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的哥王进军,新年年夜饭是这样安排的。

  除夕凌晨在岳阳钱粮湖岳母家吃,吃完开车赶回常德桃源老家,赶老家的团年饭。两地习俗不同,让他省去了夫妻之间究竟到谁家过年的烦恼。不过,对于妻子家凌晨吃年夜饭的习惯,王进军始终无法适应,“那么早起来,哪里吃得下呀”。

  晨吃年饭的习俗并不只是岳阳钱粮湖,常德市、衡山、隆回、冷水江等地的某些地方都有凌晨吃年夜饭的习俗。追溯这种习俗的根源,或许躲避年关的债主,或许是为了送别出征的将士,又或许是为了掩饰年夜饭寒酸……人们都有个美好期盼就是“越吃越亮”。很难确定这习俗的真正起源,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一天里,我们不管路途多么遥远,都会踏上归途,为了那一顿年夜饭。            文/记者唐兵兵

  衡山:凌晨吃年饭,为了躲债

  “鸡不叫、狗不咬,半夜吃饭衡山佬。”“南岳衡山一大怪,半夜三更吃年饭。”

  这两句俗语是打趣衡山人在大年三十凌晨吃年夜饭的习俗。在衡阳五区七县中,就有三种不同的吃年夜饭的时间,祁东、耒阳在晚上吃,常宁、衡阳、衡南在中午,而衡山(包括现在的南岳区、衡山县和衡东县),讲衡山方言的区域,年夜饭却在大年三十的凌晨。

  衡山人为什么会在凌晨吃年夜饭呢?

  一种说法是防止祭祀时被别人“撞破”。衡山历来是朝圣之地,除夕,当然少不了祭祀。衡山一带的老百姓会在吃年夜饭前,先要祭祀天地神灵和先祖,将鱼、肉、鸡等祭品供奉,祈求来年家运兴旺。祭祀时,如果有外人进入家中,则被视为不吉利,愿望被“撞破”,冲坏了一年的彩头。所以家家户户都争先举行祭祀仪式,选择在凌晨时分,当然可以避过外人的突然闯入,慢慢就形成了半夜三更吃年夜饭的习俗。

  习俗更多的来自于生活,关于祭祀的说法,大约多半是生活习惯的演绎与

  附会。更为可信的一种说法是,衡山地区多匠人,匠人们走村串户,上门服务,不过旧时生活艰难,请匠人的家庭并不能现场兑付工钱,只能是“赊账”,在年关时节,杀了猪,或者卖了粮食,才能支付工匠的欠账。大年三十,在民间是一年里最后一天,在生意场上,也是最后讨债的日子,过了大年三十,初一到十五讨债是一种禁忌。所以,匠人们都会赶在大年三十出门收账。匠人们吃的是百家饭,欠账也是东一家、西一家,路程遥远,费力耗时,所以,匠人家庭会在凌晨早早吃过年夜饭,出门要债,争取赶在新年到来之前,把账收回。

  而对于无力偿还的欠债者来说,躲过了大年三十,就意味着旧账可以宽限到来年的正月十五以后,为了躲避债主的围堵,欠债者也会在凌晨吃年夜饭,趁债主没有到来之前,“逃之夭夭”,出门“躲债”,躲过了大年三十,即使是第二天遇到债主,债主也无可奈何。

  匠人在大年三十这一天忙着讨债,穷人极力躲债,生意人则把这一天当作一年里最后的赚钱机会。有一句俗语说:三十晚上的钱,赚一个是一个。旧时,大年三十这一天,衡山所有的集市都同时开市,从凌晨一直延续到晚上,人们忙着在最后一天采购年货,赶集的人特别多。生意人为了在集市上占得一席之地,抢占好的摊位,只能早早出发,所以商人们也会选择在凌晨吃年夜饭。

  当然,将这个奇怪的现象习俗化,还需要更加有说服力的理论依据。凌晨吃年夜饭,在经过人们的粉饰之后,有了“越吃越亮”的吉祥寓意,很成功地被人们普遍接受,成为一种习俗。

  湘西:不同的姓氏不同的过年时间

  也不仅仅是衡山,湘西、常德、岳阳的一些乡村也有“半夜吃年饭”的习俗,在湘西,叫作赶年。

  清光绪《永顺府龙山县志》记载:“土人度岁,月大以二十九为岁,月小则二十八日。”土家族吃年夜饭比汉族人提前一天。

  关于“赶年”的来历,传说不一。流传最广的说法,是抗击倭寇说。明朝时期,东南沿海倭寇横行,屡剿不绝,湘西人奉命远征,在土司首领彭荩臣、彭翼南的带领下,三万湘西男儿分五批开赴东南沿海,彭姓族人作为首领,最先出征,那时正逢腊月二十四,田姓、向姓、覃姓、李姓、王姓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相继出征,人们为了送别出征的将士,将年夜饭提前到他们出征的那天凌晨。吃过年夜饭,正好天亮,将士们踏上征程。善战的湘西人,在东南战场战功卓越,在倭寇被肃清后,被皇帝御赐皇匾,授予湘西将士“东南战功第一”的称号。将士凯旋,湘西人为了记住这种荣耀,就将过年定在了族人出征的日子。凌晨吃年夜饭也成了习俗,而没有出征的湘西人,则依旧保持在大年三十吃年夜饭的旧俗。湘西不同的姓氏有不同的过年时间,彭姓过腊月二十四,田姓过腊月二十五,向姓过腊月二十六,覃姓过腊月二十七,李姓过腊月二十八,王姓过腊月二十九,其他姓过大年三十。

  这种习俗也在悄然改变。慈利人安玮记得小时候,家里一直是大年三十凌晨六点吃年夜饭,孩子们会被长辈们从被窝里拖起来,“每次吃过年夜饭最想做的事就是回被窝补觉”。这几年,家里将年夜饭时间改在了大年三十的上午,“叔叔家住在县城,每年大年三十从县城回老家吃年夜饭,吃过饭后,要赶回县城,吃中饭更方便。不过,中午吃,总感觉年味淡了”。

  隆回、冷水江:初一凌晨吃“年光饭”

  相对于着急的衡山人和土家人,梅山地域的冷水江、隆回的年来得似乎更晚一些,他们最为丰盛的年夜饭是从大年初一凌晨,一直吃到天亮,象征日子“日趋光明”。

  “到了大年三十,村里没有人放鞭炮,完全没有过年的气氛。没到大年初一都不算过年。”冷水江市三尖镇的曾永红说,除夕这一天,家家户户忙着准备丰盛的饭菜,当天却是不能吃的,除夕晚上只是随便应付,早早就上床睡觉,也没有守岁的习俗。大年初一凌晨起床,将前一天准备好的饭菜热好,才开始烧纸钱供奉先祖、放鞭炮、吃年夜饭,他们的年才算正式开始,吃年夜饭时要关门上闩,防止他人来踩坏了一年的好彩头。“一边吃,一边天亮才算吉利”,所以,年夜饭也叫作“年光饭”。天亮后,人们都会到山上拾一把柴回家,意寓把“财”带回家的良好期盼。

  隆回在除夕夜里会有一顿以腊肉和萝卜为主、并不丰盛的晚餐,最丰盛的年夜饭,也在大年初一凌晨。食材已经在除夕准备好、切好,凌晨三四点开始做年夜饭,赶在天亮前开餐。“除夕没有守岁的习惯,不过,现在为了看春节联欢晚会,在新年到来的时刻,用手机给亲戚朋友拜年,都会等到半夜十二点以后才睡觉。”在城市工作多年的隆回人胡庆红说,家乡的习俗,也不经意间被时间和时代改变着。

  华容:年夜饭时间辨“主客”之别

  除了古时人们生活的印记,湖南地域间年夜饭时间的差异,或许还跟移民有关。

  以湘北华容为例,华容人吃大年团圆饭在中午,而移入的“南边人”(长沙、益阳口音的华容人)则在拂晓,这种差异,以示主客之别。

  华容是一个深受外来文化影响的地方。汉代以还,北方战乱不断,中原人大量迁入,华容的民俗受到北方民俗的较大影响。明万历《华容县志》记载:“东经潭子湾,洲渚平旷,利畜牧,山西人侨住焉……禹山南三十里有明山,……其下有苏州港,吴人侨居焉。”此时,华容民俗又有了苏、杭之风。

  益阳、长沙、宁乡人和湘南人的大量迁入,是在清朝。

  咸丰年间藕池溃口,洞庭湖淤积加高,三地的人们迁到华容南部围垦,华容垸乡民俗又带上了湘南的色彩。在多种文化的交融中,南边的迁入者们,既没有遵从本地的习俗,也改变了故乡的晚上吃年夜饭的习惯,在拂晓时吃年夜饭,以此来宣示自己“客”的身份。

  “南边人”吃年饭从大年三十凌晨吃到接近中午,名曰“越吃越亮”,华容人则在年三十中午吃年饭。两边人吃罢年饭闹正月,南边人开始龙灯花鼓的每家每户巡游,华容人舞起了北狮,双方在堤坝会和,是共同狂欢,更像是主客之间的暗中较量。

  关于移民与吃年夜饭时间的关系,还有一个传说:秦始皇统一中国后,楚地人口锐减,人烟稀少,便下令将江西的百姓迁往楚地。迁徙者不同的时间到达湖南,为了纪念先祖来到新的家园,年夜饭的时间便以到达新居地的时间为准,所以才有了在除夕不同时间段吃年夜饭的习俗。

  文/本报记者唐兵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