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百家饭长大的他在社区开了家爱心超市,并提议设立爱心墙供居民各取所需

5月24日,长沙市雨花区自然岭社区,自然岭公益服务中心的爱心墙上挂满了社区群众自发放上去的爱心物资。图/记者张云峰5月24日,长沙市雨花区自然岭社区,自然岭公益服务中心的爱心墙上挂满了社区群众自发放上去的爱心物资。图/记者张云峰
5月24日,长沙市雨花区自然岭社区,41岁的郭海波正站在“雷锋超市”门口帮忙搬运货物。   图/记者张云峰

  家中旧物弃之可惜,闲置又有些鸡肋。长沙雨花区自然岭社区有一个妙招:设置一面爱心墙,让大家把家中的闲置物品挂上去,有需要的人可以自取。

  想到这个办法的是自然岭社区“雷锋超市”的老板郭海波,他是一名残障人士,小时候父母就已离开人世,他说自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长大后就想帮助更多人。

  不仅设立了爱心墙,他还让自然岭社区内的40多名残疾人、低保户,每个月都来超市领取30元的生活用品,他的事迹温暖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本报记者王佳箐陈诗娴长沙报道

  今年41岁的郭海波身高不到1.4米,他的脊椎因为幼时的一次受伤而弯曲变形。

  命运的重压不止是在身体上。郭海波3岁丧母,13岁丧父,用他的话说,“全靠吃百家饭长大”。如今,他在长沙雨花区自然岭路边开了一家“雷锋超市”,设置了一面小区爱心墙。自然岭社区的40多名残疾人、低保户,每个月可以在超市领取30元的生活用品,有需要的人也可以无条件拿走爱心墙上的闲置物品。

  除此之外,郭海波是湘善公益组织的负责人,常常和志愿者们一起去福利院做义工。他还参与了网络的月捐活动,每天1元或是每月10元,这是一个不大的数字,但他坚持了9年。

  父母早亡,受人帮助想回馈社会

  3岁以前,郭海波拥有着一个幸福的家庭,父亲打鱼为生,虽不富裕,但基本吃穿不愁。

  唯一的遗憾是他的脊椎与旁人不同,他也是长大后听别人说起才知道,在他还不到1岁时,父亲带着他乘船打鱼,大约是不小心将他摔在了甲板上,使脊椎发生了骨折,当时医疗条件有限,郭海波一家的经济状况也一般,所以并未及时治疗,导致之后愈发变形。

  郭海波3岁时,他的母亲因为肺结核而去世,10年后,父亲也因为同样的疾病去世,郭海波和两个哥哥成了孤儿,家里也没了收入,只能自己找些零活或是靠好心人的帮助生活。

  郭海波说,父亲去世之后,他常常挨饿,饿极了也只能躺在床上喝水。有时他会去找附近的同龄人玩,到了饭点就在别人家“蹭饭”,郭海波说,多数时候,大人们都会看他可怜,主动留他在家吃饭。

  对郭海波帮助最多的是父亲的老朋友丁荣华,他在村里一所中学经营食堂,见郭海波无人照顾,便经常喊他去帮忙,让他就在食堂吃饭。郭海波18岁时,丁荣华的弟弟丁幸福带着他来了长沙,在自己的工厂里给他安排工作,从仓库保管员到开超市,工资不高,但包吃包住,让郭海波没再饿过肚子。

  最让郭海波遗憾的是,2018年的一个傍晚,丁幸福出门散步,在小区外的路边遭遇车祸,抢救几天后还是不幸去世。

  开爱心超市资助困难人群

  丁荣华、丁幸福兄弟二人和其他邻居的帮助,让郭海波决心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帮助其他人。2017年,他经丁幸福的儿子介绍,在自然岭社区租用了一个门面,开了一家小超市,社区出于对他的照顾,还免去了房租。

  郭海波为这家店取名为“雷锋超市”,住在自然岭社区内的40多名残疾人、低保户每个月都可以在超市领取30元的生活用品,前来的人中,有坐着轮椅的,也有智力障碍的。

  从2011年5月开始,郭海波就加入了腾讯的月捐公益活动,每个月为困境儿童关怀项目捐10元,共捐了54个月。2017年4月他又开始通过支付宝为山区儿童捐赠免费午餐,至今正好捐了36个月。此外还有一些不固定的日捐,看见朋友圈有人转发众筹链接时,他都会点进去捐一些钱。

  除了通过网络平台参加月捐公益活动之外,郭海波还在家乡益阳资助了一名正在读初一的女生。她的父母都是盲人,姐姐的心脏还不好,家里经济状况很不好。3年前,郭海波通过曾为他提供了不知多少顿午饭的星火中学,找到了这位女生,开始每年资助她1000元左右,而且每次回老家时,郭海波都会带一些文具、书本去看望她。

  在郭海波的超市门口,有一束百合放在收银台上,10朵花苞已经开了一半。这是他买给自己的,“最近特殊时期,我就想着摆束花在门口,大家看着也开心嘛”。

  有居民捐物资成习惯

  为了将这份爱心传递下去,郭海波开超市的同年,在自然岭社区提议设立了一面爱心墙:在这面“爱心墙”上,闲置旧物被主人挂起,等待着需要它们的新主人。

  几个挂钩、几个塑料袋装着的旧物,让一面普通的墙变得特殊起来。5月24日上午,记者来到自然岭社区,“爱心墙”位于该社区服务中心一侧,墙上挂着的塑料袋中,装着旧衣服、水杯、儿童水枪、书包、消毒液瓶等。

  “这面爱心墙已经有4年了。”自然岭社区专干李秋介绍,2017年5月,郭海波提出了设置爱心墙的想法,社区找到这面空墙并进行了布置,“上面挂着的物品,一部分来自社会上爱心人士的捐赠,一部分是社区居民的闲置物品”。

  郭海波告诉记者,取物没有特别要求,有需要就能取。像旧衣服、雨伞、玩具、书籍等旧物,被取走的最多。

  社区居民莫群华经常为“爱心墙”提供物资,“已经养成习惯了,感觉自己闲置的物品就想捐出来”。莫群华说,从爱心墙设立开始,自己就经常给爱心墙捐出物资,家里闲置下来不用,还有剩余的,就想给需要的人。

  李秋介绍,自从设立了“爱心墙”,社区里的爱心人士不断涌现出来,爱心墙上经常有新的东西被挂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