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最幸福的事就是让小孩有爸妈可以疼。”罗湘玲说。她是永州市蓝山县人。自2001年起,罗湘玲照顾被拐孤儿骆勇文,并多方走访知情人,收集、整理骆勇文的资料和照片,通过媒体帮孩子寻亲。2018年,她终于帮骆勇文找到家人。罗湘玲如今依然与骆勇文有着联系。

  主动承担起照顾孤儿的任务

  上世纪90年代,在广东惠州打工的蓝山县环连村村民骆秋兴,花钱从人贩子手中领回一个小男孩,取名骆勇文,并对他疼爱有加。但2000年初,骆勇文的养母肖竹荣因病去世。三年后,骆秋兴患直肠癌去世。这时,骆勇文成了别人口中的“孤儿”。

  2004年,时任蓝山县妇联主席刘素萍发动当地女企业家协会为骆勇文捐款捐物,然后送他到蓝山县职业中专免费学习。时任蓝山县妇联纪检组长罗湘玲主动承担了照顾骆勇文的责任,帮他整理物品、交学费、买衣服、理发、换被子等生活事宜。每到周末和节假日,她都把骆勇文接回家,走亲戚也带着他,让当时的小勇文感受到了家的温暖。罗湘玲回忆骆勇文刚到自己家里吃饭的场景,说当时的勇文有些拘谨、不敢夹菜,于是自己每吨都用大碗为他装饭,然后帮他盛满他喜欢吃的菜。“他一下子就吃完了。饿怕了,有东西吃他是不会放过的。”罗湘玲的家人也十分支持她照顾骆勇文,她的女儿与骆勇文是要好的玩伴。

  四处奔波的寻亲之路

  “要帮孩子走出困境,最关键就是要找到他的亲生父母。”罗湘玲多方走访知情人,收集、整理骆勇文的资料和照片,并写了一篇2000余字的通讯,发给了多家媒体,一时间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然而,寻亲之路却是一波三折。罗湘玲带着骆勇文先后与6个寻亲的家庭见面,每一次都是满怀希望而去,失望而归。这时,骆勇文的心态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方面由于寻亲之路充满坎坷,自己心有倦怠想要放弃;另一方面想到自己幼时经历的苦难,对亲生父母产生了埋怨。罗湘玲觉察到骆勇文的心理,经常鼓励他一定要坚持寻找亲生父母。“寻亲路上再苦,你一定要坚持,你爸妈肯定在无时无刻地寻找你,他们比你更苦。”

  2018年9月11日下午,罗湘玲忽然接到重庆市忠县雷德周打来的电话,对方自称和骆勇文DNA配对成功。罗湘玲在雷德周的指引下打开“宝贝回家网”,发现雷德周在“宝贝回家”网站发布的25年前被拐儿子雷惊川的照片,和小时候的骆勇文惊人相似。罗湘玲欣喜万分,立马把这一消息告诉了正在河南郑州务工的骆勇文。

  两家人如今依然还有着联系

  在儿子刚被偷走时,雷德周非常难过,妻子毛素英还因此昏迷了四天四夜,雷德周的姐夫在寻找过程中还遭遇车祸不幸身亡。2018年9月5日,雷德周接到警方通知:通过DNA大数据比对,他和湖南的骆勇文配对成功。雷德周激动得无以复加,并通过网络搜索到了当年帮骆勇文寻亲的报道,找到了罗湘玲。

  2018年12月27日,骆勇文在罗湘玲的陪同下第一次回到重庆忠县,父母、妹妹、爷爷奶奶、叔叔姑姑等亲人已经等候多时。如今,两家人依然保持着联系。今年上半年,骆勇文告诉罗湘玲自己希望把户口迁回忠县,于是将材料寄到了湖南托她处理。

  骆勇文的名字如今改回了亲生父母为他取的“雷烨华”。“我们现在也还会有联系,想起当时刚遇到他的时候还是会觉得心酸,好在终于和父母团聚了。”罗湘玲说。

  本报记者张沁实习生任弯湾李佳美长沙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