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经视大调查记者:周恬早阳 报道

  低于市场价、保质保量,并且送货上门,长沙县黄兴镇内的某些不法商家在过年期间又动起了歪脑筋,企图靠着海吉星农产品物流园内的大量司机生财,而生财之道则类似于“送快递”,只是这快递里装的都是些危险柴油。在海吉星农产品物流园外,就形成了多家非法加油站,随意运输、沿途贩卖,无异于行走在路上的一颗颗定时炸弹一样危险,我们来看看,这究竟做的是哪门子生意。

  来往于长沙县黄兴镇海吉星国际农产品物流园内长途货运车辆,每天少说也有上百台,车子没油了怎么办?附近的居民告诉我们去马路上找。

  柴油的买卖在海吉星农贸物流园的出口位置已经形成了马路市场,生意好到货车司机们要排着队加油。

  车辆牌照尾数为292的油贩子自称是“中石化移动加油车”的工作人员,可中石化客服回复,并没有开办移动加油车项目。

  有人负责加油,有人负责收钱,而为了进一步打开市场,他们还印制名片,在物流园内有选择性的发放。

  有选择性的只做外地客生意,是因为怕本地顾客来找麻烦,这位“发卡族”告诉记者,通常被人找麻烦,有两种原因。

  走私柴油的售价比正规加油站每升便宜一块二左右,差价自然是为油品的品质埋单,油贩子说,仅在海吉星附近就有四家走私油贩卖点,而他的生意做得格外小心翼翼,虽然名片上号称移动加油,实则能躲就躲。

  随后记者表示要油五吨,必须到油库提货,见生意上门,油贩爽快的答应。

  为了逃避打击同时避免司机上门找麻烦,看似带来了方便和实惠的移动加油车贩子,事实上无时无刻不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为了一探走私油的来源,查清油库所在,记者提出按吨购油,而在巨大利益的诱惑下,油贩子会放松警惕吗?

  再次与移动加油车油贩联系后,我们约定在距离海吉星物流园一公里左右的黄兴镇杨家坪村附近碰面,油贩显然是有备而来,早已将六点五吨的油车装满。

  见记者并不急于购油,油贩子站在车旁是边抽烟边谈生意,毫不顾忌其中存在的安全隐患,而此时由于油泵未关,柴油漏得满地都是。

  尽管记者多次在此处大批量的购买走私柴油,已成熟客,对于油库的位置,油贩子依旧闭口不提,记者表示不再与其交易买卖后,该位油贩子着了急,驾车离开两分钟后,带回了这样的答复。

  油贩说,哪怕不做生意,油库的位置也不能被人知道,凌晨一点,记者随油车离开的方向在黄兴镇杨家坪村内进行搜寻。 油贩说,哪怕不做生意,油库的位置也不能被人知道,凌晨一点,记者随油车离开的方向在黄兴镇杨家坪村内进行搜寻。

  三十一吨的大油车停在隐蔽处,六点五吨的小车则外出贩油,但储油桶设置的地点,油贩子显然是花了心思,企图瞒天过海,第二天,当记者再次折返来到大型油车停放处又有了新的发现。

  藏匿油车一侧隆起的土堆引起了记者的怀疑,储油所用油罐很可能就埋在这里,而土堆一侧临时搭建的屋棚又是做什么的呢?见到陌生人的到来,油贩立即警觉起来。

  流动加油车不仅扰乱成品油流通市场秩序,而且存在极高的安全隐患,而私设油库,由于无安保措施,如果发生渗漏,后果难以预料,接到举报后,长沙县行政执法局和黄兴镇安监中心执法人员展开的查处行动。

  发现执法人员的到来,移动加油车被盖上了塑料薄膜以掩人耳目,而车内的加油计价表此刻还没来得及关闭,油贩子也不知去向,而在打开了简易的屋棚后,执法人员发现,这里是一处埋藏在地下的油罐出油口。

  藏在地底的油罐被发现,油贩子终于按耐不住,一方面,数十吨的私油被查显然损失不小,但又害怕因此被追责,企图极力撇清个中干系。

  油贩回答,不知道、不清楚,但却又舍不得离开,黄兴镇安监中心执法人员立即调来大型罐车,对私油进行查扣。

  见到执法人员动真格的,油库老板终于露面接受处理。

  无任何运输储存资质,而对于油品的来源,油库老板支支吾吾回答不上来,黄兴镇安监中心主任袁四海表示,此处私设油库无异于埋地雷,不仅原油及车辆要立即查扣,油库老板也将面临三至十万的行政处罚。

  图文丨经视大调查新媒体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