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在湖南省长沙市,生活着770万人。每天,他们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高楼,或地底,街巷,或闹市,认真生活,努力工作。

  2018年劳动节,新浪湖南推出“致敬最美劳动者”特别策划,将镜头对准生活在长沙的劳动者们,来听听他们的故事:

  88岁老教授:制药就像年轻人玩手机,拿起就放不下

  “制药就像玩手机,拿起就放不下了”,说出这句话的,是中南大学湘雅药学教授柯铭清。

  年幼时,由于药品匮乏,母亲割下手臂上的肉给父亲做药引,这件事给柯教授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长大后,他因为心脏的问题,时不时就得看病住院,“自己当过病人,就更明白病人在病了之后没有合适的药的痛苦”。

  正是这些亲身体验,让他从1991年退休到现在,一直“离休不离岗”。现在已是88岁高龄的他,还每天在家研究一种抗肿瘤新药。

  在家制药,意味着没有专业仪器和器材。不过这可难不倒柯教授,他向我们展示了他的各种实验工具:一个跟了他40多年的天平。因为用得太多太久,天平的一边托盘缺了一个角,教授想了个办法,在上面放米粒,一粒一粒放。通过这种方式,天平又能继续发挥它的余热。

  为了解决实验药品“水溶性差”的问题,柯教授在家实验了6个月,做了十几组实验数据。预计还需要继续实验2个月,然后再转移在医院实验室正式研制,到时还要花上2个月。

  现在,柯教授最大的心愿就是,到90岁的时候,将手里的几个新药研制出来,正式退休。

  无声的餐厅服务员:用我的双手挣钱,为妈妈买漂亮衣服

  “工作虽然很累,但我无比充实快乐,因为我非常珍惜这份工作。”今年29岁的餐厅服务员付金秀,在出生不久的时候,被一场普通的发烧夺去了听力。

  2017年,付金秀作为一名特殊劳动者正式来到湖南肯德基首家天使餐厅工作。而这已经是这位生活在无声世界的女孩的第5分工作了。这些年,因为听不到的缘故,她很难找到好的工作,即便找到了,也很难做得长久。

  在天使餐厅的工作,刚好满一年,在这300多天里,她平均每天要在餐厅来回200多次,为顾客拿餐食300多次,清洁餐桌和地板十几次……点餐台前的各种动作,她已是熟稔于心,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让人感觉这不是在工作,而是在进行艺术创作。除了点餐,清洁餐桌,打扫卫生,餐厅的各项工作她样样在行。在餐厅工作那么久,只要不找她聊天,还没有一个顾客看出她和普通人有任何区别。

  这个五一,付金秀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 “努力工作1个月,给在老家的妈妈买一件漂亮衣服”。

  90后地铁工人:来长沙2年,8400个小时在地底

  潮湿闷热,每天工作12个小时,一个月换一次“生物钟”……面对如此枯燥、恶劣的工作环境,多少人望而却步,他却坚持了三年。

  他叫陈超鹏,一名90后,是长沙四号线的盾构机操作手。2015年从湖南科技大学毕业后,陈超鹏来到南宁地铁2号线。每天跟着师父挤在两平米的操作室内学习,认真学习师父的每步操作,一字不落地听着讲解,用笔记录下每个环节。除了跟师傅学习如何开盾构机,他还自学维保方面的知识。

  在学习一年之后,他已经能独立操作盾构机了。而在此之前,关于隧道工程这一块,他只上过一节课。

  现在,陈超鹏还是过着两班倒的生活,白班下班回家看看球赛的回放,上完晚班回家倒头就睡。所不同的是,家里人已不再反对他做这个工作,对他多了一份支持。

  自闭症特教老师:坚持11年,温柔守护来自星星的孩子

  位于南城的长沙星学园,是一所服务于2-14岁自闭症、多动症、发育迟缓、脑瘫、智力障碍、听力障碍、语言障碍、唐氏综合症等特殊孩子的教育机构。在这里,我们见到了自闭症特教老师魏玉林。

  今年是魏老师长沙星学园工作的第11个年头,当问到为什么要选择这份工作时,她说,这份工作让她有成就感。

  11年间,魏老师教过的学生数不胜数,但她依然记得教过的第一个孩子。“那个女孩来学校的时候已经六岁了,刚刚来的时候,课堂表现不是很好”。对这个孩子,魏老师倾注了非常多的心血,欣慰的是,这些努力都获得了回报。

  女孩离开星学园后,不但各方面表现和正常孩子一样,学会了跳舞弹钢琴,还进入了普通初中进行学习。这件事,也是支持魏老师坚持特殊教育的重要原因之一。

  大多数时候,魏老师的课堂充满了愉快温暖的氛围。

  不过,并不是每堂课都一直很顺利。“曾经有一次,上着课,一个男孩突然发脾气,直接冲上来咬我的胳膊”,说到这个,魏老师微笑的表情并未有一丝改变,她说,她明白孩子的行为是不得已。

  “如果说我们和普通老师最大的差别,就是要坚持用温柔的态度对待孩子,要超级有耐心”。

  环卫工人朱剑:背着音箱扫大街,想成立一支乐队

  朱剑曾是解放西路一家酒吧的专职鼓手,后来酒吧倒闭,文化程度不高的他在社区的介绍下,成为了一名环卫工人,负责长沙天心阁附件区域的环卫工作。

  他很珍惜这份工作,但在内心,更有一个“音乐梦”。每天要扫街,又离不开音乐,怎么办?

  朱剑就背上音响,提着扫把撮箕,伴着一首一首音乐曲扫马路,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闲暇之余便坐在路边听歌,晚上下班后就去朋友那里打架子鼓,自得其乐。

  他还曾在附近“收徒”,教小朋友打鼓,分文不取。朱剑家里放着一个军鼓,担心吵到邻居休息,他每次都拿到附近的公园去打,也成为了天心阁社区巷子里的一道独特风景。

  我们见到朱剑的那天,由于担心下雨被打湿而损坏,他并没有随身背着挚爱的音响,但爽快的答应了我们看一眼音响的请求。带我们去住所的路上,不断有街坊邻居跟他打招呼。尽管不是自己负责的片区,遇到路上有垃圾,他还是习惯性地打扫干净。

  朱剑说,他没想过出名,只想和一帮兴趣相投的人一起玩音乐,轻松自在。“就想成立一支乐队,名字都想好了,就叫‘文艺哥乐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