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5日,湘潭车站路,76岁的曾莉苹老人展示自己16岁时的照片,希望通过照片找到当年帮助她的周健华、刘冬生两位恩人。图/实习生张云峰记者陈正12月5日,湘潭车站路,76岁的曾莉苹老人展示自己16岁时的照片,希望通过照片找到当年帮助她的周健华、刘冬生两位恩人。图/实习生张云峰记者陈正

  “你就像电影《白毛女》里的喜儿一样漂亮。”59年前,一个长沙满哥在湖北京山源泉镇卫生院对面,对曾莉苹说。

  彼时,曾莉苹17岁。那一年是“三年自然灾害”的第一年,家庭极为困难的曾莉苹,从这个满哥和他的同事手中,接到了“救了一家人”的48斤粮票和100块钱。

  59年过去,曾莉苹想找到这两名恩人或者他们的后人致谢。

  “哦式搞的咯(怎么搞的),一杂国(一个这么)大的商店冇香肥皂和毛巾?那我们到哪里去买呢?”

  59年前的夏天,湖北京山源泉镇一家商店内,这句熟悉的长沙话引起了曾莉苹的注意。曾莉苹那年十七岁,在湘潭长大的她,三年前才来到京山。

  这句熟悉的乡音,也让曾莉苹认识了来自长沙的两个大哥哥:周健华和刘冬生。他们当时在长江流域做地质勘察。

  短短的一个多月交往,两个长沙年轻人知道曾莉苹一家非常困难,曾莉苹的母亲还需要治病,就送给了曾莉苹48斤粮票和100块钱。一个多月后,地质勘察队奔赴了异地,一年后,曾莉苹和家人回到了湘潭,从此失了联系。

  如今,76岁的曾莉苹老人很想找到当年给了她一家“天大的恩情”的两个长沙哥哥,当面向他们感谢当年的救命之恩。

  异地遇老乡,三个年轻人成了好朋友

  曾莉苹老人现在住在湘潭车站路。她说自己的父亲曾是一名军人,后来入狱,关押在老家湖北京山。曾莉苹是1956年去的父亲老家京山源泉镇。1959年,她在源泉镇卫生所工作。因为会画画,她工作之余就替镇上的商店画宣传画。

  1959年夏天的一天,她正在商店画宣传画,两个比她年纪略大的年轻人到了商店说他们勘探队要买香肥皂和毛巾。店员回答说香肥皂和毛巾刚好都卖完了,还没来得及进货。其中一个年轻人就丢了一句方言:“哦式搞的咯(怎么搞的),一杂国(一个这么)大的商店冇香肥皂和毛巾?那我们到哪里去买呢?”正在画画的曾莉苹听出来了,这是长沙话,这句话让她觉得很亲切。她告诉这两个年轻人,她听得懂对方的话,然后让店员赶快去进些香肥皂和毛巾。两个年轻人问她怎么听得懂长沙话,她回答说她是湘潭长大的。

  很快,曾莉苹知道了这两个年轻人叫周健华和刘冬生,都是地质勘探队员。三个年轻人很快就成了好朋友。她知道了他们以前是同班同学,周健华有个妹妹,与刘冬生订了婚,他们的家在“长沙青年电影院对面的岳麓山下”。

  曾莉苹觉得他们就像是哥哥一样。他们经常去曾莉苹工作的卫生所玩,也经常邀请曾莉苹去勘探队的驻地去玩。在勘探队的营地,曾莉苹注意到他们的背包、搪瓷缸、被服等都印着“长江流域地质勘察队”。

  还记得那句你就像喜儿一样美吗

  曾莉苹很羡慕大她两岁的周健华和刘冬生,“每个人有两套衣服,还有帽子、鞋子、袜子、背包,都是发的”,而且不管到哪里,都会得到当地政府很好的照顾。1959年,正是全国很困难的时期,她亲眼看到勘察队的驻地里,堆了很多政府送过来的油和米,杀了猪,也会给他们送猪肉。勘察队在驻地会餐时,他们也会把曾莉苹喊去。吃了饭,问曾莉苹会不会唱《勘察队员之歌》,曾莉苹说会。然后曾莉苹就给他们唱歌,周健华就在一旁拉手风琴,刘冬生也在一旁吹口琴。

  时隔59年,12月5日,曾莉苹在潇湘晨报记者面前唱起了这首她认为是很豪迈的歌:“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

  59年前,她在勘探队驻地唱完这首歌后,驻地的年轻人都鼓掌说唱得好。

  17岁的曾莉苹,虽然穿的是土布做的裤子,红头绳扎的辫子,但周健华和刘冬生都觉得她美。有一天,她正在对着镜子梳头,听到周健华站在卫生所对面对她说:“小曾,你就像电影白毛女里的喜儿一样美。”

  曾莉苹回忆,当时的她沉浸在青春的甜蜜和幸福中,她希望勘察队永远不要离开她所在的小镇。

  离别

  怕流下眼泪没去送

  在周健华和刘冬生他们随勘察队开拔别的地方之前,曾莉苹正担心着家里的情况:父亲还在关押中,母亲没工作,还患有胃下垂和腹水,需要治病;三个弟弟都还小,她的工资,根本应付不过来。

  开始和周健华、刘冬生交往的时候,曾莉苹因为家庭出身,有意没和他们讲家里的情况。周健华和刘冬生注意到了曾莉苹有时候心事重重的样子,有一天就问了,曾莉苹也就如实说了。

  第二天,两人把48斤粮票和100块钱放到她手上时,她忍不住热泪盈眶。

  “钱和粮票就像在手心不断跳动”。59年后,曾莉苹还记得当时的心情。曾莉苹感慨,如果不是这48斤粮票和100块钱,她家能不能度过那段最困难的时期很难说。

  曾莉苹回忆,不久后,勘察队就开拔去了别的地方。开拔那天,她听说离别的人如果看到眼泪会不吉祥,就没去送。

  寻找

  想找到恩人说声谢谢

  勘察队开拔后,曾莉苹有收到周健华写来的信,有时候周健华一天会写两三封。但曾莉苹的母亲劝她,不要耽误别人的前程,她就没有给周健华回信。

  一年后,她父亲在京山病逝,她和母亲带着弟弟们回了湘潭。虽然有几次想顺着周健华告知的地址去找他,但还是放弃了。

  后来,她结婚生子,找这两位恩人的愿望慢慢就没那么强烈了。2000年,曾莉苹又萌生寻找恩人的想法。“我这一辈子一直放不下他们,一直想找到他们。”曾莉苹说。

  这些年,只要碰到地质勘察队,曾莉苹就会打听周健华和刘冬生的下落。她还给两人在武汉的单位写过两封信,但信被退回。2001年,她在儿媳的陪同下来到长沙岳麓山下,打听周健华一家的下落,还到当地派出所查询,但没有找到相关信息。

  近段时间,曾莉苹的风湿关节炎犯了,她已经好多天没有下楼了,找到周健华和刘冬生的念头越来越强烈。她希望能找到两位恩人或恩人的后人致谢,并向他们解释当年之所以没再联系,是因为担心可能会连累到他们。

  潇湘晨报记者 刘建勇 湘潭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