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日中午,隆回县城老汽车站附近一个本来宁静的出租房内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经过几天病痛的折磨,坚信坚持吃“保健品”能排毒养颜、祛除病痛的中年女子田霞终于再也无力坚持,闭上了双眼,由于“保健老师”事发后玩起了失踪,她的尸体还未能入土为安,至今仍摆放在殡仪馆内,家属维权陷入僵局。

  一个痴信“保健品”引发的悲剧,带给全家人无限的伤痛,也带给社会无尽的思考。5月15日记者赴隆回调查,揭开这个妇女在生命最后6天的痛苦挣扎历程,但愿能警醒那些痴信“保健品”能“调理万病”的无知之人。

  中年女子迷上“保健品”

  43岁的田霞,原本有一个幸福而美满的家庭,懂事的两个孩子大的女儿已经19岁,小的儿子才8岁。勤奋的她在县城老车站附近地方经营一家副食品批发部,两间门面相连,虽说没有大富大贵,但一家人确是生活无忧。

  2017年12月的一天,来店里买烟的阮乐发现田霞脸上有黑点,便告诉她说“血液里有毒,要排毒,吃我们的产品就能好”。经不住阮乐一番讲解,生性要强的田霞还是买了“保健品”。“转账的钱就有2万多元,其他的现金就不知道了。”田霞的姐姐范晚枚告诉记者。

  据了解,自打田霞买了“保健品”后,按时按量按方法吃,随身携带。

“保健品”配方很简单“保健品”配方很简单

  记者从田霞丈夫范金雄提供的“保健品”中发现,共有7个品种包括菩生华、罗蔓草、坤柔、骱宁食用菌制品、心自安、卫清和源茶。其中部分为食用菌制品。

  记者仔细看了一下,满满一袋子的“保健品”,包装很简单,甚至有些粗糙。产品的说明除了营养成分表和配料及食品生产许可证编号、产品标准代号等基本信息外,没有使用说明书,甚至没有商品条形码。生产单位为临沂一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且注明产品不可替代药品。

  记者仔细看了其中的骱宁食用菌制品的配料表,包括了蘑菇、螺旋藻、金针菇、丝瓜、蜂蜜、麦芽糊精、玉米淀粉、食品添加剂(木糖醇、阿拉伯胶)。营养成分表包括能量、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和钠。心自安食用菌制品的配料为鸡腿菇、金针菇、莲子、木耳、小茴香、蜂蜜、麦芽糊精、玉米淀粉、食品添加剂(山梨糖醇、阿拉伯胶)。“这么简单的配方,成本可能就几块钱,怎么会那么贵!” 姐姐范晚枚气愤地说,“就连使用说明书都是手写的。”记者看到一张从笔记本上撕下的纸上写着:菩、罗、心、卫、坤、骱、源茶,每天3次,每次1片,茶1天2包,禁辣、葱、姜、蒜、酒、醋。含服效果更好,饭前半小时吃,一天最少喝3-4公斤温水。

声称:坚持、坚持、再坚持,疾病就能好声称:坚持、坚持、再坚持,疾病就能好

  如果田霞没有去世,也许“保健品”会一直吃下去。“她太听她所谓的‘老师’”阮乐的话了,经常听他们上课。”田霞本不善言辞的丈夫范金雄无奈地说。

  据田霞家属反映,阮乐年近五旬,以前当过兵,现户籍已经迁到了河南省焦作市。田霞与其认识没有多久就关掉了开了10多年且盈利的批发部。

  4月25日,早上7时,田霞告诉阮乐,“头有点疼,右脚好疼”,阮乐安慰她是在调理肾区,不用担心。26日晚上6时开始,田霞疼痛加剧,只能躺在床上不能站立并一直呕吐。此时她在告诉阮乐“我真的受不了了”。阮乐告诉田霞“坚持吧,我相信会越来越好的,这正在调理脾胃”。“从26日晚上开始,我妹妹就一直头剧痛,全身无力,呕吐,我们一家人都劝她去医院,但她就是只听阮乐的,其他谁的话也不听。而阮乐只要她坚持,说她体内的毒太大太多了,从没有劝说要她去医院,并举例子说有人经过一番痛苦后成功了。” 范晚枚告诉记者。

  据家属称,田霞本身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但另一个“老师”阮威却告诉田霞“调理的时候血压110毫米汞柱-160毫米汞柱算正常,坚持坚持,大调理后身体会整体走向健康,黑暗后即是黎明”。

  5月1日中午,经过6天半的疼痛折磨,田霞没有等来她想要的健康,也没有迎来她的黎明,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授课的“专家级老师”不知所踪

  “她离世的时候,阮乐和阮威都在旁边。事情发生后,警察把他们带走调查,并把情况反映给了隆回县食品药品工商质量监督管理局。”

  据家属反映,事后第二天,隆回县桃洪镇司法所进行过一次调解,对方愿意先出5万元的安葬费用,并由亲属做了担保。

  “当时以为他们是回去筹钱去了,没想到却跑了!”家属们告诉记者,看到对方的担保人后,才发现是一个村的,只是平时很少来往,就没跟得那么紧,没想到一离开后就再也联系不上,就连做担保的人也不知去向。

  “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长的时间,相关部门也没有最后的定论,对方也不知去向,死者却只能躺在殡仪馆。”

  5月17日,记者从隆回县食品药品工商质量监督管理局获悉,此事还在调查当中。(文中田某及阮某均为化名)

  生命最后的6天半

  (记者摘取田霞与阮乐的部分聊天记录)

  4月25日早上7时32分

  田霞:今天我右脚好疼,头还是有点疼

  阮乐:那是在调肾区,不用担心

  4月26日晚6时

  田霞:只能躺着不能站起来,吃了东西,又吐了,受不了了

  阮乐:受苦了,咱底子差,这是一轮修复,也许明天就会好些了

  4月27日早上7时

  田霞:一个晚上到现在,都在吐

  阮乐:要多喝水,一定要坚持,第二轮修复

  4月27日晚上

  田霞:头又开始痛

  阮乐:只能坚持了,看来你这两个地方问题不少,坚持吧,希望明天会好些。

  4月28日早上

  田霞:比死还难受

  阮乐:只能吃止痛片或者坚持

  4月29日

  田霞:好一点了,但全身没力

  阮乐:大难过去了必有后福

  4月30日早上8时

  田霞:血压上去了,110毫米汞柱-160毫米汞柱,吃了降压药,希望明天好起来

  阮乐:对,我也希望你明天会轻松起来

  5月1日早上,阮乐给田霞发了一条祝福五一劳动节快乐的消息

  5月1日中午,田霞晕倒,120急救到场,抢救无效宣布死亡。

  新湖南客户端 记者 肖祖华 通讯员 罗中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