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澧县“好好男人”持刀抢小车 因怨恨家人不关心

  尚一网5月28日讯 “我做了30年的好好男人,到头来得不到家人的理解,如果有人能听我倾述,如果打小我不缺乏母爱,如果我的两次婚姻没有破裂,今天的我就不会去做犯法的蠢事!”在湖南省澧县看守所审讯室里,犯罪嫌疑人刘某一股脑将压抑在心中的苦涩倒了出来。“因为得不到家人的关心、持刀专盯小车作案

  5月1日凌晨1时许,在澧县兰江闸大堤停车场,一对年轻情侣相拥在车内。这时,车外突然出现一名蒙着口罩、戴着鸭舌帽和身着黑衣黑裤的男子,他拿着一把匕首从打开的车窗玻璃外伸了进去。在黑衣男子的威胁下,这对年轻情侣只得交出钱和车钥匙。当黑衣男子伸手接钱的刹那间,车上惊魂未定的女子一把推开车门从副驾驶逃了出去。

  持刀抢劫!澧县公安局澧阳派出所接到报警后,立即联系县局刑侦大队,同时向县局值班领导汇报。接到案情通报后,澧县副县长、县公安局长周常彩立即指示要成立以刑侦大队为主,辖区派出所配合的专案组,全力开展案件侦破工作。刑侦大队民警在第一时间对案件展开侦破,一组民警抓紧追踪被抢车辆和对现场进行勘察,围绕案发区域搜索可疑人员和调取监控;另一组民警向受害人了解案发情况。随即,一张无形的抓捕大网悄然张开。

  走访调查在紧张有序地进行着。第二组民警根据被害人的反映,了解到犯罪嫌疑人是一名身着黑衣黑裤手持匕首的年轻男子。与此同时,第一组民警根据调查的相关信息,在涔南镇一乡村道路旁找到了被抢车辆,而嫌疑人早已不见踪影。

  就在专案组民警开展侦查之时,5月4日晚9时许,澧县居民张女士在某小区的门店下班后准备开车回家。当她打开车门的瞬间,一把匕首抵在了她的腰上,“莫喊叫,不要命,只要钱!”话音刚落,身后的蒙面男子欲打开车门,将张女士推进车内,张女士趁蒙面男子开车门时,猛地推开男子,随即快速的朝附近的一家药房跑去。张女士的行为使得抢劫男子怔了一下,随后便消失在黑暗中。

  当张女士打完报警电话后,才发现自己的小车和放在车上的挎包都被劫走了。

  持刀抢劫小车案连续发生后,一时间成为澧县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澧县城区顿时笼罩在一片紧张的气氛之中。

  视频跟踪锁定蒙面劫匪

  “早日破案,还老百姓一个安宁!”这是每一位专案组民警的动力所在。通过连续几天的调查,5月8日,民警在县城偏僻的郊外田头找到受害人张女士被劫走的小车。作案手法跟上起持刀抢劫案一致,犯罪嫌疑人都只要钱物,不要目标扎眼的车辆。

  根据连日摸排出来的线索,再综合其它调查信息,专案组初步认定两起案件是同一人所为。对此,民警们重新调整工作思路,既然犯罪嫌疑人的去向无法确定,那么就只能从犯罪嫌疑人作案前的行踪开始着手调查。

  经过海量的监控视频搜索,民警终于找到了犯罪嫌疑人于5月4日晚8时许在案发小区附近出现的影像。由此,民警大胆推断,犯罪嫌疑人落脚点极有可能在搭乘出租车的上车区域。随即,民警对该区域的旅馆、酒店、网吧等展开地毯式排查。功夫不负有心人,民警在排查到一家个体旅馆时,经过旅馆老板反复观看视频照片,确定了一名叫刘某的租客。随后,民警又通过多方面的研判,最终锁定刘某有重大作案嫌疑。5月24日晚11时45分,专案组民警通过拉网搜查,终于在一网吧内将犯罪嫌疑人刘某抓获。

  经审讯,犯罪嫌疑人刘某对两起持刀抢劫的事实供认不讳。

  迟来的悔恨

  落网后,现年30岁的刘某向民警交代犯罪事实。刘某不到2岁时母亲便去世,初中读完就辍学了。刘某整个童年都缺乏母爱,父亲从小就对他非常严厉,打骂是家常便饭,这也使得他变得自卑、敏感,终日郁郁寡欢。

  让刘某苦闷到极点的是,他的第一段婚姻仅维持了几个月就宣告破裂,这无疑给了刘某一次沉重的打击。

  随后的几年,刘某便一直在外地跟着装修师傅打零工。2015年,刘某迎来了他的第二次婚姻。次年,妻子为他生下一个儿子。本以为美好的生活会随着儿子的降生到来,但是随着时间的变化,夫妻两人的矛盾也慢慢显现出来。隔三差五的吵闹,渐渐让他失去了生活的信心,导致了第二次婚姻的破碎。两次婚姻的失败让刘某从此一蹶不振,心底残存的一点自信也荡然无存。刘某再也没心思工作了,打工挣的钱也很快用完,他找到父亲想倾诉内心的想法,但又得不到父亲的理解,现实的残酷令他百感交集。由于没有收入,生活举步维艰,他想远离这个地方,但又苦于没有钱。为了摆脱这种困境,他决定铤而走险。

  于是,刘某找到一远方亲戚,慌称外出打工,借了300元路费,买来了匕首、帽子、口罩等作案工具。澧县澧水河边的兰江闸成了刘某第一次作案的区域。5月2日晚,在作案得手后,刘某害怕被抓坐牢,也曾在心里发誓再也不做了。但刘某并未悬崖勒马,事隔3天后,他又再次选择作案。

  “每次作案后,我整夜睡不着觉,感觉末日随时会来临一样,有时还会从恶梦中惊醒。白天见到警车或碰到警察,都会以为是来抓我的。”“你对自己今天走上犯罪道路后悔吗?”“后悔来不及了!我现在后悔的是对不住我的儿子,希望他好好学习,好好做人,切不能像我!”说完此番话,刘某将头深深地埋进双腿间。

  (尚一网 通讯员 吴林芳 刘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