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市政协委员邓银伟向市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提交提案,建议取消机场高速公路收费。

  “过路费”

  增加临空经济成本

  去年12月,长沙百联奥特莱斯盛大开业,填补了机场周边高端服务业空白,也为长沙市民带来更国际化、更多元的购物休闲体验。看着无限商机和可期前景,入驻商户尹老板露出会心笑容。

  但商铺开业几天后,此前未曾考虑的一个问题困扰着他。“货物经过机场高速运进运出,一辆车往返一次就是20元,算下来每月光是这项成本支出就要近万元。”尹老板的困扰也是长沙临空经济示范区不少企业和商户面临的现实问题。

  2017年5月,长沙临空经济示范区获批设立,成为全国第7个国家级临空经济示范区。目前,示范区建设正加速推进。截至2018年10月,长沙黄花国际机场旅客吞吐量达到2135万人次,对周边临空经济发展已产生明显“集聚效应”。但进出机场高速公路车辆收取“过路费”,增加了临空经济成本,成为制约其发展的“瓶颈”。

  深度解码

  收费站割裂了城区一体化

  “从2003年通车到现在,机场高速已经使用15个年头,如今收费已经割裂了长沙城区一体化。”邓银伟认为,目前长沙城区不断扩大,机场高速穿过了雨花区、长沙县等快速发展的城市区域,保留收费站对这些城区经济和交通发展非常不利,“就像从河东到河西要收费一样,把城区无形割裂开来。”

  邓银伟认为,机场高速收费也大大增加了进出机场的旅客、民航单位,以及园区入驻企业的运输经济成本和时间成本。“这些成本成为各类创新要素向临空经济示范区聚集和流通的制约。”他说,取消机场高速收费,从目前来看减少了财政收入,但从长远来看,将大大拉动区域经济发展,推动临空经济示范区打造成为长沙名片。

  “高速公路收费制度改革应该是民之所向、大势所趋。”邓银伟在前期调研中发现,国内已有部分省市陆续取消或降低高速公路收费,这样的变化对当地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逐步显现。

  委员呼吁

  敞开大门迎接国内外客商

  “大门越开越大,才是建设对外开放高地的基本态度。”邓银伟建议,取消机场高速公路收费,树立长沙国际大都市的良好形象,以热情的姿态迎接国内外友人和客商走进长沙,进一步提升临空产业集聚效应,为长沙开放型经济发展、构建内陆开放型经济新高地注入强劲动力。

  来源:长沙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