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Hi株洲

  原标题:株洲这些老地名大有来头!有的已经消失,你还记得几个?

  我们生活的株洲,在新型城镇化建设中提出要“留住乡愁”。那么,什么是乡愁?它是一种眷恋、一份情怀,也或许是我们童年时生活的小院,是回家路上经过的小桥,是那些渐渐消失的老地名。在株洲,有这样一些老地名,不管你在哪里,只要一听名字就知道,哦,这是株洲的!这些地名,是否勾起了你的回忆,承载了你的乡愁?

  老渡口

湘江边的码头旧照(陈瑛 摄)湘江边的码头旧照(陈瑛 摄)

  老渡口是指株洲大桥通车前,株洲市中心区域与河西园艺场往来的湘江渡口,它南邻株洲市老船厂。原有人渡、汽渡两个紧挨着的码头,人渡在汽渡上游一点点。如今,渡口难觅昔日的光景,码头仅剩下堤外一截。堤外这一截码头,是人渡码头,因为它有步行的阶梯。在株洲一桥通车前,人们主要是从这一截码头人渡到株洲彼岸南湖街的。

株洲几座湘江大桥的修建,让老渡口成为历史(网友“难得糊涂” 摄)株洲几座湘江大桥的修建,让老渡口成为历史(网友“难得糊涂” 摄)

  “这截码头的位置,还不是老渡口码头。老渡口码头,还在下游一些,老地名叫大王庙。老供销社正对老渡口码头,老供销社后迁到堤内来了。老渡口码头,是靠人划船过河,亦称划子码头。老划子码头,对河就是老解放街了”。世居在附近的殷娭毑介绍,“园艺场以前每个生产队都有船,船厂设在这一截码头的上游一点。堤内为农营二社政府所在地”。岁月匆匆,时光如湘江流水一般,带走了渡口昔日的辉煌。如今,株洲段湘江两岸数桥飞渡,人们再也没有了隔河如千里的迷茫和叹息,永远再现不了渡口两岸码头人头攒动,车流拥堵的待渡场景。

  陆军码头

现韶山路在原陆军码头范围内现韶山路在原陆军码头范围内

  在今韶山东路至农科所、耀华、天元大桥位置。原来这里有一条拐90度弯的公路,公路两边是油茶林,中间是绿化带。公路一头伸向今韶山东路湘江位置,一头伸向今天元大桥位置。“陆军码头”的由来与1917年在此兴建过的“湖南陆军机械厂”有关。辛亥革命以后,湖南军队在原天台、莲花、大坪、渡口、张家园等工区征购数百亩土地筹建过陆军机械厂,简称“陆军工厂”,时称“陆军”。《株洲市地名录》(1983),在渡口工区自然村中记载:陆军码头。

保利花园小区,在这里居住的老人依然会称这里为陆军码头保利花园小区,在这里居住的老人依然会称这里为陆军码头

  关于“陆军工厂”,1996年版言乃克著的《株洲地名指南》记载着:最早在株洲筹建过的工厂——陆军机械厂。作者系原解放军江南地下第四军负责人之一,1948年8月,因进行该军组建活动,举家移居株洲河西,住在“生生农业公司”。湖南陆军机械厂,几经变迁后改此名,并在附近的刘家祠堂(原大坪工区)举办过军干训练班。

  这个筹建中的工厂,曾因占地之广,规模之大,用人之多,是株洲前所未有的。陆军码头及其附近还兴建了办公楼、生活用房、仓库等,以后也运来了不少机械设备,但没有进行安装,只是堆放在河边陆军码头的两个堆放站。

  “陆军码头”、“陆军”、“陆军公屋”、“陆军岭上”等老地名,至今仍有人提起。如今,旧迹早已不复存在。但是“陆军码头”,这个历史的地名,却依然流传下来,成了新区革命历史的见证。

  园艺场

园艺场旧照园艺场旧照

  1953年10月,湘潭县农场、农营乡划入株洲市后,便有了株洲市园艺场的雏形。园艺场,是在一个国营农场基础之上经过两次区划扩大后形成的。面积由原来的1平方公里增加到28平方公里。“国营基础”,是指原湘潭县第一农场(后苗圃、农科所位置)。湘潭县第一农场属国营,农场人员来自全国各地。第一农场之前是民国新生农场。“两次区划扩大”,是指1957年将古大桥乡农营一社、农营二社划入;1958年将雷打石人民公社韶溪大队划入。

原园艺场场部位置原园艺场场部位置

  农营一社,后称“大坪工区”、“渡口工区”。农营二社,后称“张家园工区”、“徐家冲工区”、“天台工区”。农营一社、农营二社由原天梯乡演变而来。韶溪大队(原马家河区韶溪乡),后称“隆兴工区”、“东湖工区”、“莲花工区”、“新塘工区”。

  园艺场,原是一个城市蔬菜、牲猪、副食品生产的基地,是一个全民所有制性质的国营农场。原场部设在现在的泰山广场南侧,北有市农科所,南成立株洲市河西高新技术开发区。有市棉纺厂。直至1992年5月,园艺场从株洲郊区划出。

  龙塘

湖南工业大学河西校区(马春华 摄)湖南工业大学河西校区(马春华 摄)

  龙塘,位于今湖南工业大学河西校区,原属株洲市园艺场新塘工区12队。前有学堂坪,后有学堂冲,天然赋予的理想大学园区。龙塘,这个聚集万千“化龙鱼”的地方,定然会有不尽人才如塘渊之锦鲤,越过龙门,挟诸般才技,龙行天下。

  皂角树

这棵皂角树已有181年历史,被列为市级保护古树(陈杰 摄)这棵皂角树已有181年历史,被列为市级保护古树(陈杰 摄)

  位于栗雨街道办事处和嵩山街道办事处交界处。既是树名,也是地名。皂角树,有181年树龄,直径1米,高近20米。属于市级保护古树。皂角树结刀豆状果实,是早些年村民拿它作洗头发的”洗发液“之天然材料。但此树也特别,它隔年结一次果。头年果实累累,当年就会果实全无。让人颇感兴趣的是,皂角树既是树名,又是地名。更让人感兴趣的是,皂角树还是”界“树,树西边原属马家河乡,树东边原属园艺场管辖。天元区成立前,马家河乡行政管理属株洲县,园艺场行政管理属郊区。这棵古树,竟成了泾渭分明的“界碑”:尽管这片房屋中居住村民不过30多户,且他们是房挨房、屋挨屋,在天元区成立前,生活在一起的村民,在粮油供应上也有原则区别:树西边是乡下人,他们吃自产之粮、油,树东边属国营园艺场,由国家供应商品粮、油。

天元区皂角树(陈杰 摄)天元区皂角树(陈杰 摄)

  天元区成立,马家河乡、园艺场都划归天元区管辖,可这株百年皂角树,依然是行政管理的“界”。 树之西边属栗雨街道办事处,树之东边属蒿山街道办事处。如今,皂角树旁边房子稠密,几乎将树干围住保护了起来,沿江道路两边,商铺挨家接栋,小商小贩沿途摆摊。附近还有一个逢农历2、7的集市,规模不小。皂角树,是一本历史书,一座路程碑,一个城乡界,一名见证人。它阅遍人间沧桑,聆听着河西发展的步伐,经历了城乡的风风雨雨,感受着新区日新月异的巨大变化,与人们一起,憧憬着明日的辉煌。

  狗头岭

狗头岭一带狗头岭一带

  位于今株洲大道南侧,因形状酷似狗头而得名。黄泥塘,有三条叉进冲,其中一冲就是进狗头岭。狗头岭的头是朝西北湘江方向的,威风凛凛,尾巴朝东南今株洲西站方向高高翘起。狗头岭,原有一个郭氏分祠堂,据说郭氏祠堂与曾国荃主力之一“郭松林一军”之郭松林威名有关。2005年,太子奶集团由河东乔迁至狗头岭。山被推平了,但狗头岭旁西有一座相关的山,此山似专供主人享用的,叫扶椅山,这山远看很像把椅子,高高的立在山冈上。狗头岭东有座麂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