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梦都没想过,我还可以重生。”1 月 12 日,在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神经外科病房,来自岳阳的张女士感慨道,一年多以前,因患肌张力障碍,深受持续痉挛折磨的她,终于通过 DBS 手术终于恢复了正常人的生活。

  35 岁的张女士靠自己努力成为了一名药剂师。平日里工作十分辛苦,生活压力非常大。2016 年 8 月,她渐渐发现自己身体有时不受控制,两个月后的某一天因生活琐事和丈夫争吵后,她忽然感到脖子僵硬不适,肩膀不受控制地抖动,走路也不稳。

  随后的一年多以来,张女士症状持续加重,肢体不停痉挛扭转,需要两三个人同时按住她,不然就会全身撞伤,后脑勺的头发都被磨掉,睡觉只能趴着,完全没有办法平躺。这可愁坏了她的家人,父母带着张女士辗转各大医院求医,中药、西药各种方法尝了个遍,病却越来越重。

  “ 有时从凌晨两点一直痉挛到早上九点,就像是在床上跳舞。” 无法承受巨大痛苦的张女士还动了轻生的念头,她不愿与人交流,时常把家中的窗帘紧拉,一个人趴在床上,肢体痉挛扭曲,时不时痛苦地惨叫。

  “ 她以前是药剂师,可现在活着却没有一点像人的尊严。” 找不到有效的治疗办法,张女士的父亲非常绝望。

  “ 大脑萎缩得厉害,完全不像 30 多岁的大脑。”2017 年 12 月,张女士来到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神经外科,经过系列检查,神经外科主任蒋宇钢教授、主治医师周倩决定为她进行脑深部电刺激(DBS)手术。

  2018 年 1 月 3 日,手术过程很艰难,DBS 手术需要先上框架固定患者头部,手术当天张女士痉挛得厉害,几个医生都按不住,吊针打不进,常规的镇静药物也不起作用,在麻醉师马列医生的配合下,最后才戴上框架完成手术。

  一般而言,DBS 手术后一个月才能开机,但是张女士手术后持续的痉挛扭转,全身大汗淋漓,“ 患者伤口不停摩擦,这样下去十分危险。” 医生决定冒险提前给患者开机。周倩医生打开 DBS 的遥控器开关,张女士不停扭转痉挛的四肢慢慢停止,原本僵硬的身体渐渐变得柔软,她自己试着慢慢从病床上坐起来、站起来,试着走了两步。

  术后一周,张女士开始越来越好,她不再痉挛扭动,可以正常的行走,吃饭、喝水 ……“ 从没想过,我还可以重回人间!” 张女士感慨道。

  湘雅二医院神经外科主任蒋宇钢教授表示,全球大概有超过 300 万肌张力障碍患者,中国约有 40 万患者。目前针对肌张力障碍尚缺乏有效根治手段,在手术治疗以前,多是通过药物、或者是注射肉毒毒素缓解肌肉张力过高,以减少痉挛发作次数、缓解疼痛、减轻异常运动和异常姿势、预防肌肉关节挛缩和改善神经功能缺损等,2016 年,中国 CFDA 批准 DBS 手术用于肌张力障碍的治疗。

  2017 年开始,湘雅二医院神经外科主任蒋宇钢教授和周倩博士开始开展肌张力障碍患者的 DBS 手术,是湖南首家在麻醉状态下仍然可以清楚的记录到大脑各个神经核团的放电(普通麻醉会抑制大脑放电,无法记录到有效核团放电数据)的 DBS 中心,也是省内第一家既可以在清醒状态下,也可以在麻醉状态下进行 DBS 手术的医院。

  潇湘晨报记者 张树波

  通讯员 周倩 魏惊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