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汛工作进入了更紧张的阶段。在常德安乡的防汛抗洪战场上,干部群众轮番上阵,在这些人中,有一对父子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

  7 月 3 日,43 岁的曾建华看到父亲曾广柏急匆匆地赶来时,“ 我有点不敢相信。父亲已经 71 岁了,难道他也参加了这次的抗洪防汛工作吗?”

  7 月 11 日,曾广柏告诉潇湘晨报记者,虽然儿子的工作做得不错,但他仍放心不下,想亲自看看。

  “ 重点堤段要高度注意,只要注意了就没有问题。退水的时候,要注意外坡,防止滑坡。”71 岁的曾广柏站在河堤上,对身旁 43 岁的曾建华说。

  这两人是一对父子。7 月 11 日,常德安乡进入抗洪第九天。上午 9 时,刚吃过早餐不久,两人来到大鲸港镇松滋河堤段的一处防汛点,开始一天的防汛抗洪工作。

  这次安乡县大鲸港镇的抗洪战场上,父子俩共同上阵,与其他人一起守护大堤,保卫家园。

  不放心的父亲匆忙赶到集合点

  7 月 3 日中午 12 时,大雨笼罩在常德安乡县大鲸港镇的上空,曾建华来到大鲸港镇松滋河堤段集合点,开始对前来抗洪的人员集中点名并交代工作。当天上午 8 时,大鲸港镇松滋河堤段已达警戒水位。

  一个多月前,曾建华刚刚成为大鲸港镇五合剅社区党总支负责人。按照要求,他将带着全体社区干部及群众志愿者,走上防汛大堤,开始一线抗洪工作。

  正在曾建华为大家交代注意事项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集合点门口。只见一个人骑着自行车,一只手撑着大伞,身上也湿透了大半。曾建华对突然到来的这个人,看了一眼又一眼。

  “ 这不是父亲吗?” 曾建华有点不敢相信。父亲今年已经 71 岁,难道也要参与这次的抗洪防汛工作吗?一股说不出的滋味从曾建华心底涌出。“ 第一反应有点激动。” 但曾建华说,依照父亲的性格,此时他出现在这里,自己并不感到意外。

  “ 虽然他(曾建华)的防汛指挥工作做得还不错,但我对他仍然不放心,所以想亲自来看看。” 曾广柏说,一直以来,自己都是这样的性格。

  每天都要向父亲 “ 汇报 ” 工作

  1988 年,曾建华的父亲曾广柏成为了当时五合剅村的党支部副书记,直到 2002 年退休,15 年间,他一直分管村里的水利水电工作。用曾广柏的话说,自己和堤坝有着特殊缘分。

  22 年前,安乡遭遇了特大洪水。“1998 年夏天,洪水来得猝不及防。” 曾广柏走上防汛大堤,亲自指挥村里的 400 多人抢险救灾,70 多天的时间,曾广柏把防汛大堤当成了自己的第二个家,五合剅村也顺利度过了特大汛期。

  曾广柏有一堆荣誉证书,其中一张证书上面写着 “ 授予曾广柏同志 98 抗洪救灾先进个人称号 ”,落款为中共安乡县委和安乡县人民政府。曾建华说,这是最有分量的一张。“ 父亲 1998 年的抗洪工作做得很扎实,还戴上了大红花。”

  虽然现在曾广柏不常出现在河堤上,但是他依然会每天给儿子打电话,询问他当日的巡逻工作做得怎么样,有没有发现险情。“ 有时候忙得已经快找不到方向了,但是只要是父亲打来的电话,我都会及时接。” 曾广柏也说,只有听了儿子每天的 “ 工作汇报 ”,自己才会安心。

  “ 我把抗洪的接力棒交给了儿子,但我依然可以和他一起奔跑。抗洪的战场上,从来不缺人。” 这位 71 岁的老人说起抗洪时,毫不含糊。

  抗洪 9 天他只回过两次家

  五合剅社区所管辖的大鲸港镇松滋河堤段长度共有 2500 米,每隔 250 米设一个防汛点,每个防汛点都有十多名值守人员,四班倒,每班 6 小时。

  从 7 月 3 日起,曾建华离开了自己的家,开着车在河堤上坚持巡逻、督导,一天下来,差不多有 30 个来回。

  11 日下午 3 时,曾建华来到大鲸港镇松滋河堤段五合剅社区中队第 6 分段,叫醒正在休息的巡逻与值班人员,对他们说,巡逻过程中,要注意看有没有沙眼,有没有险情出现,居民家旁的水井、鱼塘,都要注意看,发现情况记得及时报告。

  “7 月 3 日以来,我只回过两次家,其余的每个晚上,我都是在车里度过的,睡觉也在车里。” 曾建华说,这段时间,自己每天凌晨两点多才入睡,但不管睡得如何,早上 5 点多又醒了。“ 已经养成了这样的生物钟规律。” 但即使入睡,曾建华也睡得不太安稳。“ 脑子里想的,都是夜间还在值班的人员,还有怎样把防汛巡逻工作做好。”

  长时间的体力与脑力消耗,加上时刻处于紧绷状态,让已迈入不惑之年的曾建华也有点 “ 吃不消 ”。他坦言,7 日下午集合点名时,他对到场的人员说 “ 我现在的状态,就像鱼塘里的鱼浮头 ”。水中缺乏氧气时,鱼会浮在水面上吞食空气,称之 “ 浮头 ”。连轴转的检查、督导,也让曾建华 “ 几近缺氧 ”。压力大的时候,曾建华会选择在堤上散散步,或者开着车在堤上转一圈。

  来五合剅社区一个多月的时间,曾建华每天都在田间地头打转,听取群众的意见,晒黑了不少,体重也由之前的 174 斤下降到了 161 斤。“ 减肥效果比吃减肥药好多了。” 曾建华笑说。偶尔碰见之前在公安局的同事时,他们对曾建华说,“ 一看你这样子就知道基层工作不容易 ”。

  他把军人作风带到防汛一线

  “ 请大家随时待命,除了吃饭能请一个小时假之外,一切行动听指挥,确保大堤不出任何问题。” 简短有力的发言,是曾建华在每次集合点名前都会强调的。曾建华当过 5 年兵。5 年的部队生活,让曾建华养成了军人的作风与习性。他说,自己对社区的防汛人员,采取的都是半军事化的管理。

  除此之外,曾建华的成长也深受父亲的影响。“ 父亲一直以来都是很严格的人,从小到大,很少受到父亲的称赞。” 曾建华告诉记者,这也让他养成了严于律己的习惯,“ 做一件事就要把它做好 ”。

  父子俩平时不住在一起,两人住处相距三四里。抗洪工作来临前,曾建华每天都会去父亲家走一趟。“ 他喜欢关注国家大事,我也喜欢看新闻,我们经常会聊一个多小时。” 但自从投入到防汛抗洪工作中后,曾建华也没有时间去看父亲了。两人大部分交流,都在父亲打来的电话中完成。

  11 日下午 5 时,安乡县天气放晴,松滋河水位也在缓慢下降。沿河堤往北走,不时有不知名的鸟类掠过水面。曾建华从大鲸港镇松滋河堤段五合剅社区中队第 5 分段出发,走了将近一小时,来到了大鲸港镇松滋河堤段五合剅社区中队管辖的起点。这已经不知道是他当天第几次巡逻了,“ 再过一个小时,又要在集合处点名,安排明天的工作了 ”。

  潇湘晨报记者满延坤 曹伟 摄影记者谢长贵 常德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