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市开福区的赵某家住顶楼,闲暇时,他利用楼顶的大平台,种了些菜。赵某的蔬菜长势不错,吸引了一群特殊的“客人”——几只吃菜的斑鸠。赵某见状,用铁笼、米和木棍做了一个“机关”,先后捕得4只斑鸠。

  今年疫情期间,他为了给父亲补身子,在明知国家禁止抓捕和食用野生动物的情况下,仍把两只斑鸠做了蒸菜,麻烦也随之而来……

  两只野生斑鸠,配以天麻、党参、枸杞……今年2月12日,长沙男子赵某特地为父亲蒸了这样一道菜。本是一片孝心,却惹来了大麻烦。

  赵某抓到野生斑鸠是个意外。他在父亲家顶楼平台上种上青菜,养了几只鸽子,想给父亲补身体。青菜引来了几只斑鸠,赵某一口气用铁笼子抓了4只。

  因此,8月27日,赵某坐在了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的被告席上。

  据悉,该案系长沙市首例由民间环保组织提起的,市、区两级检察机关共同支持起诉的民事公益诉讼案件,也是湘江环境资源法庭审理的首例野生动物资源保护公益诉讼案件。

  疫情期间用野生斑鸠给父亲补身体

  按照赵某的说法,他原本是出于一片孝心。自2010年起,赵某一直陪伴父母住在长沙市开福区某小区。2019年4月,赵某从花鸟市场买来两只雌鸽子,关在白色的笼子里,笼子放在父母家的顶楼平台上。赵某称,父母家恰好在顶楼,空闲时,自己就在平台上种些蔬菜,同时驯养鸽子。

  赵某没想到,他种植的蔬菜吸引了一群“客人”,几只斑鸠飞到天台,在菜地里吃蔬菜。赵某见状,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他随后跑到市场里花60元买了一个铁笼子,在天台上用笼子、米和小木棍架好一个“机关”。从2019年5月到2019年9月,赵某一共抓住了4只斑鸠。他把斑鸠放在笼子里,和鸽子一起喂养。

  今年2月12日,正值新冠疫情期间,赵某特地从笼子中取出两只斑鸠,将斑鸠蒸熟后端给了自己的父亲食用。按照赵某的说法,父亲身体不好,他特地把药材和斑鸠一起蒸了给父亲吃,是想给父亲补补身体。

  两天后,长沙市林业和园林综合执法支队找上门了,查获了剩下的两只斑鸠,移送到长沙市森林公安局。后由长沙市森林公安局予以放生。

  赵某坦言,当时他从新闻里知道了防疫期间禁止抓捕和食用野生动物,但是侥幸心理占了上风,“我以为禁令只涉及其他野生动物,而且没有人知道我抓了斑鸠”。

  检察机关支持公益组织提起诉讼

  经有关部门鉴定:送检的两只斑鸠均为鸟纲鸽形目鸠鸽科珠颈斑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国家保护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简称国家“三有”保护名录)规定,珠颈斑鸠属于国家“三有”保护动物。涉案的两只珠颈斑鸠价值为600元。长沙市森林公安局支付了2360元鉴定费。

  该案中,长沙市人民检察院发现需要提起诉讼的情形后,于2019年6月10日向社会发出公告,要求拟提起民事公益诉讼的机关或者社会组织在规定时间内进行反馈。看到公告后,长沙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主动联系开福区检察院,表示愿意提起民事公益诉讼,同时申请检察机关支持起诉。长沙市人民检察院、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检察院支持起诉。

  检察机关认为,人为乱捕滥猎珠颈斑鸠,将损害国家野生动物资源,甚至破坏生态系统平衡,造成生态资源损失、损害公共利益。特别是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对新冠病毒肺炎开展的基因序列研究表明,尽管寄生物种和具体传播途径不明确,但这种高致病性、传染性病毒系从野生动物传播给人类。因此擅自猎捕、饲养并食用未经检验检疫的野生动物。可能会传播病毒、危害公共卫生安全,进而危及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

  判决参加3次保护宣传活动

  长沙市开福区法院审理认为,珠颈斑鸠属于具有重要的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三有”保护野生动物,系属于国家所有的野生动物资源,对于维持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平衡具有重要作用。被告赵某为满足个人食用喜好,非法捕猎“三有”野生动物珠颈斑鸠4只,并将其中2只食用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禁止性规定,造成了野生动物自然资源损失,危及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环境的平衡,并给公共卫生安全带来了隐患,损害了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构成民事侵权,理应承担相应的民事侵权责任。

  法院支持了长沙市野生动植物保协会的诉请,判决赵某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国家野生动物资源损失600元,承担本案鉴定费2360元,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在市级以上媒体公开赔礼道歉,在判决生效之后义务参与野生动物保护宣传活动3次。

  “本案对于禁止非法交易野生动物,革除食用野生动物的陋习教育意义很大。”长沙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龙武茅表示,从教育意义出发,让赵某参与到野生动物保护,从一个野生动物的侵权者角色转变为爱护公益、保护野生动物的倡导者和参与者,从社会功能来讲,更具有价值,也是采取的一种替代性修复方式,使他本人以及以身作法教育广大公众来参与保护野生动物。

  说法

  捕猎“三有”动物量刑标准是什么

  对于“三有”动物,我国刑法及相关法律规定,私自捕捉1只(条)就违法,捕捉20只(条)以上就构成犯罪,捕捉50只(条)以上就属于重大刑事案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第四十九条指出,违反本法第三十条规定,生产、经营使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或者没有合法来源证明的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制作食品,或者为食用非法购买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或者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按照职责分工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和违法所得,并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价值二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相对捕捉“三有”动物,处罚力度更大的是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国家一、二级保护野生动物与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一、附录二的野生动物以及驯养繁殖的上述物种。

  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规定: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或者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