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月 2 日,商户聘请的模特在株洲市芦淞欧洲城服饰市场做网络直播。图 / 新华社3 月 2 日,商户聘请的模特在株洲市芦淞欧洲城服饰市场做网络直播。图 / 新华社
今年 4 月,株洲市芦淞区区长杨晓江走进了商户的直播间,与抖音网友们互动。今年 4 月,株洲市芦淞区区长杨晓江走进了商户的直播间,与抖音网友们互动。
王府井直播现场。王府井直播现场。

  如果说 2019 年李佳琦、薇娅等网红的大红大紫让电商直播成功 “ 出圈 ”,那么 2020 年初,抖音等平台中平民版 “ 李佳琦 ”“ 薇娅 ” 的出现,则预示着 “ 灵工时代 ” 的到来。周欣欣这样的直播销售员,是 “ 灵工时代 ” 典型的新职业,具有灵活、灵气和灵捷的特征。“ 灵工 ” 更强调多元化和创造力,不同于共享经济平台及传统 “ 零工 ” 就业特征。

  “ 灵工时代 ” 带来了大量的创业和就业机会,一场由抖音等线上平台引发的传统行业数字化转型也随之而来。

  “ 我身上这件上衣是蓝灰色的微透衬衣,后面是镂空的,裤子是九分裤,配高跟鞋和平底鞋都很好看,也可以配马丁靴…… ”9 月 7 日下午 4 时许,株洲服装企业欣欣屋的抖音直播间 @欣欣屋穿搭,老板娘周欣欣一边介绍货品,一边回答网友的弹幕。

  这家位于株洲市芦淞区的服饰企业,在今年春季芦淞区政府与抖音共同策划的线上 “ 超级芦淞服饰节 ” 上,通过直播带货的方式一天清空两万件库存,销售额突破百万元。

  随着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用户群体越来越大,由此衍生的就业规模也将进一步扩大。对 2019 年 8 月至 2020 年 8 月的数据测算结果显示,共有 2097 万人通过抖音平台从事创作、直播、电商等工作而直接获得收入。大量创业和就业机会的创造,也间接带动了上下游产业链的多种新型就业形态。与此同时,一场由抖音等线上平台引发的传统行业数字化转型也随之而来。

  实体商户向线上销售转型

  株洲服装企业欣欣屋是芦淞市场实体服饰转型的一家企业。事实上,株洲市芦淞区的服饰产业起源于上世纪 80 年代,汇聚了国内外知名品牌 4000 多家,从业者超过 10 万人,市场年成交额超过 500 亿元。

  但今年初的居家隔离,对于芦淞市场的服饰从业者而言,却是一场莫大的考验。工厂不能开工,物流不能运输,积压的库存没销售完,又影响到了下个季节新款服装的生产。

  “ 不能干着急,线下人流暂时不能聚集,就转战线上求生存。” 关键时刻,芦淞区政府与抖音共同策划了线上 “ 超级芦淞服饰节 ” 主题活动,通过直播带货的方式,把服饰节搬进了直播间。

  与以前等着顾客来店里买衣服不同的是,一部手机,组合灯光,多功能支架,再加上稍作装饰的直播间……疫情防控期间,这个服饰市场群商户在向直播销售转型,激活服饰产业链。

  “ 今年初工厂不能开工,很多产品没货。而且前期库存压力很大,老款不怎么卖了,新款又跟不上。幸亏有了服饰节、抖音这个销售渠道,帮我们清了库存,也能够开始新的生产。” 周欣欣说。

  “4 月我们的三款西装套装都成了爆品,一款卖了 10000 多件,一款卖了 2000 多件,还有一款卖了 1000 多件。” 明确的定位和超级芦淞服饰节期间抖音的流量扶持,让欣欣屋在这个春天获得不错的销量。

  通过直播带货销售积压货品的同时,芦淞的实体服饰商家们,也完成了线上多种模式的探索。短视频,便是其中之一。

  欣欣屋有自己的短视频团队,其中拍摄小组有 7 至 8 人,运营 4 人。这样的团队每天大约生产 30 个短视频,运营人员选择 10 至 15 个发布。“ 运营是核心。” 周欣欣介绍,4 月效果还不错,短视频带付费,浏览数达到了 600 万,扭转了亏损的局面,“ 而 8 月份,我们做到了 1300 万 ”。

  目前,欣欣屋已经不需要通过某个爆款视频带来的流量促进销售。“ 现在我们视频播放量高订单可能会多一些,但视频不上热门订单也很稳定。长期积累下来,大家已经认可了我们品牌,认可了我们的抖音号,所以粉丝黏性很高,下单回购率也很高。” 周欣欣说。

  直播带货成为企业常态工作

  一方面,是实体企业自身的转型需求;另一方面,则是政府与抖音通力合作下的对 “ 未来 ” 的布局。这场由芦淞区政府和抖音联合策划的 “ 超级芦淞服饰节 ” 主题活动,截至 4 月 16 日,直播交易额达到 1074 万元,订单 16.6 万个,累计观看人数超过 700 万。

  “ 抖音平台很支持,组织了专门的团队,不仅对计划在平台开展直播带货的商家进行免费培训,还共同策划了‘超级芦淞服饰节’主题活动。” 芦淞区政府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针对线下商家转型线上的迫切需求,抖音通过科技力量和平台优势,为档口商家、品牌商户赋能。活动期间,抖音针对株洲服饰商家进行了全方面的开店指导与扶持政策培训。截至 4 月 7 日,通过抖音官方引导培训新开店的商家超过 100 家。

  抖音相关负责人表示,从短期角度出发,抖音希望通过这次活动帮助株洲线下服饰商家解决疫情造成的燃眉之急,恢复经营。从长期看,抖音期望推动株洲服饰产业的整体发展,发现株洲服饰的亮点、打响株洲芦淞的服饰名牌,通过抖音这个推广阵地,激发株洲服饰发展新的活力。

  她之蝶服饰管理公司是株洲一家有 18 年经营历史的实体服饰企业。在此次 “ 超级芦淞服饰节 ” 中,她之蝶线上销售总额达 100 万元以上,成交订单量超过 2000 单,主播新增粉丝超过 1 万人。

  线上直播的火爆,让她之蝶窥见了共享直播基地的新机遇,并将直播带货作为销售业务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常态化。于是,公司斥资千万在芦淞建立了一座面积 2500 平方米的共享直播基地。

  她之蝶相关负责人表示,基地落成后,将拉动更多优秀的影视文化机构和企业参与其中,整合短视频 + 直播内容策划、生产、运营、变现等全链条服务商,一起将基地打造成工业化视频生产基地、标准化视频服务平台。未来,他们还将通过直播间共享、培训共享、优质主播帮扶等一系列公益孵化行动,促进株洲视频生态链发展。

  芦淞区政府也表示,下一步将引导更多实体企业转型和探索,加大对网红和网红培训基地的支持力度,让更多优秀主播涌现出来,为全区企业和产业销售打开更多出口。芦淞区商贸业发达,线上线下并进,能进一步发挥带动作用,更能实现高质量发展。

  王府井百货在抖音一战成名

  如果说芦淞市场的直播带货是一场实体服饰商户向线上销售转型的自救,那么,王府井在抖音上的直播间,则是一次传统商业模式变革的新思路。

  “ 大家好,我是王小府。大家好,我是王小井。欢迎大家收看我们的《王府情报局》。”“ 小井,这次我们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活动啊。”“ 当然是我们的丝芙兰,他打折了。”“ 打几折啊。”“ 打七五折。” ……

  在株洲王府井百货的抖音号首页,“ 王府情报局 ” 几个字格外引人注目。在不到 1 分钟的视频里,两位主播详细介绍了株洲王府井百货最新的促销优惠活动。据悉,“ 王府情报局 ” 是株洲王府井百货抖音号的常设栏目,通过短视频对最新的优惠活动广而告之的同时,还通过美食直播的方式引导线下消费。

  最近一段时间,株洲王府井基本上每周都会有两场直播。

  此前,株洲王府井百货错过了春节及春季消费波峰。今年 2 月,在株洲芦淞区政府的牵线下,株洲王府井与主播 “ 艾蒂佳佳 ” 的直播团队达成合作,仅仅筹备 3 天就开启了直播初体验。

  首次开启直播,单场 80 多万的观众总数,250 万元的销售额…… 2 月 28 日的一场通宵直播,11 个小时,让株洲王府井在抖音平台上一战成名。以百货业实体身份参与线上直播并取得如此成绩的,在平台上寥寥无几。

  “ 当天本来计划当晚 12 时就下播,没想到直播间气氛热烈,从晚上 8 时一直播到了第二天早上 7 时。” 株洲王府井品牌数据中心总监周慧说。最终成交的 6000 多笔订单,除本地市民外,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消费者。

  这一连串的收获,让做惯了传统商业模式的株洲王府井营销团队深感意外。株洲王府井百货相关负责人还表示,对于消费者逛商场而言,线下的优势是服务和体验,这是线上不能全部替代的,“ 但是,经过抖音直播的一些摸索,让我们充分认识到,线上并不是分流,而是吸引年轻消费者的主力平台,我们要拥抱更多年轻消费者 ”。

  重型卡车也转型线上卖货

  很难想象的是,汽车行业也能实现 “ 云销售 ”。

  今年 3 月,重型卡车品牌三一重卡通过抖音直播带货,2 小时卖出 186 辆重型卡车,销售额达到 5000 万元;4 月,三一重卡将新品发布会搬上了抖音直播;就在上个月,“818 三一重卡金秋大促 ”,多款重卡汽车也进行了线上促销。

  “ 云直播这种方式的效率,会比在线下某一个地方定向邀约媒体强得多。” 三一重卡负责人表示,现在三一重卡在抖音开直播已经是常规操作,内部有专业的直播团队负责,基本是月月有主题,周周有直播,天天有成交的节奏。

  事实上,2019 年在看到抖音的巨大潜力时,三一重卡早早诞生了利用短视频内容、直达目标客户的想法。而卡车司机、车主,本身也是短视频的重要用户。

  今年年初,为了打破销售困境,从 2 月 28 日开始,三一重卡开始在抖音直播卖卡车,并连续打造了工厂大直播、开春直播、万台抢购节三场直播活动,将工厂搬进直播间,从装配生产线到零配件一一解密,并直播实地路测,针对产品在线答疑解惑。最后一场直播更是启动了 “ 金融延期 ”、向司机发放生活补贴、超长提车期、保价等政策,直接刺激了最后 2 小时消费,斩获 186 个订单、共计 5000 万元的销售额。

  三一重卡负责人透露,“ 直播已经成为趋势,这样的一门技能,我们得自己学会,才能高效、低成本、持续性地做。如果所有东西都要依赖别人,我们永远学不会,对我们长远来讲是不利的。”

  很多企业做直播是花一笔钱请个专业机构来代理,但是三一重卡恰恰相反,从一开始,他们就培养了自己的直播团队。“ 我们工厂的所有设备、设施直播的时候都可以用,只是要花一些心思布置,每次给卡友带来新鲜感。” 三一重卡负责人说。

  而三一重卡董事长梁林河也是抖音直播间的常客。他在抖音开通的《董事长面对面》栏目,累计获得上千万播放量,还联合抖音推出 “ 省出美好传递爱 ” 挑战赛、手势舞等一系列活动,话题播放量更是达到了 21 亿次。现在,三一重卡在抖音已经有 27.4 万粉丝,获得超过 202.6 万个赞。

  抖音带动就业机会超 3600 万个

  毫无疑问的是,抖音 “ 直播 +” 的模式已植根于产业发展的各个方面,直播与电商、汽车等产业联姻,助力打通产业上下游,实现了线上线下联动。截止今年 7 月,超 400 万家企业在抖音开通企业号功能,有力带动了企业就业。

  9 月 9 日,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发布的《灵工时代:抖音平台促进就业研究报告》(简称《报告》)指出,围绕主播而形成的创业团队,衍生出运营管理、直播服务、视频服务、直播电商、辅助后勤等五大类 20 余种职业,包括策划、助播、场控、品控、客户服务等多种新兴就业形态。

  同时,手机、相机、话筒、三脚架、打光机、直播间布景等直播设备的生产制造,间接带动了关联产业的就业。测算结果表明,抖音平台共计创造和带动的就业规模达 3617 万个。

  值得注意的是,抖音平台拉动的这些灵活多样、充满灵气和灵敏度强的 “ 灵工 ”,预示着未来就业方式的深刻转变。

  《报告》透露,目前围绕短视频和直播电商已经衍生出诸如互联网营销策划师和销售主播等新兴职业,工种数量和多样性也进一步扩大,这对于 “ 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 有很强的促进作用。将加速抖音平台就业类型的细分,推动细分领域的就业,加速职业化和专业化。

  其次,抖音平台拉动的创业和就业将加速传统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并反过来带动抖音就业。

  当越来越多的人们习惯于自由职业或灵活就业时,在吸引和留住人才方面,传统就业模式将面临更大的挑战。比如,疫情防控推动越来越多的企业员工在家办公,而疫后远程办公的趋势也将进一步明朗。

  此外,《报告》还透露,无论是直播带货还是社交电商,在草莽英雄时代都经历了几何级增长,并吸引大量资本和人才的进入。但是,“ 野蛮式增长 ” 也伴随着泥沙俱下和鱼龙混杂,使整个行业的发展走向备受关注。如何加快行业治理规则的确立,建立优胜劣汰的市场竞争机制,避免 “ 劣币驱逐良币 ”,是短视频和直播平台就业面临的突出挑战。

  记者夏盛长沙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