生的利润全部用于助学。这样我‘三大工程’的梦想很快就会实现,助学活动也将永远延续下去。”潘迪雄说。

  “我们理解他,也很感谢他。他对我们的爱,不是物质的,而是精神上的。”潘迪雄的二儿子潘淇江说。

  潘迪雄说:我热衷于慈善事业,有人说我是傻子。我觉得,人各有各的活法,各有各的梦想。做一个服务学子的慈善家,这就是我的梦想。当这样的傻子,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