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平江县南江镇大湾村村民袁乐绪和侄儿一家制作了5面感谢锦旗。为什么要做那么多锦旗?这些锦旗都是送给谁?又是为了什么事情?故事还得从7月16日上午说起……

  六旬老人意外走失牵动众人心

  当日上午10点,家住平江县南江镇大湾村暗洞组的58岁退伍军人袁江绪,接到村委会通知,让他到离家2公里外的邻村五角村参加退伍军人座谈会。早上7点40分,袁江绪吃完早餐后告诉家人,自己先独自一人提前前往五角村风景优美的五角山游玩后,再去参加座谈会,吃完中饭后就回家。

  下午4点左右,袁江绪的家人发现他没有回家,而且多次拨打电话也没有人接。“从五角村村委会返回家中只有半个多小时的路程,怎么还没有回来呢?”袁乐绪想到哥哥的身体状况并不是太好,心急如焚地和家人到五角村以及周边山林寻找了近4个小时未果后,只得向平江县南江派出所报警求助,此时时钟已指向晚上8点多。

  南江派出所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和当地闻讯赶来的村民一起上山展开搜救行动,搜寻了3个多小时后,并没有发现失踪袁江绪的身影。随后,南江派出所当班民警全员出动参与搜救,但仍然一无所获。考虑到这样漫无目的搜寻效率太低,民警当即向上级申请援救力量,并且要求所有民警向地方党员政府包括参与救援的群众横向靠拢,同时向平江县公安消防大队进行了汇报,平江县公安消防大队迅速派出了专业队伍进行救援。按照袁江绪的家属与他通话的内容,进行推算,再加上已找到袁江绪失踪前监控显示,推算他应该是上山了。而眼前这座五角山海抜860米,地式陡峭,大山深处山大沟深森林茂盛,现在又正是毒蛇出没频繁季节,袁江绪面临的危险不可预见,再加上家属们已经上山寻找多次无果,这时袁江绪的家属情绪显得有些失控。

  一直参与搜救行动的大湾村支部书记钟站湘,想到搜救工作的难度比想象中要困难得多后,马上向南江镇政府汇报,引起高度重视,当即成立了以常务副镇长唐锦涛为总指挥的救援指挥中心。

  “五角山海抜860米,层峦叠嶂、悬崖峭壁,地形复杂的原因,前前后后有4名误入这座山林的人员失踪,因为在第一时间没有搜救到,最后全部遇难了。”当地村民告诉唐锦涛以前就有多人遇难的消息后,唐锦涛本来就悬着的心再次被提起。“必须确保搜救人员生命安全的情况下,展开科学有序的搜救工作,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失踪人员。”随后,唐锦涛联合消防、公安、村干部、公益组织,商讨出了搜救方案……

  31小时艰难搜寻老人终于获救

  “联合消防、派出所、办村干部、汨罗市篮天救援队和当地环保协会的各方力量,同时还找了当地熟悉地形的村民当向导,兵分几路上山搜救。前两轮搜救是分区域进行有序,安全,高效搜救。一个组5人,每个组配了一名本地熟悉地形的村民当向导,再配上一名镇干部,一名消防员,出发前都实行搜救人员姓名、电话号码登记后再出发,来确保每组搜救人员的生命安全。”唐锦涛回忆起当时两轮搜救都无功而返的情况时,焦急写在了他的脸上。

  前两次大规模有组织的进山搜救并没有任何收获。救援公益团队——汨罗蓝天救援队,也搜救了6个小时没有搜寻到失踪老人。这时老人失踪已有24小时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老人的处境也越来越危险,每过去一分钟老人的意外风险就增加一分,现场气氛变得疑重。但救援指挥中心却依然没有乱阵脚,考虑到深山的搜救要讲究方法,要避免像无头苍蝇一样浪费时间,救援指挥中心对搜索方案进行了再次优化。救援指挥中心通过各种手段联系移动公司,公安系统,进行移动通讯的集中分析,通过基站来定位,在公安机关的协助下,救援队伍对失联老人一系列的通话进行技术分析。从反馈信息看到,失联老人总共有20次通话记录,最后一次是7月17日上午7点33分,通话就在五角山的另一面,也就是邻村老钟家村上面的半山腰。救援队伍很快就锁定了失踪老人的大置范围。预计老人就在里面,确定完大概位置后,经救援指挥中心决定商议重点搜索这个基站复盖的山崖和山洞。

  因为己经锁定了搜救区域,第三轮调整了搜救方案。汨罗蓝天救援队一个队、消防一个队、民警一个队、政府干部群众一个队,200余人在当地村民的指引下,再一次进山继续拉网式搜救。搜索人员兵分三路,一路延着山崖,一路延着山腰,一路延着山坡跟搜索,与此同时还出动了无人机进行辅助搜索。山上灌木丛生,荊蕀遍野,加上天气炎热地势险峻,搜救工作异常的困难。经过救援队伍的共同努力,终于在17日下午2点45分传来好消息,救援队伍在半山腰的丛林中发现了老人,虽然当时老人又累又饿,意识模糊声音微弱,但生命体征平稳,这让所有的搜救人员都长长地松了口气。

  经过31小时的搜救,老人终于安全到家了,老人的家属对所有参与救援人员都非常感谢,特地制做了5面锦旗来表达他们对救援队伍的感激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