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发的“寻找目击证人···”破案了!

  经岳阳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调查取证

  还原以下真实情况

  一、凌晨突发死人事故

  6月27日凌晨2:16,该大队值班室接到群众报警称,荣岳西线城关镇兴吴村樟树潭路段有一人头部被碾碎死亡,现场惨不忍睹,未看见肇事车辆,要求出警。

  二、现场勘查疑点重重

  该大队122中队民警任曙和韩岳海立即赶赴现场进行勘查,尸体旁边非机动车道上有一辆牌号为湘F4X4XX的面包车,面包车驾驶位靠背向后打倒,车门未关,全车经仔细检查无任何碰撞痕迹。尸体头部整个碾碎,路面上脑组织被压出4条轮胎槽,一双拖鞋在死者附近的公路上。此外,现场未遗留任何车辆破损零部件。从整个现场来分析,路上死者是否是面包车驾驶人?如果是驾驶人,为何是这样的现场?死者的死因是什么?是自杀?是因打斗被打昏或打死再丢在公路上?还是死者突发急病或喝多了酒自己躺在路上?如果死者不是驾驶人,那么面包车驾驶人哪里去了?死者的死亡是否与面包车有关?案情重大,疑雾重重,有可能是凶杀案,办案民警立即向县局指挥中心报告情况,请求刑侦大队增援。

  三、调查走访确定死因

  刑侦大队法医来到现场后进行尸体解剖,尸检证明死者只受到一次碾压,身体其他部位无伤痕,死亡致命伤是头部,符合宽边货车轮胎碾压特征。从面包车上查到该车行驶证和驾驶证,行驶证上车辆所有人与驾驶证系同一人名“张某兵”,系鹿角镇幸福村人。找到死者手机,由该手机上电话立即与其妻联系,要求赶到现场辨认。其妻到现场后大哭,认定死者系其丈夫“张某兵”,面包车是自家用于做生意的。其妻讲,张某兵在岳阳市区开了一家贩卖土猪肉的店铺。6月26日晚,他从岳阳市区回到家里,陪朋友在家里吃晚饭。张某兵当日喝了很多酒,到晚上十一点多钟的时候,他突然想起第二天店子里有急事,为赶时间,他不顾其妻劝阻立即动身往岳阳市区赶。民警调取富荣路电子卡口,发现面包车11:30经过,报警时间为6月27日凌晨2:16,只有几分钟的路段为何中间间隔了2个多小时?民警逐台对这2个多小时内同向经过的260台车辆调查,对所有车辆限时见人见车,逐车比对外形外貌,尤其重点关注货车,但其中有4台拖沙的货车无牌,更增加了破案的难度。从260台车辆中,民警收集到几条有价值的线索。据一台荣家湾的的士车司机讲,他驾车经过事发路段时,发现有人坐在路中间。还有一辆挂湘潭牌照的小货车驾驶人反映有人躺在公路中间。他们均采取紧急措施避让过去了。此两台车相隔几分钟时间,时间段为凌晨1:50—2:00。据此,发案时间应为1:50至2:16之间。民警最后推断,张某兵喝多了酒,醉意朦胧驾不了车,他将车靠路边停在非机动车道并在车上休息了约2个小时,因车上闷热不舒服,他打开车门坐在机动车道上,坐了一会又躺下了。至此,可以认定张某兵的死因是交通事故造成的,排除他杀和自杀,肇事车辆应为货车。交警大队立即增派力量,抓紧时间调查取证。

  四、抽丝剥茧还原真相

  民警进一步排查1:50至2:16之间的15台车辆,有一辆的士车凌晨2:10分经过案发地,发现地上死了人,但未看到肇事车辆,他至荣岳西线八仙大桥(距事发地只有200米)发现一辆大货车停在路边,他觉得可疑,将大货车停车的画面拍下来了,只是光线太暗,牌照号看不清。通过调取监控,发现该车牌照为湘KG26XX,为大型半挂车,车主为谢某祥(男,持C1证,娄底市冷水江市人)。民警电话联系谢某祥,要求立即连人带车到岳阳县交警122中队到案说明情况。6月29日,谢某祥陪同该车驾驶人康某来到该大队。经检查,该车最后一排轮胎右侧的一个轮胎、钢圈及车底部有大量喷溅状血迹和少量脑浆组织。法医从车上提取检材,与死者DNA提取物一同送交长沙市华湘司法鉴定中心进行比对。对谢某祥和康某进行审问,他们供述,6月26日,由康某驾驶湘KG26XX从新化拖一车矿土送岳阳市,6月27日凌晨经过汨罗城区时,康某觉得很疲劳,将车靠边休息。谢某祥觉得岳阳市区不远了,路好走,想赶时间至岳阳方便第二天有充足的时间带“回头货”,他未向康某打招呼,私自驾车30多公里来至案发地点。大约凌晨2:08,他看见一个“白色物体”(当时死者张某兵上身着白色短袖,下身着灰白色休闲短裤)在路中间,不知是什么东西,因车速快,大货车拉了33吨矿土,踩刹停不下来,他紧急打方向,车头绕过了“白色物体”,车尾压未压到该物体因车太重感觉不到。车继续向前行驶了200米,谢某祥靠边停车下车检查前轮胎,未发现异常,于是他叫醒康某驾车直接去了目的地。此后,谢某祥只对车厢用扫把扫了一下,未对全车用水清洗。接到岳阳县交警电话后,谢某祥和司机康某立即动身从冷水江市来到岳阳县接受调查。

  民警对死者张某兵抽血化验,其血液酒精含量为170mg/100ml,达醉酒驾车标准。他无人陪同强打精神驾车,不胜酒力,错把公路当床,席地而卧,不料招来横祸。经查,康某,冷水江市锡矿山街道办事处人,有A2证,系该车车主谢某祥聘请的司机。谢某祥只有C1证,无资格驾驶大货车,他发案时驾车的行为属于准驾不符。7月3日,长沙市华湘司法鉴定中心出具报告,认定送检的检材与张某兵的DNA提取物同一,至此,肇事车辆确定为湘KG26XX大货车,肇事司机为谢某祥,本案成功告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