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 72 岁的汪沛霖退休之后就办起了一个免费的辅导班,他曾是长沙县双起学校的一名语文老师,2006 年退休后闲不住,继续做起了老师的工作。开始是在家里,汪沛霖辅导七八个学生做作业,后来学生越来越多,家里坐不下,就搬去了村委会的会议室。“ 等教不动了就停了。” 汪沛霖说。

  汪沛霖在教师的岗位上做了 28 年,人不够的时候,他教过思想品德、体育,甚至是音乐,但大多数时候,他是一个语文老师,同时做着班主任的工作。

  2006 年,汪沛霖因为身体原因提前退休,但他却闲不下来,学生和家长也来找他。大多是留守儿童,父母都在外打工,很少有时间回家,照看孩子学习,一到寒暑假,没有了学校的约束,家长更不放心,便想让汪沛霖帮忙辅导。

  最初只有七八个学生,挤在汪沛霖家里,但慢慢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外地的学生也找了过来,原本打算只招收 8 到 12 岁的学生,但还是有不少初中生也过来上课,“ 人家孩子都来了,你不能不收呀 ”,汪沛霖只好向村委会借了一个会议室。

  寒暑假一到,学生们就聚集起来。授课老师只有汪沛霖一个人,他的身体状况没办法支撑他上课太久,所以每天的上课时间通常是一个上午,从早上 9 点到中午 12 点。他教孩子们写书法,辅导他们做作业,有时还会教一些文学知识。

  辅导班开了 14 年,汪沛霖说自己教过的学生已经超过了五百人,但他一直坚持不收学费,家人们也很支持,“ 我儿子也是党员嘛,他都跟我说不能收钱,” 汪沛霖说,“ 毕竟我自己本身是有一份退休工资的,经济条件还可以,但是很多学生家里其实挺困难的。”

  家人们担心的是汪沛霖的身体,他患有高血压和冠心病,早上走路去离家大约 2.5 公里的村委会上课,走到一半都要休息一会才行,“ 像夏天太热了,我老伴就跟我说别出去了,怕我受不了,但学生都来上课了,我不去也不好。” 好在如果路上遇到学生家长,他们都会让汪沛霖上车,送他去上课,等下课后,也常有家长送汪沛霖回家。

  “ 等教不动就停了。” 汪沛霖说,他大约是个闲不住的人,即使在不开辅导班的时候,他也有很多事要做,“ 我们村里有老年协会、关爱下一代协会,我都参加了,我们还办了一个报纸,一个季度出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