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8 月 9 日,长沙丁字湾社区,一位四十来岁的女子娴熟地推开一扇看起来有点老旧的门,径直走向庭院里的屋子。

  一袋装有各色药品的塑料袋挂在铁钩上,她拿下后细细翻找到需要的药品,核对一遍包装上的说明,再拿起烧开水的热水壶,把杯子倒满水,端着水和药走向里屋,熟悉的样子就像在自己家里。

  而这些举动,她已保持了 20 年,成为刻在骨子里的习惯。

  社区 “ 小棉袄 ” 帮老人采购、配药

  那间屋子里住的是一位独居老人。帮老人翻找药品并喂他吃下正确剂量药的,是社区里一位普通居民,刘春香。

  48 岁的刘春香是长沙本地人,2001 年开始成为一名全职家庭主妇,父母卧病在家,女儿在外上大学,丈夫打点零工。她日常除了照顾父母,安排家人起居,还主动承担起一项工作:照顾社区里的孤寡老人。

  丁字湾社区位于长沙望城区,社区里有两三千住户,由于年轻人多在外地打工,社区里现居居民七成为老年人。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因行动不便,常常需要照顾。

  “ 我们这边交通不太方便,只有一路公交,每半小时来一趟。老人年纪大,子女又很多在外地,刘春香就经常帮老人采购,让老人们告诉她要买什么,列好购物单一起采购。” 社区文明创建专干周海鹰告诉记者,除了帮忙采购,一些快 90 岁的老人不识字,平时又要服药,子女不在身边,刘春香就帮他们配好药,再跟他们说清楚要怎么吃。

  “ 有一次,一个老人身体有点问题就自己找药吃,那感冒药本来一天只能吃一颗,但他吃了后感觉没效果,就又吃了一遍,下午又吃了两颗,结果一天吃了四颗,大剂量让身体不舒服就来找我了,我赶紧让他大量喝水休息,还好老人家身体够硬朗,没出大问题。” 刘春香向记者回忆起一次让人心惊胆战的老人 “ 吃错药 ” 经历。

  提到刘春香,一位独居老人眉毛舒展开来,乐呵呵地说:“ 她就和我自己女儿一样,比我女儿还亲,我们都叫她‘小棉袄’嘞。”

  老人的孩子都知道刘春香的善举,刘春香也从未索取过任何报酬,邻里之间一直和谐相处,有什么情况托付给她,成为了心照不宣的共识。

  做一顿冬瓜炖肉也要给老人尝尝鲜

  一位头发稀疏花白的老人躺在床上,连翻身都是件难事。刘春香抬起她的下半身,把尿布垫在她的身下,手伸到另一侧拉扯平整,抚平褶皱,再为老人盖好薄薄的被子,把被子一角拉到老人手下掖好。全程不过 20 秒,刘春香做起来轻松娴熟。

  而这样细心的照料已持续了 20 年。她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 我从没刻意去做什么,就像自己过日子,举手之劳嘛,20 年在不经意间就过来了。”

  刘春香说,平时做饭时,做到老人能吃的菜饭,自己就会多做点,“ 也不会刻意为老人顿顿准备餐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老人提供帮助 ”,是刘春香生活的常态。前天她做了一道冬瓜炖肉,觉得适合老人吃,就多放了点汤,舀起来给身边没有子女的老人送了过去尝尝鲜。

  为什么会想到去照顾这些老人呢?“ 我们家有三个孩子,小时候条件非常苦,但我一路走来得到过很多人的帮助,不管是当年读书,还是后来去长沙上班,都有很多人帮助我。” 念及受过的恩惠,刘春香的情绪略微激动起来,“ 我做这些,是把从别人那得到的温暖回报给别人。所以我只是在传递那份善意,形成了一个循环吧。”

  “ 社会需要这样的循环。帮助别人是很正常的一件事。20 年来我没觉得额外做了什么。” 刘春香一直强调,自己做的事只是举手之劳。

  刘春香说,自己父母就很喜欢帮助别人,自己很大程度是受到父母的影响,而自己对女儿的教育也是这样,“ 我有时候会带着女儿一起给老人买东西,或者给邻居送个什么东西,反正从不说大道理。”

  “ 帮助别人让自己舒心平静 ”

  “ 她是一个很朴实热情的人,热心帮助老人,平常对社区工作也很配合,社区有义务劳动等请她一起宣传,她也十分积极参与。” 社区文明专干这样评价刘春香。

  刘春香帮忙照顾老人的事,大家看在眼里,老人的子女也很是感激。于是,她被望城区文明办推选为 “ 望城区好人 ”、后来又被评选为 “ 长沙好人 ” 等。

  “ 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主妇,做了自己觉得应该做的事,看到有的报道我自己觉得有水分,都有点无地自容了。身边这种互相帮助的事很常见,不足挂齿。” 她尤其怕老人们为此受到打扰,“ 这就是一个普通人应该有的举动,以前受的教育、得到的帮助让我这么做,我不需要被怎么表扬,问心无愧就好。”

  问及这二十年帮助别人收获了什么,刘春香不假思索地回答:“ 帮助别人可以收获快乐,一声‘谢谢你’,就让我心情舒畅。不给别人带来负担,有一点能力帮助到别人,自己的日子就过得舒心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