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长沙讯  河南郑州的韩女士,一直从事宠物狗售卖生意。不久前,她通过尤宠快线宠物托运公司长沙分公司(以下简称“尤宠快线”),将一只价值1.9万元的茶杯体型的贵宾犬运往湖南保靖的买家手中。宠物狗抵达保靖后出现了休克等低血糖症状,在次日凌晨死亡。

  韩女士认为,贵宾犬是由于尤宠快线的工作人员在运输途中喂养不当致低血糖并最终死亡的。随后几日,韩女士一直与尤宠快线工作人员协商赔偿事宜。5月11日中午,该公司工作人员向韩女士赔偿了1000元,韩女士表示“无法接受”。

  4月25日晚,韩女士联系上尤宠快线工作人员,与对方商定次日将贵宾犬送至郑州市一酒店,再由工作人员将贵宾犬送至买家手中。韩女士付了500元运输款。“之前两次都是找的这家托运公司,合作还比较愉快,所以这次我依然选择了由他们托运。”

  4月28日下午,韩女士收到买家消息才得知,贵宾犬的身体已经快不行了。“说是出现了低血糖症状。”韩女士说,随后,她联系了买家,并要求买家给贵宾犬注射葡萄糖。

  买家彭女士告诉记者,4月28日下午3点多,狗狗到达自己家附近时,已经出现了休克的症状,而狗粮则拴在了笼子上,“一看就是低血糖的症状,可能是没有按时喂食。”彭女士说,随后她按照卖家要求,给贵宾犬注射了葡萄糖,但次日凌晨2点,贵宾犬死亡。

  事后,韩女士对彭女士予以口头承诺,称“将赔偿一只价格更贵的宠物狗给买主”。与此同时,韩女士也一直在联系尤宠快线工作人员,希望对方能给自己一个说法。

  韩女士认为,尤宠快线一方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在运输之前,我给工作人员和司机都说了喂养的注意事项,包括一天喂几次,每次喂多少,我都说得很详细。”

  随后几天,韩女士一直尝试联系尤宠快线工作人员,希望能与对方面谈解决此事。韩女士说,对方从一开始承诺“五一假期后见”,到后面的一直推脱。

  记者联系上尤宠快线的工作人员,对方则称自己在运输之前已经给卖家发了免责声明,也不知道这只贵宾犬价值1.9万元。“如果她提前给我们说狗的价值有将近两万块钱,我一定会要求她对宠物进行保价处理,或者我们干脆就不接这个业务了。”

  这名工作人员称,彭女士将贵宾犬的死亡责任推给托运公司,是不合适的。“当时她(彭女士)是给我们在运输过程中,我们也给宠物喂了粮食,并不存在什么明显的过错。”同时,他也说,公司已经给卖家赔了1000元,进行了“适当补偿”,“我们该做的也都做了。”

  截至目前,韩女士与尤宠快线工作人员依然在协商中。       

  实习记者满延坤

  律师说法

  如证据确凿卖家可让托运公司赔偿

  如果宠物狗在运输途中遭遇意外情况,应该由谁负责?湖南融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阎开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阎开认为,如果卖家与托运公司有签订合同,那么一切行为须遵照合同内条款。如果双方未签订合同,宠物确实属于名贵犬种且价格昂贵,并在运输途中由于司机与托运公司工作人员的工作疏忽造成宠物受伤、甚至死亡的,卖家可出具宠物鉴定证明,证明宠物价值;同时出具相关文字、视频证明,证实宠物死亡的确与托运公司人员工作失当有关,此时托运公司则应承担赔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