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9日,湖南省公安厅通报一起公安部督办特大盗销微信号犯罪专案侦破情况,现场展 示查获的作案工具。  11月19日,湖南省公安厅通报一起公安部督办特大盗销微信号犯罪专案侦破情况,现场展 示查获的作案工具。

  如果你的微信账号被盗,有可能成为被贩卖的“商品”,甚至成为他人实施诈骗的工具。当你想通过申诉渠道找回被盗微信号,却发现无法成功。

  11月19日,省公安厅通报一起公安部督办特大盗销微信号犯罪专案侦破情况。从这起案件中,我们可以勾勒出一条“黑灰产”利益链。该团伙分为三级:第一级负责收购贩卖微信号,第二级负责盗取微信号,第三级是技术团伙,负责为盗取来的微信号提供“保号和解绑”等支持。

  这些微信账号被出售给境外电信诈骗团伙。

  11月4日,在娄底市娄星区某公寓一住宅内,两名正在电脑面前认真“工作”的男子被警方牢牢控制。出租屋内,几台电脑上QQ、微信的信息不停,电脑旁边的插排插满了手机数据线,线连接的数台手机短信提醒不断。

  被控制的两名男子,一个叫胡某幸,一个叫吴某,他们的另外一个身份,是网上倒卖微信号赚钱的“号商”。警方介绍,胡某幸等人将盗来的微信号贩卖给境外非法电信诈骗团伙。从今年8月3日至11月4日,胡某幸等人非法获利7万余元。

  “领导”求转账,有人被骗20多万元

  “领导”发来请求,其亲属有急事需要用钱,不便使用自己的银行卡,需要下属帮忙转账。如果你照做了,就可能钻进了一个骗局。

  今年8、9月,在长沙发生多起冒用政府和企业领导微信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的案件。长沙市反电诈中心民警赵照介绍,案件中,骗子冒充的“领导”以用自己银行账户不方便为由,向公务人员、企业负责人和群众实施诈骗,有多人中招,有人被骗金额超过20万元。

  警方介绍,相关微信号上的头像是“领导”真人照片,甚至朋友圈所发的内容,也符合“领导”的身份。如此精准地盯上被害人,是因为盗取微信号黑灰产业链条里,有专门负责收集、归纳信息的团伙。民警介绍,犯罪分子会盯上官网上、街道公告栏公示的领导联系方式,有些人甚至“破译”个别部门的内部网络通讯录,还有通过工商部门、快递外卖行业、企业信用查询网站等非法获取个人信息,再进行筛选和贩卖。

  为提升诈骗“成功率”,骗子往往会“潜心”研究单位组织架构、人员组成、联络信息等,甚至从新闻报道中获取领导活动信息,起到“以假乱真”效果。

  “通过研判涉案微信号,发现了一个涉及全国10个省(市、自治区)的‘黑灰产’犯罪网络。”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政委高飞介绍,该类案件得到长沙市公安局领导高度重视,指示刑侦支队、长沙县公安局抽调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

  专案组经过侦查,发现了一个贩卖微信号帮助电信网络诈骗的犯罪团伙,并逐步掌握了该团伙的组织架构。“该犯罪团伙分成三个层级:第一层级是收购贩卖微信号犯罪团伙,通过微信、QQ联系收购微信号,再将微信号出售给境外买家;第二层级是盗号团伙,非法盗取他人微信号,经技术团队技术处理后出售;第三层级是技术团伙,为盗号团伙提供微信号保号和解绑等技术支持,使受害人无法通过申诉渠道找回被盗微信号。”高飞介绍。

  去外地学习贩卖微信号套路

  今年6月,胡某幸与吴某合谋在网上倒卖微信号赚钱。8月3日,胡某幸在娄底市娄星区某公寓一住宅内成立“大强工作室”,开始贩卖微信号。胡某幸通过境外聊天软件投放广告信息,将微信号出售给境外从事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的买家。在交易过程中,胡某幸按照微信号注册时间长短、活跃程度以200~600元/个的价格收购,再以300~700元/个的价格卖出,从中赚取差价。从今年8月3日至11月4日,胡某幸等人非法获利7万余元。

  “算下来,他一天可以卖出近三十个微信号。”民警介绍,为胡某幸提供微信号的卖家主要有两类:一是以吴某、梁某坤(男,22岁,广西南宁市人)、徐某鹏(男,28岁,海南省屯昌县人)等人为主的收购贩卖微信号犯罪嫌疑人。他们通过各种渠道低价收购微信号,再以高价将收购的微信号卖给他人赚取差价。二是以彭某(男,25岁,江西省上栗县人)、张某鸣(男,25岁,河南省原阳县人)等人为首的多个盗号团伙。这些盗号团伙先以赠送游戏皮肤、装备的名义将游戏玩家吸引至微信和QQ聊天群内,再以赠送皮肤装备需要登录对方微信号为由,骗取受害人微信账号和密码,然后登录受害人微信,立即删除受害人微信上的联系人和绑定的银行卡,并修改微信登录密码,随后将盗取的微信号交给技术团队进行解绑和保号处理。

  “胡某此前专门去外地学习如何做‘号商’。”警方介绍。

  建立“兼职群”解封账号

  涉嫌诈骗的微信号被封号,怎么解决?

  警方说,有专门为诈骗团伙做“保号”的犯罪团伙。警方调查发现,武汉人王某成立了几个“兼职群”,专门为诈骗团伙解封账号。以王某为首的团伙通过诈骗团伙提供的微信号,预先安排专门人员进行加好友、实名认证、人脸认证保号。一旦诈骗微信号被封禁后,立即实施解封操作。

  “王某的主要收入,是收取保号的租金,一个号月租金40元。”由于保号业务量大,王某给兼职人员的酬劳是140元帮忙解封一次。

  “案件中,犯罪嫌疑人担心微信被封号,会提前从‘兼职群’中寻找一些人‘帮忙’保号。他们提前添加微信好友,一旦微信号因投诉被封,则可通过好友验证解封,继续实施诈骗。”赵照介绍。犯罪嫌疑人王某就是提供“保号”服务,每个涉案微信号每个月收取40元“租金”牟利。

  发布会通报,今年来,该“黑灰产”犯罪团伙总计盗销微信账号6000余个,非法获利数百万元。初查涉及案件30余起,涉案金额超千万元。胡某幸、吴某、胡某等60人分别因涉嫌诈骗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等多项罪名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这些被“清洗”过的微信号,再次出场就会变换身份,包装成“领导”“公检法办案人员”“企业老板”形象实施诈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