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到老,学到老。66 岁的张雪翔是常德市鼎城区教师进修学校的一名退休干部,从 1996 年主动退休以来,他坚持读书至今,20 年读了 2000 多本书,写下笔记 50 多万字。“ 我觉得读书是滋养和安抚灵魂的需要,人需要终生阅读、学习和成长。” 他说。

  张雪翔出生在常德市鼎城区谢家铺镇的一个农村家庭,小时候由于身体弱干不了农活,他就把读书认作唯一出路。“ 当时觉得自己如果要活得有自尊,有存在感,只有读书。” 经过努力学习,他后来考上吉首大学中文系。

  “ 上大学前读书是比较功利的,为了升学走出农村。到了大学目的性就不强了,选择喜欢的。” 张雪翔认为,读书分两种,一种像自己之前那样,是为升学、工作等有目的的读书。另一种则是无目的的,纯粹自发的读书。“ 这才是真正的读书人。”

  从读大学,参加工作,到退休,张雪翔一直是 “ 无目的 ” 的读书状态。涉及的书各种各样,比如西方哲学,马列著作,中华经典,还有各种期刊。“ 像《新华书摘》从 1979 年创刊到现在,每期我都读。” 张雪翔读书有做笔记的习惯,不仅在书上勾画写心得,还有专门的笔记本。他向记者展示七八十年代读的诗集,上面字里行间密密麻麻写满笔记。张雪翔说,这些年读的书多得他数不清。退休后这 20 多年,大约读了 2000 多本,笔记有 50 万字以上。

  张雪翔说,最好的读书应该是无目的、不求功利的,但并不是无用的,恰恰是一种 “ 无用之用 ”:“ 能促进人格的健全,思想的独立,生命的丰满和充盈。”

  “ 我觉得读书是滋养和安抚灵魂的需要,人需要终生阅读、学习和成长。”“ 它就像你每天喝水一样,渴了,非喝不可。” 张雪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