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自兴(右)曾任中国人工智能学会副理事长、湖南省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等职,在国内外出版50多部涉及人工智能的专著教材。蔡自兴(右)曾任中国人工智能学会副理事长、湖南省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等职,在国内外出版50多部涉及人工智能的专著教材。

  红网时刻记者 杨斌 长沙报道

  这是一场关于人工智能(AI)发起的数字竞赛:1000万+带标记的人类染色体中期图像处理,100万+的染色体图片测试数据,4万+的系统测试病例……位于长沙的湖南省自兴人工智能数据中心,有着持续增长的全球最大AI染色体检测数据规模。

  从“0”到“1”,从可能到无限,数字背后讲述的是一个两代人逐梦AI和“千亿级蓝海市场”的故事。故事主人公之一,是中国人工智能最高奖“吴文俊科学技术成就奖”得主的蔡自兴,他是中国第一批出国专攻人工智能并把它介绍到中国来的学者之一,他被誉为“中国人工智能教育第一人”。回顾结缘大半生的人工智能,从与之共坐“冷板凳”,到幸逢AI盛世,耄耋之年依然奋斗不止,蔡自兴心底始终坚持一个理念,那就是:AI,要为人民服务。

  启航

  一本启蒙专著,至今影响深远

  故事从1983年开始。中南工业大学(现中南大学前身)年轻教师蔡自兴,被国家教育部派往美国普渡大学和内华达大学做访问学者,期间师从“国际模式识别之父”、美国国家工程科学院院士傅京孙教授。

1984年鼠年春节,蔡自兴与傅京孙合影,共贺新春佳节。1984年鼠年春节,蔡自兴与傅京孙合影,共贺新春佳节。

  1985年学成归国的蔡自兴,在中南工业大学开设了“人工智能”课程。1987年9月,一本名为《人工智能及其应用》的专著在清华大学出版社问世,成为国内率先出版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人工智能著作,促进了人工智能课程在国内高校的普遍开设和建设;清华、北大、浙大、国防科大和台湾地区的高校都采用这本专著作为人工智能专业课程教材或教学参考书。

  这本书,正是蔡自兴和徐光佑1984-1985年在导师傅京孙的建议和指导下撰写完成的。

  时任国务委员兼国家科委主任的宋健院士,在给蔡自兴的亲笔信中饱含深情地说,“这本书使这一前沿学科的最精彩的成就迅速与中国读者见面,这对人工智能在中国的传播和发展必定会起到重大的推动作用……有了这本书,千千万万的青年科学家得以一览这门学科的系统的、精选的要义,是中国科学界的一件大事。”

  2003年,北京大学请蔡自兴作学术报告,在活动海报上这样写道:“学习与研究人工智能的人,可能都读过蔡自兴教授的书,可能没有不知道蔡自兴教授的;他是中国人工智能教育第一人。”

  这本书还跨越了海峡——1992年,台湾儒林图书有限公司获得授权出版该书海外版。目前,该书已修订发行8个版本,印刷发行近100万册。

 人工智能英文专著封面。 人工智能英文专著封面。

  蔡自兴不满足于此。他透露:“在这本书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人工智能英文专著,计划2021年初在国外出版与读者见面。”这也是迄今屈指可数被国外出版社看上的中国AI专著。

  薄发

  一场人机大战,AI走上前台

  如今,人工智能已成为“显学”。但很长一段时期内,它在国内曲折而漫长地发展着。

  近40年时间里,蔡自兴一直坚持坐在人工智能这张“冷板凳”上。“无人驾驶”在今天是一项炙手可热的技术,但在17年前却像一个神话故事。蔡自兴在2003年开始带领中南大学团队,联合国防科大、吉林大学完成多项无人驾驶领域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或重大项目,以及国防科技基础研究项目。这也为中国无人驾驶行业的发展,奠定了大量的理论和实践积累以及人才基础。这不禁让人感叹蔡自兴们的超级前瞻性。

  2016年3月9日,著名的国际围棋“人机大战”中,智能程序“AlphaGo”以总比分4比1战胜韩国围棋九段棋手李世石,AI一下子家喻户晓。

  2018年4月,全球首次人类染色体影像处理“人机大战”在长沙举行。10位医学资深专家对战智能医疗系统处理人类染色体影像,后者获胜。

全球首次人类染色体影像处理“人机大战”在长沙举行。全球首次人类染色体影像处理“人机大战”在长沙举行。

  站在其背后的团队,正是蔡自兴和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自兴人工智能科技集团。如果说,自兴人工智能是站在蔡自兴肩膀上,实现他“科技报国、产业兴国”梦想的推动者,那么作为AI第二代的蔡昱峰就是这一切的主导者。

  1997年,蔡昱峰从中南工业大学工业自动化专业毕业后进入联想集团工作,近十年间,从最基层的市场人员成长为联想广东区市场总监、联想集团总裁助理,并入选首届联想五十杰。期间,他攻读了香港科技大学EMBA,其后进入电子商务领域成为最早的“淘品牌”商家,赚取了人生第一桶金。

  其后,他再次步入自动化领域。2016年5月,湖南省自兴人工智能研究院在省、市领导的关心支持下成立;同年底,湖南自兴人工智能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创立,背后的领军人物正是蔡昱峰。

 蔡昱峰照片。 蔡昱峰照片。

  和父亲侧重研发和教书育人相比,蔡昱峰更侧重AI的实践性和产业化。他和父亲的技术团队,用了近4年时间在陪护机器人、无人驾驶、智慧医疗等多个领域探索试错,最困难的时候甚至抵押自己的房子发工资,最终“落子”遗传生殖和血液肿瘤治疗领域。

  他们与人类干细胞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中信湘雅、郑州大学附一医院等多家顶级医疗机构达成深度合作,在全球率先实现AI技术替代传统人类染色体核型分析,项目获评“国家工信部2018年人工智能与实体经济融合创新项目”,以及“湖南省科技厅2019年度战略性新兴产业科技攻关与重大科技成果转化项目”。

  这项成果还吸引了美国上市的全球头号医疗检测机构及国内数十家医疗机构畅谈合作。在和美国公司洽谈时,蔡昱峰满是疑惑地问对方:美国医疗和AI技术能力全球顶级,为什么不远万里来中国找自兴人工智能合作?美国专家告诉他:在认真研究过相关领域全球各大公司后,他们认定自兴是此领域问题解决得最好的团队。

  蔡昱峰不无兴奋地告诉记者:“在与美国公司的洽谈中,自兴人才明白,在这一领域我们竟不知不觉做到了世界领先水平。”

  经过3年多的摸索,自兴人工智能已成为市场估值数亿元的AI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具备了自主可控的创新科技和抢滩国际的实力。

  蔡昱峰说:“AI+医疗是千亿级的蓝海市场,预计未来三年,公司可实现营收超5亿元,争取在3-5年内启动科创板或海外IPO。”

  使命

  培养更多人才,为国家富强尽力

  “AI系统效率更高,速度更快,可以减轻医生的劳动强度和压力。人工智能+医疗应用将越来越广。”这是蔡昱峰的判断。

  那么,问题来了:支撑如此庞大产业的人才队伍从何而来?

  目光再次回到蔡自兴身上。作为首届全国高校国家级教学名师,培养更多有志于人工智能的人才,一直是蔡自兴身体力行的大事。

蔡自兴荣获全国高校首届国家级教学名师奖。蔡自兴荣获全国高校首届国家级教学名师奖。

  “人工智能的核心是人才。”蔡自兴说,人工智能+医疗背后所代表的,是人工智能结合传统行业爆发出的巨大能量和可能性,迫切需要有更多的人才参与其中。

  目前,在AI教育领域,自兴人工智能与中南大学、湖南大学、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等高校合作建立校外AI实训基地,联合培养AI应用型人才;与湖南科技职业学院共建的首个中国职业教育“人工智能产业学院”,在校学生1600人,规模居全国前列。

  中国863计划智能机器人首席科学家王田苗教授曾经语重心长地评述:“别人做AI教育是做生意,但是对自兴人工智能,做AI教育是一种责任。”

  蔡自兴感慨,“我今年82岁了,但我坚持撰写专著、编著教材、培养人才,还做一些基础研究,发表一些综述论文。现在看来,我的工作还是很有意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