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经视大调查

  一辆货车超重,经过治超站时可能要交七八千元的罚款,但如果有人告诉你,只要你给所谓的“带路人”发一个150元到200元不等的微信红包,治超站的执法人员就会给你的超载车辆大开绿灯,你相信吗?最近,衡阳市衡阳县交通管理局演陂治超站外就出现了这么一帮自称“神通广大”的带路人,来看记者的暗访调查。

  这位爆料人向记者透露,经过演陂(念:皮)治超站,只要给“带路人”发微信红包便可直接放行。不同的货车要价不同。

  随后,记者来到衡阳市西冲315省道进行蹲点。

  这辆车牌为BX0399货车,在过初检时显示为超载需要进行复检,而货车司机却并没有复检,演陂治超站执法人员直接放行。

  记者继续在演陂治超站初检口进行蹲守。又发现四辆大车均为超载,却没有接受任何检查。

  记者来到衡阳县演陂治超站,执法人员声称,治超站分为初检和复检,如果在初检处超载系统会自动报警,车子就必须复检。

  衡阳县演陂治超站执法人员说了,货车一旦初检不合格,就必须复检,并且还有执法人员拦车。但是记者见到的是初检不合格的并没有复检就放行了。那么,这中间到底有什么蹊跷呢?“带路人”又是如何运作,通过收微信红包让超载大货车畅通无阻的呢?

  记者搭上一位李姓司机的超载货车,这辆货车重量为14吨,装货之后限重31吨,可是实际重量达50吨,超重19吨,属于严重超载。那么这辆严重超载的货车是怎样通过演陂治超站的呢?李师傅向“带路人”老刘发了150元微信红包,并报了货车车牌号。

  一路上,货车司机跟“带路人”老刘四次通话,根据“带路人”电话指引,超载货车来到西渡大桥,此时,“带路人”告诉李师傅,可以直接过治超站,不需要上磅复检。

  从治超站初检结果得知,李师傅的货车已经严重超载,面对严重超载的货车能顺利通过衡阳县演陂治超站吗?

  大货车超载19吨,给“带路人”发了150元微信红包,就这样顺利通行。这样的幕后交易现象是偶尔发生,还是普遍如此呢?接下来,记者又进行了再次体验式调查。

  记者又搭上一位张姓司机的超载货车,同样也是超载19吨,随后,给“带路人”老刘发了微信红包150元。

  一些司机告诉记者,超载货车如果要顺利通过治超站,必须要把车牌号报给“带路人”,带路人跟治超站联系后,才能顺利通过。记者这次不给“带路人”老刘报车牌号,能否顺利通过呢?

  果然,治超站工作人员接到报警系统,在复检站拦车要求复检。

  记者当着执法人员的面,电话联系了“带路人”老刘,表示已经发了红包,老刘又跟演陂治超站执法人员进行了沟通,果然就把张姓司机的超载货车给放行了。整个执法过程并没有要求超载的货物进行卸载,也没有进行罚款。

  记者随即来到衡阳县交通运输和旅游综合执法大队进行了举报。

  衡阳县交通运输和旅游综合执法大队表示,货车复检超载,要卸掉超载的货物,还要进行每一吨按500元处罚。

  特约评论员 储闻:

  对于超载司机来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刘是谁不重要,见不见面也不重要,在不在现场更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摆平复检人员的查验直接放行,既躲过了巡检人员的把关,更提高了违法效率,对于超载司机和执法队伍里蛀虫来说这叫做双赢啊,可输的呢,却是道路运输安全环境恶化,是公权力被私欲侵蚀,是法律的前行遭遇“收钱放行”的“执罚经济”这块绊脚石的尴尬。我们讲治理治理,既要治更要理。要理顺关系,协调利益,减轻税费,保障运输者的基础利益。只有让不超载的守法运输者也能赚到钱,加大对知法犯法者的违法惩处力度,公路运输超限超载问题才可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