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长沙讯 52 岁的岳阳平江县加义森工林场护林员陈艺文是典型的 “ 林二代 ”。他的父亲是国家第一代老林业工人,一辈子奋斗在林业生产一线,直到退休。由于从小在父亲身边长大,1986 年初中毕业的陈艺文放弃了外出学习手艺的机会,接过了父亲手中的接力棒,成为了加义森工林场的一名护林员。

  当时,国家从计划经济转型为市场经济,森林工人也由伐木人变成了植树人。巡山是护林员的工作常态,林场在咏生林区共有 1.8 万亩林地,陈艺文刚参加工作时,巡山全靠步行,后来有了自行车,就改为骑车巡山。但还是有些路段自行车无法通行,陈艺文就把车扛过去,再步行巡山。再后来,随着林区公路的延伸,也就有了摩托车作为代步工具。从 1998 年起,除了刮风下雨,陈艺文每天要骑摩托车跑 30 多公里山路,还要沿羊肠小道步行近 3 个小时,才能将他看护的 1 万多亩山林走上一遍。

  年复一年,陈艺文走遍了咏生林区的每一座山、每一片林、每一条沟。对林区的一草一木都极为熟悉的陈艺文也养成了非常敏锐的防范意识,经他检查的进入林区的人员及车辆,他总能第一时间发现问题。2001 年冬天一个大雪封山的早上,他照常巡山,发现 6 个人形迹可疑,跟踪后发现他们前来盗伐林木,便挺身制止。盗伐者一看只有他一人,便说 “ 你少管闲事,不然叫你躺在医院里过年 ”,说着便要砍树。陈艺文急忙上前阻止,大声警告:“ 要砍树,除非先放倒我!” 双方僵持半小时后,盗伐者只好悻悻地走了。

  陈艺文说,现在盗伐的人比以前少了很多。陈艺文现在的工作重点已经转移到了 “ 防火打火 ” 上。一个 “ 打 ” 字,形象地反映了护林员扑灭森林火情的状态。山上杂灌丛生,荆棘密布,防火机具很难进入,很多时候只能靠人工扑救。每次 “ 打火 ”,都需要护林员第一时间判断火情和火势范围,开出隔离带,然后有效地 “ 打 ” 住火头,防止火势蔓延,进而 “ 打 ” 灭余火。咏生林区群山起伏,地域广阔,给森林防火带来很大挑战,一旦失火,严重威胁大片林区的安全,后果不堪设想。陈艺文说,一年中只有农作物 “ 发青 ” 的两个月无需防火,其余时间都要小心。1992 年,咏生林区复兴山区发生大面积森林火灾,县政府紧急动员,组织大批力量进山扑灭山火。陈艺文和同事们一起连续奋战三天三夜,困了就在路边打个盹。最后火打灭了,手电筒也没电了,四周一片漆黑。陈艺文一脚踏空,韧带扭伤,被同事们抬下了山。

  上世纪 90 年代末,国营森工林场举步维艰,陈艺文每月只能领取生活费。有一次年前放假,场里一位领导看他实在困难,把自己的生活费分了一半给他,两个家庭就这样一起过了年。“ 现在对我来说,这个地方就是条件最好的,大家对我也是最好的。” 如今,为了探索林场的转型发展之路,陈艺文做通了妻子的工作,让她放弃了在场部的工作,和他一起守护山林;还带领工区职工开展绿色种植养殖业发展,产品获得了国家绿色 A 级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