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8日,长沙芙蓉爱加医疗美容门诊部,长沙市芙蓉区多部门执法人员上门检查。组图/本报记者8月18日,长沙芙蓉爱加医疗美容门诊部,长沙市芙蓉区多部门执法人员上门检查。组图/本报记者
8月18日,芙蓉爱加医疗美容门诊部停业期间涉嫌新收治病人、提供诊疗服务,涉嫌落实整改要求不到位。8月18日,芙蓉爱加医疗美容门诊部停业期间涉嫌新收治病人、提供诊疗服务,涉嫌落实整改要求不到位。

  一家美容机构,被下达了停业整改通知书,在明年1月27日前,不得新收治病人,也不得有诊疗行为。

  但记者暗访发现,这家机构不仅涉嫌“照常”收治病人,而且在执法机关上门检查前,将病人转移。

  本报记者长沙报道

  长沙市芙蓉爱加医疗美容门诊部(以下简称“爱加门诊部”),今年以来被突击检查4次、约谈3次,因存在重大医疗安全隐患,相关部门于7月27日责令其停业整改,要求停业期间不得新收治病人,不得有诊疗行为。

  8月18日,潇湘晨报记者在爱加门诊部暗访发现,有人带客面诊,有人抽血体检,有护士将病人从手术室搀扶出来,还帮其举吊瓶,一位坐在大厅输液的病人自称当天做了整形手术。

  记者兵分两路,一路继续留守爱加门诊部暗中观察,一路联系相关部门检查。等候执法人员上门期间,门诊部突然忙碌起来。

  多名男子指挥人员清理医用垃圾,关闭手术室,收走前台来访登记,将刚从手术室出来的病人架去酒店安顿,请现场人员离场……

  长沙芙蓉区多部门执法人员随后上门检查,现场并未发现问题。

  存重大隐患被要求停业整改

  8月17日,知情人向潇湘晨报提供了一份“内部资料”,系长沙市芙蓉区卫生健康局向爱加门诊部下达的《停业整改通知书》。

  这份《停业整改通知书》写明,7月16日,长沙市卫生健康委员会联合长沙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爱加门诊部进行了联合执法检查。

  执法人员发现该门诊部涉嫌违法进行医疗美容手术、使用未依法注册的医疗器械和药品,存在传染病防控不到位、病历书写不规范、病历资料保管不全、消毒管理和医疗废物处置不规范等违法违规行为。

  执法人员检查后指出,爱加门诊部医疗安全制度不全、管理混乱、存在重大医疗安全隐患,落实“5月26日限期整改要求”不到位。

  7月27日,长沙市芙蓉区卫生健康局按照上级要求,向爱加门诊部下达停业整改通知书,责令其暂停诊疗服务6个月,停业期为2020年7月28日至2021年1月27日。

  芙蓉区卫健局要求爱加门诊部,停业期间不得新收治病人,要完善相关医疗安全管理制度,加强业务管理,组织医务人员进行法律法规和专业知识培训学习。如停业期内有诊疗行为或整改落实不到位,芙蓉区卫健局将根据调查结果做进一步处置。

  工商信息显示,该门诊部注册名称为“长沙市全加医疗管理有限公司芙蓉爱加医疗美容门诊部”,成立于2019年8月,负责人为蒋威,营业场所位于芙蓉区五一大道湘商综合大楼2楼。

  爱加门诊部《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显示,法定代表人为蒋威,主要负责人徐敬宾,诊疗科目包括医疗美容科、美容外科、美容皮肤科、医疗美容心理诊断及辅导、美容医疗应用技术等。潇湘晨报记者注意到,该门诊部诊疗科目中并没有麻醉科,按相关规定,不得实施全麻手术。

  记者体验隆鼻遇升单诱导

  知情人向潇湘晨报报料称,爱加门诊部停业整改期间仍照常营业。知情人提醒说,门诊部一楼启用了门禁,还有摄像头盯着,陌生人进不去。

  17日晚,潇湘晨报记者以需要隆鼻为由,添加一名医美代理为微信好友。简单交流后,代理示意去爱加门诊部做手术,她还吹嘘说,“这里隆鼻是最顶级的”。

  18日下午3点左右,代理试图拉开爱加门诊部一楼玻璃门,发现上了锁,她随后朝门禁对讲机多次呼叫“开门”,还不时望向上方的摄像头,门诊部内人员确认其身份后才开门。

  二楼面诊室内,咨询师称记者的鼻子肥大、鼻翼厚、鼻骨高,通过肋软骨鼻综合术可以解决这些问题。不过,要想更完美,光隆鼻还不够。

  “你的脸型基础很好,但额头、上庭及太阳穴扁平凹陷,不够饱满,鼻梁高度弧度不好把控,隆完鼻会比较怪,没有轮廓感,也显脸大。像你脸型骨架偏小,特别适合做全脸填充。抽大腿内侧脂肪填充后,脸型会饱满、皮肤紧致,整体会非常好看。”

  记者没有答应,咨询师继续游说:“单个部位12800元,全脸七大部位打包价只要35800元,而肋软骨鼻综合标价59800元。”

  记者注意到,这就是医美行业俗称的“升单”,事实上,面对这些推销“套路”,本来就有整形意愿的顾客往往心动不已,预算也会节节上升。

  交预约金马上安排手术

  “太贵了,做不起两个项目。”见记者拒绝,一旁的门诊部工作人员称:“既然是朋友(代理)带来的,让老板给最低优惠。”代理见状也请求咨询师“按3.5折算”。就这样,两个近10万元的项目,打完折只要33460元。此时,代理等人员附和道:“优惠力度大,别人单单做个鼻子都要三四万元。”

  记者继续以费用不够为由搪塞,在场人员称可以贷款。一位自称门诊部老板的李先生被叫进来,他让记者提供身份证,示意测下征信额度。

  沟通期间,他承诺交2000元预付金就可以尽快排手术,安排院长上台,当天就能体检,如果因为贷款等问题无法做手术,还可以退还预付金,甚至可以免去2000元的全麻费。事实上,爱加门诊部不得实施全麻手术。

  记者以感冒为由,提出一周后手术,李先生爽快地答应了,“先给你排下周三(8月26日)手术,这几天感冒好了,也能插队排手术”。记者表示不信,李先生笑称医院都是他的,其言下之意,何时手术他说了算。

  感冒的话,血常规达不到手术要求吧?李先生对此称,只要传染病四项没问题、没有怀孕,其他体检项目都是小问题。他多次催促记者交预付金,“只要交钱排手术,我就能保证那天能做,你下次来不一定能排得上。医院恰好做鼻子最厉害,全国都有代理和客户,机会难得”。

  记者现场表示身上仅剩几百块,不一定能通过贷款,表示可以找朋友借钱,次日再交预付金排手术,李先生问道:“你现在连1000元也没有吗?”他还建议下次带身份证现场测征信额度,不管线上线下,保证能贷到款。

  病人被紧急带离医院

  记者走出面诊室注意到,有护士给一名年轻女子抽血,代理称其也是隆鼻,体检完会手术。在门诊部大厅,一女子眼皮上贴着医用胶布,边玩手机边输液。

  女子自称刚在门诊部做完眼综合手术,吊瓶里是消炎液,此次手术花去1.6万元,通过门诊部走线上平台贷款,除了正常还款外,还莫名被抽走500元,没人向她解释这笔费用的用处,因为不多,她也没问。

  女子称多年好友与门诊部有合作,这才放心手术,一些“问题”也没在意,在她看来“优惠力度很大”,所以计划等眼睛恢复后继续隆鼻。18日下午4点多,女子要求护士提前拔针,随后自行离开医院。

  记者在大厅与代理继续沟通时,一名身着手术室制服的医护人员打开手术室大门,一同出来的还有一位病人,她的鼻梁上贴着医用胶布,有护士急忙上前搀扶,接过病历并帮忙举吊瓶。在大厅等候的两名女子也迎上去问道:“痛吗?”

  掌握爱加门诊部涉嫌违规新收治病人、提供诊疗服务行为证据后,记者兵分两路,一路继续留守门诊部暗中观察,一路联系相关部门检查。等候执法人员上门期间,门诊部突然忙碌起来。

  上述刚从手术室出来的病人被两人紧急架离医院,一男子交代陪同人员,“给她安排个酒店,你开房我来报账”。相关负责人唐先生指挥人员清理医用垃圾,他指着大厅地上一根医用棉签称,“来来来,这里有棉签,赶紧收了,黑色垃圾桶也不能有棉签”。按其要求,有护士捡起棉签,并将大厅的黑色垃圾袋拿走丢弃。

  “我跟手术室说一下。”一名护士汇报后径直跑进手术室内,唐先生吩咐说,“让他们全部停了”。记者还注意到,有护士脱掉制服,前台人员收走来访登记,有人员关灯,现场人员也被请离医院。

  执法部门

  会进一步调查

  18日下午5点15分,长沙市芙蓉区卫健局、芙蓉区行政执法大队文艺路中队多名执法人员随后上门检查时,爱加门诊部完成了“清场”工作,唐先生等两三名人员留守大厅“配合检查”。

  “接到停业整改通知书后按要求关门营业了吧?”“一直没营业。”“记者暗访发现你们涉嫌违规新收治病人、提供诊疗服务。”“那应该是没有”……针对上述记者暗访发现的情况,爱加门诊部唐先生面对执法人员询问时先是否认。

  记者出示暗访所拍部分视频后,唐先生回应称:“就算拍到了,也是原来的‘老客户’,在这里输液正常吧,事先与芙蓉区卫健局沟通过。”对于唐先生的说辞,芙蓉区卫健局综合监管科相关负责人23日接受采访时表示:“我没收到相关沟通的反馈,周一上班了我问问领导情况。”不过,芙蓉区卫健局7月27日下发的停业整改通知书上明确规定:停业期间不得新收治病人、不得有诊疗行为。

  对于记者发现有病人被架离医院,唐先生称“绝对没有这样的事,我没有看到”,针对上述女子自称18日当天在爱加门诊部做手术一事,他反问道:“你说的哪个病人?她说今天就是今天啊?”

  执法人员现场并未要求门诊部出示当天病人病历等资料,离开前,记者提出查看监控确认病人,唐先生称:“现在要下班了,负责监控的师傅早走了。”

  “今年以来突击检查爱加门诊部4次,约谈负责人3次,根据市里督办函要求下发停业整改通知书。这次,现场没发现问题,会进一步调查取证。”芙蓉区卫健局综合监管科相关负责人说,会将情况上报局里讨论,如果爱加门诊部违反此前下达的行政措施,会根据调查结果做进一步处置。

  潇湘晨报记者从芙蓉区行政执法大队文艺路中队了解到,3月接到长沙电视台政法频道举报,称爱加门诊部涉嫌违规进行全麻手术,他们上门检查,没有查到有关全麻手术的实质证据,但发现门诊部诊疗记录不全,立案调查后处以4万元罚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