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10时,乔伯凉面店里依然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店主徐毅的手机订餐声不停响起。从学校门口摊位到“网红打卡地”门店,徐毅对每一单生意都不敢怠慢。

  深夜2时,伴着超级文和友永远街上的灯光,“湘漂”李明月结束一天的工作,准备回家。

  清晨5时,望城区乔口镇田心坪村95后大学生刘志鹏走进荷花虾养殖基地,放眼240亩水塘,这位新一代“养虾大王”算了算营业额,脚步轻快起来。

  每个黎明与夜晚,湖南长沙都有这样一群年轻人,他们走在新时代的康庄大道上,为生活和理想不停奔跑。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如今在长沙,从零散摊点到系统规划,夜经济已呈星火燎原之势,进入品牌化时代,为年轻人创业提供机遇与舞台。后疫情时代,夜经济更成为活跃地方经济、繁荣消费的重要手段,成为提升城市活力、推动实体经济发展的新消费增长极。

  凉面、水饺打天下

  “从最开始摆摊做凉面,到现在29年了。”乔伯凉面店店面不大,名气不小。说半个长沙都吃过他家的凉面也不为过。

  徐毅的“乔伯凉面经”是“少就是好”,没有多余调料,还原面的本来味道。看着店外络绎不绝的客人,想起摆摊的日子,徐毅常觉得恍惚。

  “都是从苦日子过来的。那时风里来雨里去,就推个铁车子,一边炸串,一边卖凉面。凌晨2点就开始煮面,白天累得只要躺在床上,就能睡着。”乔伯凉面的名气缘于徐毅对品质的坚持:“提前煮好口感有损失,我们要保证质量。我和老婆到现在都有这个习惯,隔天要吃一次自家凉面,自己尝过才踏实。”

  从摆摊到做老板,乔伯凉面的命运转折起于长沙夜经济的兴起。

  乔伯凉面入驻的超级文和友位于长沙市天心区。作为长沙商贸中心,这里坐拥长沙60%的历史文化景点和最繁华的商业街区。2019年国庆长假期间,商圈消费同比增长30%至35%,其中,夜经济消费占比超五成。

  “我们很多小吃都蛮有‘香辣湖南’气质。”徐毅观察到,无论当地人还是外来游客,很多人都希望在闲暇夜晚找到属于长沙特有的味道。小龙虾、凉面、臭豆腐、大香肠……这里的夜经济品牌系统梳理本地文化渊源,深入挖掘本地文化特色,并用人们喜闻乐见的形式呈现出来。不论乔伯凉面还是任姨水饺,仅名字本身就既有特色,又有温度。

  温暖、市井是任姨水饺店主彭勃对天心区夜经济的感受。“我们店就像深夜食堂,客人来了有家的感觉,有什么心事也能聊一聊。”

  他的顾客里有一个女孩,之前有份稳定但薪资不高的工作。一次吃夜宵时,“她跟我聊,感觉幼儿托管行业有蛮多机会。”没想到,这个敢拼敢闯的姑娘真的辞了职,去闯荡一番。

  “人都是拼搏向上的,喜欢吃的她做起微商,卖小吃、烧麦,生意很好。如今她车子也买了,计划每半年旅游一次,我们水饺开分店她还打算入股呢。”彭勃对这种“吃得苦、霸得蛮”的湘妹子很欣赏。

  “现在店面名气越来越大,但我们对品质的坚持从没变过,奋斗呗!我老妈爱笑,生意好,更常笑。”徐毅说。

  吃饭打卡很酷、很潮

  夜经济只有餐饮消费?你out了!餐饮行业是夜经济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好的夜经济品牌,应该是集餐饮、体育、娱乐、休闲、旅游、健身等为一体的品牌综合体。

  走进超级文和友“海涛的房间”,有《还珠格格》海报、老式大衣柜、点心盘……在这里吃饭,很酷;在这里打卡拍照,更潮!所有的陈设都力求完美呈现上世纪80年代老长沙居民的家庭场景,前一分钟还置身于鳞次栉比的现代化高楼大厦中,后一分钟就“跨进80年代”,令人感叹,又倍感亲切。

  “这个空间是一个具有年代感的、长沙的八九十年代的老社区。但我们所有传播手段都结合潮流文化,能让年轻人觉得有参与感并喜欢我们这个品牌。”李明月是文和友集团公共关系部总监,激发年轻人对本地文化、对“国潮”的自豪感和认同感,在餐饮之外打造品牌综合体,挖掘夜经济品牌升级的复合基因,已成为她和越来越多同行的共识。

  如今,天心区夜经济正在悄然迭代,多种夜经济形态聚集。通过精心打造,这里发展了太平街、高正街、都正街等“夜巷”形态,黄兴南路步行商业街、坡子街老字号一条街、解放西路酒吧一条街等“夜街”形态以及王府井等大型商业综合体为代表的“夜间综合体”形态。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当下,通过严格规范,定时定点开放地摊、小店等传统“夜摊”形态……这里形成了以黄兴南路步行街为主轴的“一主多辅”不夜乐活商圈,成了夜经济发展的前沿阵地,是当之无愧的长沙商业金名片。

  “我们团队大部分是90后,我们希望能把本地特色的市井文化以及长沙即将消失的餐饮文化进行结合,挖掘、传承和保护并重,同时加以创新。”李明月没想到的是,这种做法获得不少年轻人的赞许,认为“帮他们留住了儿时记忆”。

  如今,长沙发展夜经济已成为一项系统性工程。餐饮已远远不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关注青年消费者的精神需求,创新夜经济业态、服务与产品,成为新突破口。

  夜经济托起95后“养虾大王”

  一碗凉面、一盆小龙虾、一份水饺,夜经济的档口里卖出的每份美食,都是这头连着商铺,那头连着生产者。

  “我们这里土质差,种地不划算,但属于环洞庭湖区,水质好,小龙虾个头大、色泽鲜亮、肉质鲜美,准保‘吃货’一吃难忘。”95后大学生刘志鹏一毕业就卷起裤管进水塘,当起“养虾大王”。

  田心坪村曾是长沙望城区乔口镇众所周知的“涣散村”,村里有“三多”:村级负债多、上访告状多、矛盾纠纷多。2018年年底,田心坪村土地股份合作社成立后流转2510亩土地,和湖南土流网合作,线上线下同步进行土地拍卖,招募到8位“养虾大王”,刘志鹏就是其中一位。

  刚毕业的大学生能不能行?起初没多少人愿意跟着刘志鹏干,觉得他太年轻,没经验。认准了养虾的刘志鹏,一门心思琢磨养殖技术。一到周末,他就邀请摄影俱乐部、房车俱乐部的“吃货”参加乔口荷花虾宴,直播、摄影、做短视频,吸引了不少关注。他说:“体验式休闲游融合乡村旅游、小龙虾美食文化,不仅可带动小龙虾的销售,也可帮助周边村民销售土鸡土鸭、绿色蔬菜。”

  “小年轻”还真干出了“大买卖”。一年下来,刘志鹏从“白净小生”晒成了“黑小伙儿”,荷花虾没有辜负他的付出。2019年,他带领20户虾农实现近200万元的营业额,净盈利80万元,虾农一年最多增收8万元。

  如今,从水塘取虾到烹制后出现在夜晚的“吃货”碗碟中,只需3小时。夜经济餐桌上,小龙虾号称“最好的社交食物”,从“野蛮生长”到在全国率先推出养殖、烹饪、视觉、质量溯源体系等一体化的荷花虾系列标准规范;从荷虾共生的种养模式到培育集养、加、销、研、学、游于一体的荷花虾全产业链。目前,望城荷花虾养殖规模近7万亩,经营主体240家,2000余位农户参与生产经营,年产可达1200万斤,综合产值10亿元,参与养殖的贫困户每户净收益超4000元。

  “我们计划全力打造望城荷花虾品牌,将荷花虾养殖面积发展至10万亩,辐射带动周边县市30万亩,实现综合产值100亿元以上。”乔口镇农业农村综合服务中心主任陈建军说。

  水面下,小龙虾正茁壮成长;水面上,虾农笑逐颜开。夜经济餐桌上的每一只小龙虾,都关联着一个家庭的幸福。

  拥抱小康生活,就是拥抱每个人的梦想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