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全国政协委员在提案中建议,缩短基础教育年限,扩大义务教育范围。近日,在公开答复中,教育部表示,我国共 12 年的基础教育课程设置符合国际普遍做法,基本符合儿童身心发展规律和认知规律,目前还不具备缩短学制和将普通高中纳入义务教育的条件。

  一、关于缩短基础教育年限,扩大义务教育范围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明确指出,国家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制度。我国义务教育阶段和普通高中共 12 年的课程设置是经过长期实践、反复调整后逐步建立的,符合目前国际上普遍做法,基本与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国家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相适应,基本符合儿童身心发展规律和认知规律,目前还不具备缩短学制和将普通高中纳入义务教育的条件。

  一是从我国基本国情来看。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我国义务教育普及时间较短,巩固提高任重道远。从 1986 年义务教育法颁布实施,再到 2011 年实现全面普及,距今不到 10 年时间,巩固普及水平、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任务仍然十分艰巨。

  二是从义务教育本身来看。我国义务教育本身面临结构调整的巨大压力,一些地方落实政府举办义务教育主体责任还不到位,民办义务教育占比偏高,影响了教育公益性。一些贫困地区义务教育基础还很薄弱,急需加大投入。

  三是从地方具体实践来看。部分地区实行非义务教育阶段免费教育已经难以为继。2018 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调整优化结构提高教育经费使用效益的意见》,明确提出严格执行义务教育法,坚持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制度,严禁随意扩大免费教育政策实施范围。

  二、关于提高职业教育地位,发展适合每个人的教育体系

  2019 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完善高职考试招生制度,高职扩招 100 万人的任务,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出,今明两年高职扩招 200 万,职业技能培训 3500 万人次以上。《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提出,建立“职教高考”制度,完善“文化素质 + 职业技能”的考试招生办法,为学生接受高等职业教育提供多种入学方式和学习方式。

  近年来,教育部以中高职衔接为切入点,重点改革学制、课程衔接体系和升学考试制度,发挥“职教高考”的“指挥棒”作用,使不同性格稟赋、兴趣特长、素质潜力的学生享有更多样的教育选择和更畅通的学业提升通道,为应用技术技能人才继续学习和职业生涯发展奠定基础。推动地方试点试验寻求点式突破,与山东省共建职业教育创新发展高地,支持山东省率先探索建立“职教高考”制度,指导和支持山东应用型本科院校、职业教育本科院校和专业更多招收中、高职院校毕业生,并按照有别于普通高考、能满足培养需求的原则调整文化素质考试内容,进一步提高职业技能考试成绩在录取中所占权重,原则上不低于 50%。通过山东省试点试验,探索可在全国复制推广的改革经验做法。

  今后一个时期,教育部将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完善职业教育和培训体系”要求,按照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总体部署,统筹各级各类职业教育发展。

  一是完善职业教育考试招生制度,进一步完善“文化素质 + 职业技能”的考试招生办法,强化省级统筹,建立技术技能人才选拔的考试评价体系。积极拓宽生源渠道,广泛招收往届初高中毕业未升学学生、城乡劳动者、退役军人、退役运动员、下岗职工、返乡农民工等。

  二是畅通职业教育体系内部升学通道,调整高职招生计划分配和考试招生政策,适度提高专科职业学校招收中职学校毕业生的比例、本科职业学校招收专科职业学校毕业生的比例,逐步建立“职教高考”制度,使之成为高职考试招生主渠道。

  三是加强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沟通,积极发展多种形式的继续教育,建立学习成果积累与转换制度,为学生和全体社会成员提供多次选择、多样化选择、多路径成才机会。四是继续推进地方改革探索,省部共建多个职业教育创新发展高地,支持有基础、有意愿的地方先行先试,在职业教育办学体制机制创新、招生考试制度改革等方面率先突破,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模式。

  三、充分发挥企业办学培训积极性,发展开放灵活的教育

  当前,人工智能正在成为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驱动力量,对世界政治格局、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深入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加大人工智能领域人才培养力度,深化产学研合作协同育人,发挥企业行业资源优势,加快构建适应人工智能时代发展教育培训体系,全面推动人工智能产业发展。

  一是加强政策引导,落实终身职业技能培训制度,推动产业发展。《国务院关于推行终身职业技能培训制度的意见》明确指出,构建终身职业技能培训体系,完善终身职业技能培训政策和组织实施体系。2019 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职业技能提升行动方案(2019 — 2021 年)》,指导各地对职工等重点群体开展有针对性的职业技能培训,大力开展企业职工技能提升和转岗专业培训,引导企业制定职工培训计划,开展适合岗位需求和发展需要的技能培训,广泛组织岗前培训、在岗培训、脱产培训,开展岗位练兵、技能竞赛、在线学习等活动,支持帮助困难企业开展专业转岗培训;教育部、工业和信息化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也相继印发了加快发展人工智能相关行动计划,推动人工智能产业发展。

  二是创新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深化人工智能教育领域产学合作协同育人。自 2014 年起,教育部实施产学合作协同育人项目,以产业和技术发展的最新需求推动高校人才培养改革,2019 年组织国内多家企业与高校实施了 787 项人工智能教育相关产学合作协同育人项目。同时,《关于深入推进职业教育集团化办学的意见》对新时期职业教育集团化办学的发展目标、实现形式、体制机制、政策保障等作出明确要求,全国共组建了约 1400 个职教集团,吸引约 3 万家企业参与,覆盖了近 70% 的职业院校。2019 年教育部印发《关于开展示范性职业教育集团(联盟)建设的通知》组织开展了示范性职教集团(联盟)申报和遴选工作。

  三是完善职业教育人才培养体系,加大技术技能人才培养力度。加快建设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打通从中职到研究生的人才培养通道,系统培养技术技能人才。在中等职业教育领域,坚持职普招生比例大体相当,巩固提高中职发展水平,扎实做好中职学校招生工作,积极招收初高中毕业未升学学生、退役军人、退役运动员、下岗职工、返乡农民工等,使绝大多数城乡新增劳动力接受中等职业教育。在专科层次职业教育领域,实施高职教育创新发展行动计划,指导各地启动实施了优质高职学校、骨干专业等重点建设项目,对地方和产业发展的贡献度持续提升。2019 年 12 月,教育部、财政部正式启动中国特色高水平高职学校和专业建设计划,重点建设面向服务战略性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先进制造业、现代农业等与国家重点产业结构人才需求相适应的专业。在本科层次职业教育领域,2019 年教育部启动实施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工作,分批次遴选建设了 22 所职业教育本科试点学校,各学校对照试点工作要求凝练办学方向,研究编制具有职业教育特色的专业人才培养方案、专业教学标准、课程标准等,为职业教育人才培养体系向上延伸探索了路径。

  人工智能在提升生产力,促进数字经济发展方面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我们将高度重视高端人才和适用人才培养,进一步做好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重点领域人才培养工作,为人工智能发展提供人才支撑。

  一是统筹各级各类职业教育发展,逐步形成中等职业教育、专科职业教育、本科职业教育、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相衔接的纵向贯通、横向融通的新时代中国特色职业教育体系,实现职业教育提质培优、增值赋能。

  二是积极推进高校教育改革,加快人工智能产业人才实训实习基地建设,鼓励开展针对产业人才技术能力的培训,引导社会资本成立产业性机构,吸引和聚集专业型人才,鼓励高校与企业、科研机构联合培养学生的人工智能综合工程能力。

  三是有效整合产学研用力量,引导高校人才培养以市场人才需求为导向,完善人才培养的结构和模式。积极组织实施人工智能培训项目,加强总结提炼,推广行业解决方案和行业最佳应用实践,提升就业人员专业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