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石头缝隙里,开辟新天地

  记者 李成辉  张佳伟 李健

  8月,是收获的季节。梧桐村也不例外,村民们忙着在石头缝里挖药材。

8月24日,邵东市斫曹乡梧桐村。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李健 摄8月24日,邵东市斫曹乡梧桐村。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李健 摄

  梧桐村位于邵东市斫𥕢乡中部一个海拔600多米的牛形山腰上,山高坡陡,以前村里缺水、电、路、田,是个闭塞的穷山窝。

  8月24日,记者驱车进村,看到最多的是石头,不仅山上是,就连平整的田地里也是。村党支部书记陈声和告诉记者:“这里的土地寸土寸金,我们在夹缝中种药材。”

  8月25日清晨5时多,梧桐村59岁脱贫户王习甫背上箩筐,扛起锄头,直奔后山,“趁天气凉快,挖点芍药到廉桥药材市场去卖。”

  青石上开凿出来的山路,崎岖陡峭。半个小时后,王习甫来到一块约5平方米的芍药地,四周被石块围起,防止泥土流失。“就这一小块地,卖个500元没问题,村里大多都是这样的地。”他说。

  忙活完,王习甫坐在石头上歇口气。记者问:“辛苦吗?”“我现在种了11亩多药材,今年保底收入3万元。相比以前,这点苦算什么!”他指着上面的田地说,“种那5亩多地才叫苦,以前上面一锅糊(邵阳方言,意指很乱、很糟糕)。”

8月24日,邵东市斫𥕢乡梧桐村,村民在分拣加工新鲜百合。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李健 摄8月24日,邵东市斫𥕢乡梧桐村,村民在分拣加工新鲜百合。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李健 摄

  2008年,下海经商的陈声和在村民和乡政府的劝说下,回到梧桐村担任村党支部书记。由于村里有种植中药材的传统,离“南国药都”廉桥药材市场很近,陈声和决定扭转中药材种植“小打小闹”的局面。

  没有足够的土地,“野鸡坪的老百姓能凿山拓土,我们为什么不行?”陈声和动员村民垦荒。他们凿石路、除野草、垒起石块圈土地,将村里有泥土的地方翻了个底朝天。

  通往山上的田地,以前没有路,石头横亘。王习甫和村民用铁锤和铁锥,硬是凿出一条石路来。2公里山路,花了3个月时间,打坏了3个铁锤把,走烂了10多双鞋子。山上田地荆棘丛生,因石头多,不适合电动割草机,他们只能用镰刀割,荆棘锋利的刺扎在腿上、胳膊上,扎出一个个血点。2年时间,村里可利用的土地从原先的几百亩开拓至1200多亩。

  村里通了水、路、电,成立本草堂药材种植专业合作社,采取“合作社+基地+农户”形式,发展芍药、牡丹、百合等药材种植基地,吸纳所有贫困户,为他们免费提供种子和技术,每亩地还补贴600元,收成后药材归农户,合作社保底收购。

8月25日,邵东市斫曹乡梧桐村,贫困户村民蒋贵卿在挖芍药。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李健 摄8月25日,邵东市斫曹乡梧桐村,贫困户村民蒋贵卿在挖芍药。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李健 摄

  王习甫种了5亩多的百合、芍药等药材,第二年便收入1万多元。村民们纷纷加入合作社,以前的杂草被牡丹、百合、芍药、玄参等取代,药材基地扩大至1000亩。每年4月,300多亩芍药争奇斗艳,煞是好看。

  2017年4月,梧桐村举办第一届芍药花节,数万名游客纷至沓来。王习甫将自家的中药材,摆到路边销售。一些客商直接到他家里订购,他“恨”自己的货准备得太少,只换得6000多元收入。今年4月的芍药花节,王习甫准备了充足的货,收益1.5万多元。

  如今,王习甫家的土坯房换成了“小别墅”,冰箱、洗衣机、抽油烟机等一应俱全。“明年芍药丰产,大概能有5万元收成,生活甜蜜蜜!”王习甫说。

  25日下午,记者在村里走访时,遇到正在等公交车的王习甫。他背着上午挖的芍药,准备到廉桥销售。登上公交车,王习甫从窗口朝记者挥了手,新潮地说了一句“拜拜”。

  ■记者手记

  为“梧桐精神”点赞

  李成辉 张佳伟

  对于梧桐村,不少人可能会感到陌生。但距梧桐村不远的野鸡坪村,或许比较熟悉。

  邵东市斫𥕢乡野鸡坪村那段“开山造田”的历史,已被时空烫印成邵东人的“精神名片”,勉励后辈攻坚克难。包括陈声和、王习甫在内的梧桐村人,深受影响。没田垦荒、没水通水、没路通路,10余年时间,梧桐村也在石头缝里开辟出了新天地。

  在梧桐村采访的2天时间里,记者跑了众多“石头窝”,也采访了不少贫困户。他们身上,尽显顽强与不屈,就像那顽石缝里长出的药材,坚韧挺拔。石头垒出的梯田、手工开凿的石块路……记者为之震撼,由衷地为这种“梧桐精神”点赞。

  2017年底,梧桐村摘掉了“穷帽子”,去年全村人均纯收入8000多元。陈声和笃定,明年,村民都能成为万元户。

  梧桐村的村名,和村里那棵170多年的老梧桐树有关。这棵树曾经差点枯死,现在依旧傲然挺立。梧桐村村民的日子,也和这棵梧桐树一样枝繁叶茂节节高。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