铺设光纤15公里,增强1个移动基站,建设8个监控站点和126个到户摄像头,实现IPTV数字电视、宽带入户、电脑、扶贫手机套餐、智慧看家系统、4G信号全覆盖。。。。。。“互联网+”扶贫模式让湘西芙蓉镇杨木村这个土家山寨一步千年,踏入数字化、信息化的新时代大门。

  “千里眼”换来“安心丸”

  杨木村是一个猛洞河畔的土家族小山村,自然条件十分恶劣,一直是湘西最为贫穷落后的村落之一,贫困发生率高达40.5%。说起过去,老支书鲁龙典一脸辛酸:“村里条件太差了,山高路远,严重缺水,产业带不起来,有点能力的爬都要爬出去,剩下老人孩子守着几亩苞米过日子。”

  40多岁的鲁开星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很早就选择了外出谋生,早已习惯信息社会便利的他,逢年过节也很少回来。每每想起家中 70多岁的老父亲和几个孩子,他拿起智能手机,可按键之后总是传来无可奈何的忙音——老家山上根本收不到信号。

  “可以发挥互联网在助推脱贫攻坚中的作用,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让更多困难群众用上互联网,让农产品通过互联网走出乡村,让山沟里的孩子也能接受优质教育。”2018年3月,湖南省委网信办扶贫工作队入驻杨木村以后,创新“互联网+”扶贫模式,大力推进数字乡村建设,实施网络覆盖工程。

 杨木村村民在服务大厅看新闻信息。 杨木村村民在服务大厅看新闻信息。

  2019年初,快到农历腊月末了。突然一阵铃声响起,鲁开星一看,居然是老父亲发来的视频,他激动地点开视频,“开星啊,快回来过年吧!村里通信号了,很方便,儿子们都想你啊!”看着手机里的一家老小,想家的思绪瞬间涌上心头,鲁开星连夜买票往回赶。

  当他半信半疑地回到老家,眼前的一幕让他感到震惊。“以前全村一座大山,十八个天坑相连,吼一声互相听得清,走起路来大半天。出门打工一去几年,爹妈仔女想得发狂。”

  他坐在火塘边,用手机和在外过年的表姐来了个视频连线,图像流畅清晰,脸上闪映着火光,“再也不用顶着寒风出去找信号打电话了,现在回来能看高清电视,打开电脑可以办公,感觉和城里生活没啥两样。真没想到,我们这穷乡僻壤变成世外桃源了!”

  走亲串友时,他都兴奋地打开手机,通过新安装的智慧看家App,给大家看他家里的实时画面。他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以后哪怕在千里之外,也能随时看到家里的情况。工作队给我们安装的‘千里眼’,是给我们这些打工仔吃了颗‘安心丸’。”

  “云服务”打开方便门

  “鲁书记,麻烦你帮我去县里办个残疾证。我脚痛,走不起。”“鲁书记,我想买个饲料加工机,麻烦帮我问一下农业局,看哪里的好些。”“鲁书记……”

  每天,村支书鲁帮德都要接到不少村民的电话,帮忙办这样那样的事情。“ 要是再过去一年,去县城一趟来回就是一天,我腿都会跑断。”鲁书记不无感慨,“现在好了,村里建成湘西为民政务服务系统,可以在网上办事,不用再跑来跑去了。”

  原来,工作队驻村后,以政务、“三农”、金融、寄递、电商、便民等六类服务为重点,建设村级综合便民服务平台,还配置了触摸式显示屏,为村民提供政务服务、农技培训、生活缴费、工作招聘、农机租赁等方面的应用服务,获取求职打工信息和优质农资信息,查询种植技术、农业资讯、农情服务、惠农政策等信息,基本实现“六不出村”的便捷服务。

  “鲁书记,我刚刚摘起放到路边的一袋油茶,被人偷走了。麻烦帮忙找找。”一天,村民彭扬翠十分焦急地找到鲁书记,一袋油茶可是她辛苦了一天的收成啊!

  “莫急。我去看看监控。”

  鲁帮德打开村部的监控中心,搜索出村路口的来往车辆和人员情况。突然,一辆摩托车进入他的视线,车后搭着的不就是那个丢失的麻袋嘛!原来是一个在村里做事的外村人把油茶顺走了。

  “彭老板,你赶紧叫刚走的那个做事的伢子把油茶送回来,我们就不追究他了。”顺走油茶的小伙子接到老板的电话,一脸茫然地来到村部,看到定格的监控时,才恍然大悟,懊悔不已。

  “鲁书记,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从此,杨木村成了远近闻名的平安村。“监控云”成了杨木村治安管理的一朵“平安云”。山里人变成新农人鸟儿啁啾,炊烟袅袅,土家阿哥阿妹的歌声在山谷回荡。

  “谁还要报名,我们网红学院面向所有人免费开放。”2019年底的一天,天气已经十分寒冷,但一场别开生面的招生会让寒冬的杨木村热情沸腾。

  湖南星辰在线新媒体有限公司策划《星辰网红学院》项目,执行团队和网红导师入驻杨木村,正在招收村民学员。

  “我来,我来。”几个年轻人报名后,75岁的老爷爷彭国飞也激动地举起了手,手里抓着一个老人手机。

  “你看我这个手机能开网红账号吗?”导演一看乐了,不过,老人的幽默气质却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东方红,太阳升……”才艺表演环节,彭爷爷毫不怯场,唱起了拿手的革命歌曲。

 正在直播带货的“湘西飞爷爷”叔侄。 正在直播带货的“湘西飞爷爷”叔侄。

  自此,彭爷爷和他的侄孙彭超文搭档,以手机为“犁”、聚光灯为“铧”,学习拍摄短视频,开始了日复一日的培训学习。

  “只看到你们一天天拍,也没个什么效果,看你拿什么养家。”小伙子彭超文原来在长沙打工,有着一份不错的收入,自从回到家乡,投入乡村“网红”的学习培训中后,收入没了,一些村民的冷嘲热讽也不断地刺激着他。

  在工作队和导演组的鼓舞下,爷孙俩没有气馁,一遍不行就两遍、三遍,坚持每天拍摄制作一个作品,还先后到长沙市马栏山文创园观摩学习,参加湘西“网红”技能大赛,积累经验。

  功夫不负有心人,“湘西飞爷爷”的作品打动了不少网民,作品完播率一度上千万,如今,粉丝不断增加,已经超过10万,主动联系洽谈商业合作的厂商也纷至沓来。

  他们用短视频把家乡风景播种在网民心中,把乡土滋味播撒在网民舌尖上,被赋予了一个新的身份——“新农人”。在他们的视频宣传下,腊肉、猕猴桃、黄精……这些本地“当家产业”也走出大山,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喜爱,不仅自身有了一定收益,也带动了土货“出山”。

  网课圆了大学梦

  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将杨木村的32名学生困在了家里。

  “佳丽姐,你看有什么法子,开不了学,我都急死了。”成绩一般却很要强的鲁新颖向鲁佳丽求教,眼看就要高考了,上不了学,只怕是与大学无缘了。走出大山,考上大学,是长辈们对她们的殷切期望啊!鲁新颖委屈地都要哭了。

  “没关系,我们不是有电脑嘛,网络也通了,我们上网课。听说长沙有名师在线教学,我们一起上。”鲁佳丽告诉她。

  杨木村学生正在集中观看长沙名师线上直播教学。  杨木村学生正在集中观看长沙名师线上直播教学。

  在疫情防控的非常时期,工作队配置的扶贫电脑发挥了重要作用,她们坚持在家上网课,同步观看长沙名师线上直播教学,停课不停学,学习进度没有落下。

  8月,村里一下子收到湖南农业大学、东北师范大学两个一本学校的录取通知书,还拿到了民政部门为贫困学生安排的专项助学金,成了这个只有600多人的小村子轰动一时的新闻。

  捧着通知书,鲁佳丽不禁流下了幸福的泪水,她十分感慨:“如果没有网络教学,我恐怕考不出这个好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