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教育扶贫的重要意义。

  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在《给“国培计划(二〇一四)”北师大贵州研修班参训教师的回信》中提出,扶贫必扶智。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接受良好教育,是扶贫开发的重要任务,也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党和国家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推动贫困地区教育事业加快发展、教师队伍素质能力不断提高,让贫困地区每一个孩子都能接受良好教育,实现德智体美全面发展,成为社会有用之才。

  近年来,我省按照“抓好教育是扶贫开发的根本大计”这一定位,聚焦阻断贫困代际传递这一目标,扎实推进教育脱贫攻坚。不少昔日贫困村的教育都迎来了喜人的变化!

  塔山瑶族乡:

  瑶乡孩子由原来9岁上学到现在6.7岁上学

  “好歌一曲唱塔山,塔山红日照人心,人心永跟共产党,党领人民奔小康,精准扶贫政策好,瑶乡孩子上学堂。”

  今年9月17号上午,习近平总书记在长沙主持召开基层代表座谈会时,衡阳常宁市塔山瑶族乡中心小学副校长盘玖仁应邀出席。盘玖仁用这样一首瑶族歌曲表达了乡亲们的喜悦之情。

 盘玖仁 盘玖仁

  这几年,在各级各部门的关心支持下,塔山瑶族乡已于2018年底脱贫摘帽,教学条件和教育质量都得到了极大改善。孩子们现在有了漂亮的新校园、多媒体教室、5人制标准足球场、丰富多样的体育器材、荤素搭配合理的营养餐,全乡义务教育阶段入学率已达100%。

  校园变美了,年轻教师多起来了,学生们的成绩上来了。盘玖仁表示:“我作为瑶族乡村教师,在这里教书27年了。见证了瑶乡孩子由原来9岁上学到现在6.7岁上学。小学成绩由原来的常宁市倒数一二名到现在获评常宁市优秀单位。孩子们的学习和生活环境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衡阳常宁市塔山瑶族乡中心小学的变化是湖南千千万乡村小学的一个缩影。优化教育资源配置,缩小区域、城乡、校际之间的差距,让贫困家庭子女都能接受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是夯实脱贫攻坚根基之所在,也是深化教育改革、建设教育强国的应有之义。

  芙蓉绽放,扬帆起航

  芙蓉学校为贫困学子提供优质教育资源

  长期以来,优质教育供给不足是贫困地区教育发展的短板,也是贫困地区老百姓最深切的期盼。如何补齐这块短板,就不得不提我省教育品牌的“新标杆” 芙蓉学校了。

  2017年11月,省政府启动芙蓉学校建设,计划总投资80多亿元,到2021年在71个县(市、区)建成100所芙蓉学校,14.4万名贫困地区的孩子,将在家门口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

  在古丈县芙蓉学校,有贫困学子768人。15岁的胡一星家里是易地扶贫搬迁户,按照就近入学的原则进入了芙蓉学校学习,在享受教育扶贫政策同时,学校还实施了一教一辅的减免,“学校给我们减免了教科费、书费,学校给我们发放了1000多块钱生活补贴。”胡一星安心的说到。

  芙蓉学校以建设寄宿制义务教育学校为主,主要面向农村学生,特别是优先招收建档立卡贫困生。截至今年9月底,芙蓉学校已全部开工建设,已竣工投入使用40所,实际招生4.49万人,其中农村学生占71.07%,贫困学生占30.12%。古丈县教育和体育局总工程师 杨自健介绍:“所有贫困学生都享受到了资助。没有一名建档立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辍学,达到了应学尽学,应住尽住的目标。”

  古丈芙蓉学校干净整洁的教学楼

  为打造芙蓉学校品牌,支持芙蓉学校内涵发展。省教育厅通过公费定向师范生培养、“三区支教计划”“国培计划”“省培计划”等项目的倾斜支持,为芙蓉学校培养配备优秀的教师队伍;通过“中小学网络联校建设”等项目的倾斜支持,开展教育信息化创新试点;组织名校对口帮扶,已开学的芙蓉学校均与名校签订了结对帮扶协议。

  去年9月1号建成投入使用的新晃芙蓉学校,依山就势。10栋建筑白墙黛瓦,校园环境诗意活泼。实验室、功能室、报告厅、直饮水系统、标准化运动场和室内球场等设施设备一应俱全。学校还花巨资打造智慧校园。建成千兆校园局域网,实现校园宽带有线无线全覆盖;安装留守儿少爱心视频电话,实现安防监控全覆盖、无死角;配置了交互一体机、直录播教室等现代化教室、给山里娃插上了互联网+教育的翅膀。新晃芙蓉学校初一学生姚婉婷的母亲就表示:“我女儿进步特别的大,感觉一家人都有了盼头。”

  新晃芙蓉学校今年4月开学

  今年秋季,全省有24所芙蓉学校正式投入使用。在汝城、在新晃、在中方、在泸溪……越来越多的芙蓉学校,正成为老百姓交口称赞的教育品牌。目前芙蓉学校建设已进入快车道,预计2020年底建成投入使用61所,其余39所在2021年6月底全部建成。届时预计将新增学位总共14.4万个。

  有了好学校,也得有好老师。正所谓,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本。为了让教师留得住,2006年,我省在全国率先启动实施了农村小学教师公费定向培养计划。目前,省财政每年投入培养经费2.4亿元,每年招生规模达到1万人,成为我省义务教育阶段乡村教师补充的主渠道。2013年,我省率先在贫困地区实行农村基层教育人才津贴制度,2019年将实施范围扩大到全省所有县市区,着力构建“越往基层、越是辛苦、待遇越高”的激励机制。2020年,全省安排人才津贴财政资金9.2亿元,其中省财政补助6.75亿元。越来越多的优秀教师愿意投身到农村教育事业中。

  泸溪县:

  财力有限,但是对教育经费的投入不打折扣

  近年来,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泸溪县也探索出了一条贫困地区教育优先发展的路子。以前在镇上中心小学任教的周元英来到马王溪村小学之后,每月可多领到一千多元的津贴。泸溪县在全国率先推行了农村教师生活补贴,90%的新晋教师分配到农村任教,三年内不能调动,职称晋升优先考虑乡村教师,“每个老师都有一套廉租房,生活方面也比较方便。”周元英介绍说。

 马王溪村廉租房 马王溪村廉租房

  泸溪县以五年为一周期,每所城镇优质学校对口帮扶一到两所农村薄弱学校,结成125个帮扶对子,2000多名老师参与。泸溪县思源学校校长杨志祥介绍:“我们的老师和他们的老师通过这个平台相互促进相互提高。”

  泸溪县财力有限,但是对教育经费的投入不打折扣,多年来没有教育欠账。泸溪县县长 向恒林就表示:“教育优先安排,老师的待遇略高于我们同一层次的公务员。”

  会同县:

  最漂亮的房子是学校

  怀化会同县也曾经是国家级贫困县,但是这里却是怀化教学质量拔尖的地方。在会同,最漂亮的房子是学校,想方设法解决教师的后顾之忧,大力解决青年教师住房难。

  对教育功臣的奖励资金从2016年的80万元增加到2017年的300万元。20年来,当地的吴传清老师不知道婉拒了多少学校的高薪邀请。“让我们认识了每一个学生,认识了每一个家长,认识了每个老师,我舍不得走。”吴传清动情的表示。

  当前,全省教育扶贫工作已进入全面总攻阶段。我省正在奋力书写教育精准扶贫的湖南答卷,不让一个孩子掉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