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因为踢足球而放弃学业,那都是偷懒的借口。”

  放在以前,很难想象这样一句充满励志与明智味道的话语,出自一名 18 岁的足球少年。但现在,当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足球队主力门将、G1708 班学子徐涛这样讲时,他的坚定与涵养已经为这句话做了最好的示范。

  更令人欣喜的是,在校园足球时代,信仰这句话的其实有一大批踢足球的长沙学子。对他(她)们来说,踢足球是兴趣爱好,更是完善人格、成就未来的成长方式。

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学子、球队守门员徐涛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学子、球队守门员徐涛

  从体育生到文化生,球队守门员完成人生 “ 扑救 ”

  中学六年,徐涛是麓山国际男足的主力门将。球场上,他做出过无数次精彩的扑救。在高三下学期从体育生到文化生的转身,是他人生中一次华丽的人生 “ 扑救 ”。

  2020 年高考成绩公布已过去近一个月,但提起徐涛 649 分的裸分成绩,所有人还是为他赞叹。

  徐涛自小学一年级时开始踢球,当时他的父母工作忙,想着踢球可以锻炼身体,也能让他在学校有人管,便给他报了足球班。现在身高已达 1.85 米的徐涛,从小就身高出众,于是,教练让他去做守门员,这一守,便是 12 年。

  期间在徐涛读小学四五年级时,父母担心踢球影响学习成绩,停止了他的足球训练。但很快,球队教练便找到他家里,委屈哭诉 “ 足球队没有守门员还怎么踢 ”。徐涛也深感失落,就这样,他重回绿茵场,从此再也没有产生过离开的念头。

  中学进入麓山国际后,徐涛暗暗发誓:“ 要做球霸也要做学霸。” 在一边踢球一边读书的同时,喜欢计算机的他还参加了 2015 年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NOIP),并获得了普及组一等奖。也是在那时,校园足球的春风袭来,徐涛为自己定下大学目标。

  六年中学,徐涛没有上过任何形式的课外辅导班,学习全靠上课听讲、下课钻研,外出打比赛时,他也始终带着课本。再加上他喜欢的信息学,徐涛说:“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过着这样的生活:6 点半爬起床,白天上课,午休写代码,下午训练 2 小时,晚上用比别人更少的时间写作业,直至疲惫不堪才爬上床。”

  当外界误认为体育生不用学习时,徐涛坚定地表示:“ 如果因为踢足球而放弃学业,那都是偷懒的借口。”

  在一次次的历练中,在帮助球队夺得一个又一个荣誉后,进入高三的徐涛向自己的目标疾驰而去。但在参加体育校考时,身为守门员的他因为一些客观原因,与清华大学失之交臂。

  自称 “ 在球场经历过许多次遗憾 ” 的徐涛说:“ 不要为打翻的牛奶而哭泣。过去的就过去了,既然不能改变,就把接下来自己能做的做好。” 徐涛决定以文化生的身份去迎战高考。那时距离高考只有不到半年时间了, 这次 “ 转身 ” 难度可想而知。

  徐涛迅速调整好心态,他回忆:“ 那时我已经不在乎成绩了,虽然好的成绩可能意味着更好的发展平台,但我追求的是掌握课本里面的知识,懂了就是懂了,相信这些知识才会在今后的发展中帮助到我。” 与心态一起调整的,还有作息。徐涛开始了每天早晨 6 点 40 分起床早读,晚上学到 11 点才回到寝室的规律生活,也 “ 把时间用到了极致 ”,他废寝忘食地做着一套又一套的试卷,整理一科又一科的错题。有段时间,他的爸妈想两个星期到学校看他一次,也被他拒绝了。

  就这样,徐涛的每一次考试成绩都在进步,原本排名中下游的他,在最后两次模拟考试时就已跻身班级第一梯队。高考成绩揭晓那天,当裸分 649 分的总分出来时,徐涛一开始自己都不敢相信。现在回忆起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徐涛只是平静地说:“ 高考还是有很大的突破,我把自己最好的状态留在了高考。”

  这个假期,徐涛仍然一直在充实自己。读书、踢球之余,他还给自己报了声乐班,弹吉他也一直是他的隐藏特长。回想这一路,徐涛说:“ 什么事都是在摸索中形成目标的,虽然踢了 12 年足球最后没有走高水平运动员的升学之路,但我不后悔。因为不论是踢足球、学声乐还是弹吉他,都是我的生活,它们给了我不同于别人的成长体验,也让我的生活更有趣。”

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学子、球队中场核心廖帅宇长沙麓山国际实验学校学子、球队中场核心廖帅宇

  喜欢 C 罗的中场核心,用任意球敲开全国冠军之门

  时近处暑,在长沙湛蓝的天空下,徐涛的队友、麓山国际中场核心廖帅宇仍与队友们奔跑在绿茵场,他们在备战 2020 年湖南省青少年足球锦标赛。

  廖帅宇是长沙麓山国际学校 G1715 班毕业生,球场上,他是球队的中场核心,拥有一脚任意球绝活;课堂上,他学习悟性极高,老师讲一遍的题他基本就能掌握。在今年的高考中,他的足球专业和高考文化均获高分,以高考文化分超出录取线 153 分的成绩被中山大学录取。

  小学二年级时,廖帅宇踏入绿茵场,师从的教练是曾入选国少队的陈涛。廖帅宇超强的领悟能力不仅体现在学习中,在足球训练中他也能最快理解教练意图,然后带领队友练习战术,为 “ 用脑子踢球 ” 做了极好地诠释。

  个人技术也很出众的廖帅宇,小学三年级就能罚出高质量的任意球和角球,甚至角球直接得分也是他的 “ 家常便饭 ”。读初中时,廖帅宇来到麓山国际,从师黄又青主教练和谢刚教练,更是开启了球场与学习同时开挂的成长时光。

  在廖帅宇心里,最难忘的比赛当属 2017 年全国校园足球联赛决赛的巅峰对决。那时,首次杀进决赛的麓山国际遇到了劲敌河南实验中学队。那场比赛河南实验志在必得,组织了一波接一波的 “ 狂轰乱炸 ”。麓山国际始终立足防守反击,在比赛最胶着之时先后获得了两记任意球机会。在高水平比赛出现相持局面时,任何一个任意球、角球都可能主宰比赛,改变结果,对操刀主罚的球员来说,面临的压力也可想而知。

  麓山国际的任意球、角球一般都是廖帅宇主罚,面对这两次机会,他踢出两记漂亮的香蕉球直接破门。最终,麓山国际以 2:0 胜出,夺得了学校的首个全国冠军,这也是整个湖南校园足球的首个全国冠军。

  廖帅宇喜欢 C 罗,经常一个人钻研 C 罗的电梯球是如何突然在空中下沉的,不仅如此,他还将 “ 数学抛物线知识和物理力学知识的活学活用 ”。已被中山大学录取的他,希望为球队征战省锦标赛再立新功。

长沙市南雅中学女足朱教练邓毅与队员汤雯萱(左)、黄哲宁(右)合影长沙市南雅中学女足朱教练邓毅与队员汤雯萱(左)、黄哲宁(右)合影

  全国女足队长高考前仍坚持训练

  烈日下,为 2020 年省青少年足球锦标赛备战的还有一群女孩子。8 月 20 日傍晚,南雅中学的足球场上的训练一切如常,已经迈进浙江大学校门的汤雯萱仍在奔跑。

  在湖南校园女足赛场上,汤雯萱可谓是最受瞩目的球星,担任南雅女足队长六年,她和队友们创造了一个接一个的荣誉神话。2019 年 1 月,她还入选了中国首批校园足球国家队 ( 高中女子组 ) 并担任队长。

  在小学时开始踢球的汤雯萱说:“ 兴趣是培养出来的,一直踢一直踢,我就喜欢上足球了。”

  在南雅,每天白天上课读书,傍晚训练两个小时的生活让汤雯萱感觉非常快乐。她表示,只有读高一时因为外出比赛有点多,数学开始跟不上,她于是请了家教在家里放肆补,成绩就慢慢跟上来了。

  足球的能力与荣誉、学业的成绩摆在那里,汤雯萱原本不用为升大学之路太过焦虑。但今年受疫情影响,不少高校都把高水平运动员的测试放到了 7 月高考之后。特别是呆在家里不能开学的那段时间,她 “ 心里挺着急、焦虑的 ”。

  开学后,汤雯萱不得不继续一边复习文化知识,一边每天训练,为了保持竞技状态,她甚至每天主动加练一个小时。

  汤雯萱学的是文科,她也认为:“ 和在球场上一样,我对文化知识的学习也能力比较强,学得快一点。” 在几次模拟成绩都过线之后,汤雯萱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但足球校考仍让她有些紧张,因为 “ 校考要与来自全国的女足高手竞争 ”。高考后,汤雯萱参加了浙江大学的女足高水平运动员测试,获得了相当于 “ 文化免考 ” 的优惠。

2019 年中国高中足球锦标赛女子组比赛在南雅中学举行。南雅女足获得亚军。图为决赛中南雅女足队长汤雯萱(蓝球衣)在决赛中拼抢2019 年中国高中足球锦标赛女子组比赛在南雅中学举行。南雅女足获得亚军。图为决赛中南雅女足队长汤雯萱(蓝球衣)在决赛中拼抢

  高三每天 5 点起床学习备考

  同样手握名校录取通知书,仍坚持训练的还有汤雯萱的队友、南雅中学 K1711 班的黄哲宁,这是一位写字、吃饭用左手,踢球能左右脚开弓的女生。她将前往复旦大学读书。

  黄哲宁读小学时,年年都是校运会长跑比赛的第一名。于是,老师建议她去踢足球,就这样,三年级时,黄哲宁走进了足球场。

  黄哲宁很有运动天赋,什么球类运动她都喜欢。踢足球时,队里也陆续有过一两个女生,但只有她一个人坚持了下来。有一度,黄哲宁也想放弃,但她的妈妈认为:“ 既然踢了就要一直踢下去。”

  初中来到南雅后,黄哲宁一开始只能打替补,不服输的她就刻苦练习,初二时打上了球队主力,她也越来越喜欢足球了。

  中学六年,黄哲宁受到球队里考上中国人民大学等名校的学姐鼓励,也暗暗立志要踢好球、搞好学习。

  不可忽视的是,相比于文化生,球员们不仅每天训练,有时还要外出比赛,用在学习上的时间不可避免地少一些。进入高三后,黄哲宁第一次月考只有 300 多分,但她不气馁,从此调好闹钟每天 5 点起床晨读学习,中午休息 15 分钟,下午训练后继续学习,晚上 11 点入睡。日复一日,黄哲宁找到了学习状态。

  然而 2020 年农历春节刚过,黄哲宁不小心伤了膝盖,那时医生跟她说:“ 不要再踢球了。” 妈妈也问她:“ 要不要放弃?” 黄哲宁的回答是:“ 走都走到这里了,痛也要走下去。”

  下定决心后,黄哲宁在休息了两个月后慢慢恢复训练,但刚回队训练时效果不好,她又成了球队的替补。那时,黄哲宁有点担心 :“ 成绩也不好,球技也不好,会不会哪里也去不了?”

  担心归担心,黄哲宁还是按计划复习、训练,每次考试都比上一次提升 20 分,最后她在高考时考出了 500 多分。她还渐渐恢复正常训练,通过了复旦大学的高水平运动员测试,成为全国通过测试的三名女足运动员之一,拿到了文化成绩降二本线录取的优惠。

  校园足球,让有特长的孩子享受每一个教育过程

  现在说起踢足球,汤雯萱与黄哲宁不约而同地说:“ 踢球让我们更有韧性,遇到什么事都想去拼一拼,觉得自己一定可以过去。” 在南雅女足主教练邓毅看来,这正是南雅女足 “ 不服输 ” 精神的体现。

  与此同时,邓毅多次叮嘱球员们:“ 能够考上理想大学,先要感谢父母,还要感谢学校,感恩时代。”

  这个时代,与 2015 年 3 月教育部印发《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密不可分。在这个引人注目的方案中,规定 “ 各地中小学把足球列入体育课教学内容,加大学时比重;加强足球特长生文化课教学管理,完善考试招生政策,激励学生长期积极参加足球学习和训练。允许足球特长生在升学录取时在一定范围内合理流动,获得良好的特长发展环境 ”。

  五年来,围绕校园足球始终有一些争议,在邓毅看来,要想中国足球有长足发展,需要先建设、普及足球文化,而校园足球正是普及足球文化的重要途径。对学生个人成长来说,足球既能健身,也能强心,是完善人格、厚植家国情怀的重要教育方式。邓毅说:“ 校园足球让每一个有足球特长的学生也能享受到每一个教育过程。”

  在南雅女足今年的毕业生中,除了汤雯萱与黄哲宁,还有 10 人升入一本知名院校。同样的,在麓山国际,在廖帅宇和徐涛之外,还有 13 名球员以高水平运动员进入一本院校,其中 1 人入读中南大学,3 人升入湖南大学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