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湖南|新闻|城市|美食|时尚|旅游|汽车|同城|惠购|站点导航|世界杯

|邮箱|注册

新浪湖南

新浪湖南> 新闻>要闻>正文

梁稳根放任中联称霸迁都北京

来源:《环球企业家》杂志2012年11月29日17:49【评论0条】字号:T|T

  变本加厉

  在袁金华看来,上述事件并非个案,在过去几年间有预谋对三一进行的恶毒攻击比比皆是。“梁董事长的头发都白了。”袁金华说。

  战斗伴随着中联重科的改制成功而愈发白热化。2006年中联重科大股东完成改制,其管理层通过长沙合盛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和长沙一方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完成曲线MBO。今年3月16日,中联重科宣布挂牌出售旗下最为优质的资产长沙中联环卫机械有限公司80%的股份。此举被广泛质疑为国有资产流失,其意在稀释国有股权最终实现私有化。

  这场秘而不宣的私有化改制在一片质疑声中顺利闯关,知情者称这获益于幕后得利者的特殊背景。数名前当地主要领导的亲属均在中联重科长期担任高管。这场私有化改制的最大的获益者是詹纯新本人,其家世非同一般,其父曾担任湖南省高院院长,岳父则曾任湖南省委第一副书记。

  “私有化之前,两家的竞争还比较理性,参与改制后,个别主要领导的子女成为中联的利益合伙人之后,竞争关系就变得非常复杂。对三一的打击都动辄利用公检法等国家公器来进行。三一没法在这里立足。”向文波说。

  2008年8月,有人就曾密谋在长沙市某邮局一次发出800多封匿名信,向政府、银行、券商、行业组织、客户等虚构事实诋毁三一。信中称:“极低的土地产出,极高的银行负债,极差的经营质量和极端的个人财富,融合在三一和梁稳根于一身。其逻辑合理性的根本,就是成功者能够最大程度的占据公众资源,最大力度的利用外部经济成本。”

  类似的攻击还包括三一靠窃取中联技术起家。这个故事梗概是中联重科董事长詹纯新将混凝土机械技术学成之后,即被三一偷走。

  而事实却是1994年,三一进入混凝土机械行业时,国内仅湖北一家名为楚天的厂商能生产类似的产品,不过由于其性能不佳,难以与国外产品竞争。为此,三一花费数年研发出国内首台采用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全液压换向开式系统”和“集流液压阀组”的管阀拖泵。该产品在1996年在首都机场建设比武中夺得国内第一名—当时国内高压力、大排量托泵的泵送压力仅有10兆帕,而三一则高达16兆帕,遥遥领先于同行。而中联直到数年后才研发出类似的产品。

  2009年,中联重科就曾炮制的三一重工“间谍门”事件,将企业间普遍存在的经营信息收集活动上升为间谍活动。这是三一与中联的第一次剧烈交锋。“我们中了中联的圈套,这个故事搞得像无间道一样。”梁林河说。在此事曝出数月前,一位市场部副部长建议梁林河在三一外部单独设立信息搜集部门,如此方便撇开与公司之间的关系。该下属还建议购买摄像机等微型监控设备—这些事后均成为三一间谍案的罪证。极富戏剧性的是设备购回的第二天,警方就对三一市场部展开搜捕查封。

  中联重科称三一“通过采用间谍工具与手段,利诱、收买同行企业要害部门、关键岗位员工,非法获取了包括中联重科在内的34家同行企业数以千计的商业秘密”。公安部门在调查过程中发现该市场部副部长竟拥有中联的集体户口。“我买东西签字的手续都在中联手上。后来我们得知被抓的人事后还去了中联任职。”梁林河说。三一重工市场部因此被“抄家”,其市场研究系统最终陷于瘫痪,用于保存经营数据及各类分析报告的电脑至今被查封仍未归还。事后,梁稳告诫下属:“要走大路,不能走歪门邪道。”

  攻击矛头更多的时候直接指向梁本人。2012年7月,中组部曾多次收到匿名信件,称梁稳根涉嫌虚假宣传、骗取国有土地、关联交易、偷税漏税等。湖南省委组织部曾责成长沙市委组织部进行调查核实。

  2012年8月,省统计局某处长莫名要求进驻三一调查公司经营统计数据,并要求三一解释统计方式。三一事后了解到,该处长的子女就职于中联重科,并担任高管职务。在向文波看来,这些调查均是有目的而来:“如果不是三一的经营数据真金火炼,类似的事件极有可能成为另一起虚报销售额的‘造假门’事件。”

  类似的攻击层出不穷,有时甚至达到匪夷所思的境地。在刚刚结束的十八大会议期间,中联重科称三一在湖南农业大学等本地高校物色商业间谍,警方随后直接前往三一总部进行跨境抓捕,具体由常德市汉寿县—詹纯新家乡的公安部门实施。而对此案件,湖南省、长沙市等公安部门却一无所知。事后,湖南省主要领导获知此事后批示要求放人。

  席散

  在层层紧逼之下,梁稳根最终决定反击。10月初,梁在张家界(7.29,-0.05,-0.68%)会议上重申“一要三不要”原则:“要追求盈利和盈利能力,不要盲目追求规模、不要盲目追求座次、不要盲目追求市场占有率”。在会上,梁声称自己正在研究博弈论。他分析三一与中联的两种博弈格局,一种是死斗到底,两败俱伤;一种则是放任中联成为业内规模之王,而三一则实现利润最大化。梁稳根选择了第二种方案。此后不久,梁稳根本人就将《耐力制胜—企业如何在迅速变化的环境中保持活力》一书的作者,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学院教授迈克尔·库苏马诺(MichaelA. Cusumano)请到三一讲课,并组织所有高管进行学习。

  梁稳根决定以“迁都”改变紧张的竞合关系,“我们肯定百分之百迁走。”梁稳根说。在三一向湖南省委提交的一份《关于将三一总部迁往北京的请示》里,三一称:“两年来,中联重科不断捏造针对三一的荒诞传闻,不断组织针对三一的负面报道,不断发出针对三一的不实举报,迫使三一投入大量精力接受调查、举证澄清,而始作俑者却丝毫未损”;“处于这样的非理性恶意竞争环境下,三一不可能获得长远发展,产业理想更无从实现;中联也不可能将精力和智慧放到正常经营上来,成长为真正的优秀企业。”

  一个常被梁稳根津津乐道的榜样是卡特彼勒—卡特彼勒与三一之间从不攻击对手,亦从不非理性竞争。

  2007年前后,梁曾受邀前往美国皮尔利亚市参观卡特彼勒的发动机工厂—这几乎是两家公司为数不多的非竞争领域。梁稳根受到了热情欢迎,为了迎接远道而来的中国客人,卡特彼勒甚至为他单独准备了中餐。在长沙,三一与中联的竞争早已水火不容,梁至今未参观过中联的工厂,詹纯新亦如此,两人从不来往,形同路人。

  这种紧张局面原本应该有所改善。去年9月13日,湖南省人民政府曾召开“携手共进,实现湖南工程机械产业新跨越座谈会”,会上,梁稳根与詹纯新罕见地相邻而坐,两人共同签署《湖南省工程机械行业公约》,这是工程机械行业内以省为单位所签署的第一个自律性公约。

  但恩怨并未就此了结。今年6月末,前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董建华前往长沙进行考察,在这次高规格宴会上,梁稳根与詹纯新再次聚首。知情者回忆称,那个夜晚堪称中国商界最尖锐、最奇特的对抗之夜。饭局上,气氛降至冰点,梁对詹直言不讳地说:“你把我搞惨了。”詹则坦承事情是下面人搞的。梁又说:“中联想把三一的资金链搞断,这种思维是不行的,三一的资金是搞不断的,中联的资金也是搞不断的。如果像三一中联这样的企业资金都断裂,中国还有企业嘛?”詹则否认,称这是谣传。梁又说:“我们应该集中精力把两家企业搞成世界级品牌。”詹则说:“我倒是没想那么大。”

  “我们是不是该两个人牵头好好研究下统一政策环境和市场秩序的问题?”梁说。

  “你还管得这么细致吗?”詹反问。

  双方最终不欢而散。

[上一页] [1] [2] [3] [4] [5]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新浪湖南简介|广告服务|商务合作|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产品答疑|网上举报中心|互联网辟谣平台|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