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振彬在大瑶山隧道内巡查)(蒋振彬在大瑶山隧道内巡查)

  夏日的大瑶山,风光秀丽,空气新鲜,但进入大瑶山隧道内,就别有一番风景。呼啸而过的而火车掀起的灰尘,瞬时让空气浑浊。

  7月29日,发现团在广铁集团广州工务段乐昌桥隧车间大瑶南桥隧养修工区遇到了副工长蒋振彬。他正准备跟往常一样,对大瑶山隧道进行例行巡查。

  作为一名老党员,蒋振彬不觉间已在大瑶山隧道度过了33个春秋。他告诉记者:“大瑶山隧道断层涌沙涌水的概率比枯水期时高了很多,如果一下雨,我们会立即进入隧道抓紧时间排查,以避免险情发生。”

  33年间,他和同事发现并及时处置十余次较大的隧道涌沙涌水现象,用责任和担当,守护无数趟列车平安通过。

  “三面环山,一面临水的大瑶山隧道,看似环境惬意,实则孤独寂寞冷,在冬天时尤甚”,自1988年大瑶山隧道开通便驻扎在此蒋振彬深有感触的说道,“由于大瑶山隧道九号断层存在涌沙涌水隐患,常年积水,为确保及时发现险情,自1990年开始,广铁集团广州工务段便在此处设立24小时的看守点”。

(蒋振彬在巡查9号断层)(蒋振彬在巡查9号断层)

  那时候环境相当艰苦,长长的隧道一眼看不到头,浑浊的空气让人胸闷。看守点是由原来隧道中的一个避车洞改造的,有5平方米大小,类似一个“猫耳洞”。洞里有一张办公桌、一个工具箱,还有一个微波炉、一个小电磁炉和小冰箱。

  “我们是四班倒,每班2人,巡守6小时。”蒋振彬介绍当时的巡守情况。

  工作在隧道内,食住也就在隧道。蒋振彬介绍,当时他们交接班时,接班的人会背一个小布袋,里面装的是从乐昌买来的一小块肉、一把青菜和一只凉薯,晚餐他们都是在隧道内的小房子做。

  2013年,广州工务段在9号断层装了监控设备,并在隧道口设置看守房。“现在好多啦,盯着监控视频,就能看清9号断层的情况。”蒋振彬说。

  位于信号楼四楼的隧道监控房,四平米左右的看守房很简单,但收拾得很干净。记者看到,四周的墙壁上贴着看守制度、联控用语、应急处理措施等,座位前简易的壁钩上挂着一个检查时用的工具带,在一个角落里,还堆积着很多用完的圆珠笔芯。

(蒋振彬通过监控视频观察9号断层情况)(蒋振彬通过监控视频观察9号断层情况)

  但除了看监控,蒋振彬跟同事们还要时常进去隧道内巡查,以确保万无一失。

  “枯水季还好,雨季的时候,我们基本上每两个小时就要进去查看一次,甚至睡到隧道里去,”蒋振彬告诉记者。

  “隧道里的阴暗、潮湿、噪音、灰尘,我们早已习惯了,最难耐的是无边的寂寞。”蒋振彬说,“不过,看到趟趟火车在我们的监护下安全通过隧道,我们又感到无比自豪。”

  33年来,在他们的坚守下,大瑶山零事故的纪录一直保持至今。被问及保持零事故的秘诀,蒋振彬自豪地说:“就是每次可能发生问题之前,我们都把问题处理好。”

  在骄傲的工作成绩之外,蒋振彬也有自己的遗憾。

  由于大瑶山隧道需要24小时派人值守,因此蒋振彬33年来,没有休过一个完整的假期,即使是春节长假,他也只是休息两三天就赶着回去值班了。“有时年三十晚上,回家吃个饭就又到这里来了。”蒋振彬说。

  而且,即使不是轮到他值班,蒋振彬也不敢走远。对此,蒋振彬解释道:“万一值班的同时事突然身体不舒服,或者家里有急事,我作为班长就可以随时顶上。”也因为这样,离大瑶山隧道只有18公里左右的家,几乎成了蒋振彬的第二个驻点。

  对蒋振彬来说,亏欠最多的人是老母亲。“从我参加工作到现在,30多年了,没有陪她过过一个完整的春节假期。”

  蒋振彬介绍,工作以后,他在驻地附近成了家,而他母亲由于不适应当地的生活环境,便一直留在老家生活,今年已经92岁高龄。其实,今年蒋振彬早早就打算回老家陪母亲过一个完整的春节假期,但后来因为疫情的关系,他又决定响应号召,留在原地坚守。现在,蒋振彬最希望的便是母亲长寿,这样等他明年退休后,便可以有大把时间在母亲跟前尽孝。

  “儿子在外地上大学,已经找了工作。”聊起孩子,蒋振彬无不自豪地说。据了解,每年过年回家,蒋振彬儿子所乘坐的火车都要通过这条隧道。因此,他守护者隧道安全,也是守望着儿子归来。或许,当列车与避车洞内一点点微光擦身而过,儿子能看见父亲伫立在隧道边的身影。

  (通讯员:陆省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