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7日,65岁的郑湘午用从法院领到的支票在银行换到钱后,非常开心。 图/记者华剑2月7日,65岁的郑湘午用从法院领到的支票在银行换到钱后,非常开心。 图/记者华剑

  拿回应得的工资,安安心心过年,是很多务工人员最简单的心愿。2月7日上午,65岁的郑湘午来到长沙雨花区法院,开心地等着法官叫自己的名字。在法院的帮助下,他和工友们终于可以拿回属于自己的辛苦钱。这一刻,他们已经等待了6年。

  本报记者周凌如长沙报道

  2月7日上午11点,拿着从长沙雨花区法院领到的支票,65岁的郑湘午在银行领到了59384元工资,他咧嘴笑着,把钱捧在怀里,这一天他等了将近6年。

  2012年8月30日,郑湘午所在的湖南杨子冶金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杨子冶金)突然宣布停产,2013年2月,众多员工的劳动关系相继解除。工作没了,数万元的薪水也不见踪影,之后的日子里,郑湘午与近400名员工踏上了艰难的维权路。雨花区法院执行局法官杨眺宇介绍,经过两年多努力,共追回了100万元,余下部分将加大执行力度追回。

  公司停产,员工薪水遭拖欠

  2月7日上午,包括郑湘午在内,第一批起诉的员工早早来到雨花区法院。“莫振希,115534元;郑湘午59384……”上午9点30分,在雨花区法院的一间会议室里,杨眺宇正逐一发放表格,拿着这张表,郑湘午等员工就能在楼下财务室领支票,然后就可以去银行领钱。

  郑湘午告诉记者,被拖欠工资最多的员工有17万多元。雨花区法院判决书显示,2012年11月29日,杨子冶金发出《关于停产期间工资发放和工作安排的通知》,该通知载明:“目前公司总体形势严峻,从2012年8月30日宣布全面停产以来,两个月都不能恢复正常生产……从2012年11月1日起,公司继续全面停产、全员下岗,停产期间的员工生活费按每月700元发放,原所拖欠工资按月发放,退休返岗人员不发生活费……”

  2013年1月31日,杨子冶金再发《公告》:“公司决定从2013年2月1日起,解除所有员工的劳动关系……”此后,郑湘午没有继续在杨子冶金工作,双方劳动关系实际解除,但是郑湘午工作期间,杨子冶金欠了郑湘午工资和生活费共91360元。

  6年维权,法院判决公司还钱

  工作没了,员工们的生活还要继续。郑湘午说,他与一群员工一边找工作,一边讨薪。“我们先找劳动仲裁中心,之后向法院起诉。”

  2015年2月25日,郑湘午向雨花区法院起诉,法院判决杨子冶金需在判决生效日起3日内支付郑湘午工资和生活费91360元,还有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17960元。

  判决日期是2015年6月18日,但是郑湘午等了许久也没见到钱。无奈之下,拿到了判决书的一群人只能向雨花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莫振希是被拖欠工资数额最多的员工,雨花区法院在2016年2月23日的一份执行裁定书显示,莫振希申请强制执行后,雨花区法院裁定冻结(扣留)、扣划(提取)杨子冶金银行存款或其他收入209198元。

  杨眺宇介绍,这次雨花区法院一共追回了100万元。“春节后我们还会加大执行力度,争取早日把剩下的部分工资追回来。”

  链接

  满足三个条件恶意欠薪可刑事立案

  本报长沙讯 2月7日,湖南省公安厅举办打击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新闻发布会,通报了10起典型拒不支付劳动报酬刑事案件。据介绍,2017年以来,全省公安机关共侦办拒不支付劳动报酬刑事案件262起,为劳动者追回劳动报酬1.6亿多元。

  株洲攸县公安局治安大队长陈方华表示,按照相关法律程序,如果恶意欠薪达到刑事立案标准,公安机关就会立即采取侦查等各种手段对犯罪嫌疑人进行调查并采取相应的强制措施,而这样的“震慑”作用在帮助追缴农民工工资方面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什么样的情况才能刑事立案呢?省公安厅治安总队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果要刑事立案,必须满足三个条件:首先,拖欠的数额个人要达到6000元以上,10人要达到40000元以上;其次,拖欠的仅限于劳动报酬并有故意拖欠的事实;最后,必须有相关政府部门下达的责令支付但仍未支付的相关文书。“三者缺一不可。”该负责人称,劳动者追讨工资时一定要首先到当地的劳动监察部门反映情况,并尽可能出具相关证据。

  该负责人提醒,劳动者在维护自身权益的同时,一定要留取劳动合同及相关工资发放记录,要将工资与工程款等经济往来进行区分。对达到刑事立案标准的恶意欠薪行为可向劳动监察部门反映,也可向省公安厅举报。

  本报记者吴和健通讯员颜英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