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石门县壶瓶山镇南坪完小校长张晓春与学生击掌。 图/记者李琼皓常德石门县壶瓶山镇南坪完小校长张晓春与学生击掌。 图/记者李琼皓

  红网时刻9月14日讯(潇湘晨报记者 李琼皓)张晓春担任常德石门县壶瓶山镇南坪完小校长后,一直坚持击掌迎送学生,许多学生和家长称她为“击掌校长”。从她在南坪完小到双溪坪完小任校长的这四年,六个学期大约与学生击掌达163200次,在校门口站立的时间约1080个小时。

  如今,她的第一届学生孔冰洁大学毕业后,也选择回家乡当一名山区教师,孔冰洁说:“长大后我就成了张老师。”9月13日,记者连线张晓春及孔冰洁,听她们讲述击掌背后,关于爱与信任的故事。

  俯身击掌,学生表情“好丰富”

  成为一名特岗教师,是张晓春选择读师范时就立下的梦想。2009年8月,从四川内江师范学院毕业的张晓春,拖着行李箱从湘西泸溪县前往石门县壶瓶山镇南坪完小任教,这一年她刚满21岁。

  张晓春记得,当时她任教的班里22名学生,至少有10名是留守儿童。在学校举行的秋季田径运动会上,班上一个性格内向、缺乏自信的留守儿童,在上场比赛前,同学们纷纷为他击掌鼓劲,他在比赛中发挥出色,赢得了好成绩。后来,这名学生在学习和生活中逐渐变得自信和活泼,与以前判若两人。张晓春敏锐地感觉到,通过“击掌”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力量。她随即在网络上搜索关于击掌的文章,并通过实践去验证。

  2017年8月,张晓春担任南坪完小校长后,决定在全校推行击掌迎送学生。即便有老师认为,开展起来有难度。张晓春坚持,“我和学生击掌主要是想给他们传导信心,给予鼓励,并逐渐将这种行为演绎成激励学生的手语。”同年9月1日,张晓春在值班老师的协助下,完成了第一次击掌迎送全校100余名学生的任务。清晨6点半左右,张晓春像往常一样站立在校门口,击掌迎接上学的学生,并同他们打招呼:“早上好”“欢迎来校”“加油”。直到7点左右,孩子们都进了教室,她才离开校门。当天下午3点40分开始,张晓春再次站立在校门口,一边击掌迎送全校学生离开校园,一边和他们说“再见”,叮嘱孩子们回家路上注意安全。

  张晓春说,当她俯身和孩子们击掌时,近距离看到了一张张灿烂的笑脸,偶尔也发现了一些调皮的动作和忧虑的表情。在以后的日子里,她把击掌时刻当成了观察学生情绪变化的“窗口”。

  学生孔冰洁: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获得信任与鼓励的学生,也会通过“击掌”去给身边人打气。今年23岁的孔冰洁曾是张晓春所带第一届(09届)学生,大学毕业后她选择回到曾经的母校石门县壶瓶山镇南坪完小学校当一名教师。孔冰洁说,想成为和张老师一样的人。

  2019年6月,孔冰洁从湖南第一师范毕业后分配到了家乡的小学任教,现担任南坪完小学校的教导主任以及五年级班主任,任教语文。为什么会成为一名定向师范生?孔冰洁称张老师给了她极大的影响。在孔冰洁印象里,张老师比他们大不了多少。正因如此,班里几个大胆调皮男生就不服管,接触多了,孔冰洁胆子也跟着大起来。一个周日,几个来得早的男生喊着大家一块去河里玩,孔冰洁跟着去了。由于那条河曾发生过学生游泳被淹死的事故,等回到学校后,张老师便当着所有同学的面严厉地批评了他们,“她说了一句我永远记得的话‘人要懂得自爱’。”

  那时候,很多学生虽然都是本地人,但回家一趟很困难,所以到了六年级都是在学校寄宿。当时张晓春就住在学生宿舍旁边,她说方便同学有什么问题出门就可以找她。有一次,孔冰洁脖子上长了一种不知名的红疹,如被烫伤一样,六年级的她也开始懂得爱美,心里非常害怕。张老师知道后,便带她去买药,带到房间贴心地涂药安慰,这让孔冰洁消除了恐惧,“那时候我在想,这么温柔的老师如果能一直教我该多好。”

  到了初三,孔冰洁通过班主任知道“定向师范生”这一模式,她觉得机会来了。“我其实也可以成为像张老师那样的人,教书育人,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毕业后,孔冰洁选择成为一名定向师范生。

  毕业回到母校任教,放学的第一天,学生们排好队伍之后站在教室门口等着,学生们抬起手来大声说:“老师击掌”!接着每个学生都和她击掌再见,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天的疲惫和工作的不适应全部消散了,“我想这就是‘击掌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