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很瘦,指缝太宽。转眼,我已经在长沙落脚 25 年了。收到潇湘晨报“回晨报看长沙”的邀请,我便迫不及待地回了“娘家”。对于我,以及无数长沙人而言,这个充满着烟火气息的城市,总有一场不散的筵席在等待着自己。

  长沙是个兼容并包的城市,赶时髦又接地气,让人来了就不想走。一方面这是因为长沙的美食简直“有毒”。大火重油、咸香热辣,酣畅淋漓得让人上瘾。另一方面,长沙人的“塑普”更是“有毒”,餐桌上唾沫横飞的段子,肆意挥洒的快乐,让你在不知不觉间敞开胸怀。(我现在一口以假乱真的长沙话,大体是在“逛吃逛吃”中学来的。)

  原湖南广播电视局局长魏文彬先生曾经在哈佛大学发表演讲,标题是“中国人,没有理由不快乐”。而潇湘晨报的创始人龚曙光先生更是认为,长沙人可能误解了“忧乐文化”,长沙人推崇的,不是“先天下之忧而忧”,而是“先天下之乐而乐”。

  此话真是至理。

  长沙人,似乎先天地拥有着快乐的基因。长沙人始终都在追求活得更好,追求把自己的欲望在短短的一生中尽可能地满足,套用老子的话来说,就是“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

  长沙更是一个充满着欲望也在努力满足着欲望的城市。让每个人都活在当下,让每个人都过好此生,这不仅仅是长沙人的追求,更是长沙市的野心。

  因为这个追求和这份野心,长沙正日渐成为一个最务实、最接地气的城市,并连续十二年荣膺“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称号。

  如果你要问长沙人,什么是幸福?一千人就有一千个答案,但是,毫无疑问,他们的幸福感,不只在楼宇纵横,不只在古迹名胜,更在寻常巷陌,烟火升腾。“让城市有温度、让生活有温情、让市民有温暖。”

  茶颜悦色的创始人小葱在勾勒公司的企业文化时,在“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的后面添了四个字:内心柔软。正是这种柔软,轻而易举地抵达了每个人的内心,掀起了势不可挡的网红潮流。

  正是长沙的这种温情与柔软,让每一个长沙人,都成为了幸福长沙的创造者、参与者和获得者,每一个长沙人,都从这里找到了认同感、安定感和满足感。也正是长沙的这种温情与柔软,让我和一拨又一拨的异乡人,在这个城市找到了永恒的归宿感,无一例外地把长沙当作了心里的故乡。

  聚散终有时,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无论是璨如北斗,还是渺若晨星,每一个长沙人,都在努力地保持着简单与真实,认真地活在当下,用自己的能量去照耀一片天空。

  我常常推却一些虚与委蛇的应酬,去赶赴“晨报老人”的聚会。饭局的起缘通常都是“谁谁回长沙了”。一个“回”字,俨然已把异乡当故乡。只需发起人一个信息,不需要别的理由,有空的、霸蛮能抽得出空的,都会去。

  大家习惯于在推杯换盏中大张旗鼓地分享快乐,在吃吃喝喝里轻描淡写地聚散离合。正如梁实秋所言:“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都要去接你。”与其说,我们是贪恋长沙的饕餮美食、湘江的刹那烟火,不如说,我们是在贪恋这个城市的一抹温度、故人的一腔热忱。

  所以,长沙人的久别重逢,从不说“我想你”,只会敞开柔软的双臂,去用力地拥抱每一个相逢的时刻,用一场不散的筵席,去感知生活的冷暖,分享余生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