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30日,湖南电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关于董事长辞职的公告》。

  《公告》提到,湖南电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近日收到董事长陈刚先生的书面辞职报告。陈刚先生因工作调动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六届董事会董事长、董事及董事会下设战略与投资委员会主任等职务。

  电广传媒《公告》指出,“根据《公司法》、《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陈刚先生的辞职不会导致公司董事会人数低于法定最低人数,不会影响公司董事会的正常运作和公司的日常生产经营。陈刚先生的辞职报告自送达公司董事会之日起生效。陈刚先生未持有公司股份,辞职后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公司将按《公司法》及《公司章程》 的有关规定,尽快完成补选董事、选举董事长等工作。”

  而据公开信息显示,自长沙上任宣传部长高山于2019年09月调任南华大学党委书记7个月后,芒果大佬之一的陈刚已接任任长沙市委常委、宣传部长。

  而近日的媒体报道中,陈刚的头衔已变更为“长沙市市领导”。长沙市人民政府官网引用长沙晚报4月29日消息,4月28日下午,省委书记杜家毫先后来到岳麓山国家大学科技城和马栏山视频文创产业园,专题调研“两山”建设推进情况。省领导胡衡华、谢建辉、张剑飞,市领导陈刚、廖建华、邱继兴、谭勇参加调研。

  公开信息能看到他以芒果台领导身份最近一次出席活动,4月26晚湖南广播电视台办公室官微推文《歌手八年,我们正当打》中,详细记录了当晚《歌手当打之年》歌王之战工作情况,其中提到,“台、集团公司领导陈刚、丁诚一同看望慰问了嘉宾和节目团队”。

  4月29日,他以“长沙市委宣传部主要负责人”身份出席活动。4月29日,长沙10个县(市、区)、园区入驻“新湖南云”省级技术平台集中签约仪式在新湖南大厦隆重举行。湖南日报社主要负责同志和长沙市委相关领导见证签约。

  新湖南客户端表述“长沙市委宣传部主要负责人说,湖南日报是省委机关报,是全省最具权威性和公信力的党报,与长沙新闻系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合影照片显示,陈刚与湖南日报社党组书记,社长孔和平并排站立,处于照片中心位置。

  附:陈刚相关演讲——

  陈刚:广电5G 天下布武

  ——在2019中国新媒体大会“5G时代的新媒体变革”论坛上的主题演讲

  宏森部长,各位领导、各位来宾:

  很高兴代表湖南广电参加“5G时代的新媒体变革”论坛,我汇报的题目是“广电5G,天下布武”。“天下布武”,是日本幕府时代大名织田信长提出的军事战略。往前追溯,其意还是来自中国古代周文王的政治理论。在此借用这四个字,字面上是把“武”和“5”谐了个音。背后想表达的认知是,广电5G作为一种颠覆性手段、革命性力量,可以零起步,但一定要高起点、大格局;可以各种不确定,但绝对要重兵投入、决战决胜。所幸我们有中宣部、国家广电总局的正确领导,有国网公司的具体指挥,有我们湖南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大力支持,湖南广电得以在广电5G这场伟大的战略战役中紧跟大旗大局、奋力争先争优。这次会场上,国网指导、华为给力,我们开通了国内第一个广电5G试验基站。我的同事们按照媒体习惯,为新生事物设计了一个Logo,也包含了我们对未来事业的理解和期许,接下来请允许我由此展开。

  01

  三大愿景

  首先Logo左上角的三划代表了我们进入5G时代的三个愿景:让有线插上无线的翅膀,让智慧广电催生新物种,让芒果踏上数字经济新赛道。

  我们最早提出过一个“稻草论”:5G来临,要不就是压垮有线这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要不就是有线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当时我们的判断就是这么极端。我们惯于以悲观主义自我警醒,以乐观主义接续奋斗。经过一年多来的深入思考反复论证,我们现在更有信心和理由提出翅膀论、物种论、赛道论。如果说3G、4G时代催生了微信、抖音,5G时代一定能够催生出更多的新物种。如果说湖南广电此前在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融合赛道上成功打造了芒果TV、芒果超媒,那么由5G牵引的数字经济领域就应该是芒果生态的下一个主战场。在传统媒体的道路上,百亿级当量已经到顶,广告创收就算不下滑也难以再突破。只有在数字经济的新赛道上,我们才能够摸高千亿乃至万亿级产业,“千亿芒果梦”也应该植根于此。

  02

  新双核驱动

  Logo的左下方,就是我们的芒果台标。无需多言,内容是我们的硬核驱动力,是我们的底座和中台。传统互联网时代,网络技术相对而言是广电的短板。5G新时代的到来,让我们有了后发赶超的机会。湖南广电在媒体融合战役中紧紧抓住湖南卫视、芒果TV这一组“双核驱动”,是成功的关键。今天,紧紧抓住技术和内容这组新的双核驱动,同样也是5G战略的不二法门。

  我们正紧紧围绕宏森部长提出的“5G高新视频多场景应用”建设思路,构建一个以“IP共享、资源共融、产业共建”为核心的数字共生体系。湖南广电拥有两家上市公司。如果说芒果超媒做的是“内容生产商、IP近卫军”,那么电广传媒就是做“内容服务商、数字集团军”。我们共同围绕内容、从不同维度实现多场景、多终端、多用户的价值变现。为此,我们要一如既往地巩固内容部队、强化平台部队、补齐补强一支全新的数字部队,把内容资产变为数字资产,把内容营销变为数字营销。我们接下来要进一步抓紧5G在湖南卫视和芒果TV的节目制作领域产品落地,积极开发互动剧和互动游戏,推进5G时代内容创作和商业变现,以牌照和内容优势,借助融合之力实现平台增值和生态升级。

  03

  马栏山5G生态

  LOGO中的第三个元素就是5G的G,勾勒的是一条发展曲线、是一条数据链路,包容着巨大的产业空间、全新的数媒空间。而家毫书记提出的马栏山战略,恰恰为5G生态作了一个提前布局。

  在马栏山5G生态布局下,我们的数据链路设计是“天上一片云、地上一张网、手上一张卡、通证建生态”。我们的产业发展计划是“5G+内容生产”、“5G+会员经营”、“5G+公共服务”三大产品板块。目前我们正在投身全国一张网大整合,开展清频、建网、应用研发三大攻坚战。

  当然,这个G还不是一个闭环,它还刚刚开始远未成型,还有技术缺口乃至市场风险。在5G这个国家战略面前,我们绝不能想着十拿九稳、坐享红利,而是要在这个关键节点、关键基点上主动作为,为5G贡献更多的可能。这是我们湖南广电人的初心和初衷,是我们的激情和努力,是我们的事业和信仰。

  我们深知,5G绝不仅仅只是网络技术的狂欢,它带来的是生产和传播方式的彻底变革,倒逼广电人自我革命。借用我们焕斌台长的一句话作结:“我们既是马栏山的最后一代传统电视人,我们也将要做5G时代新一代媒体人!”谢谢大家,敬请批评指正!

  陈刚:从芒果版权实践来看融媒时代的媒体自觉与文化自信

  国际贸易焦点 国家改革重点

  这次的中美贸易谈判核心要义之一肯定是围绕版权展开的,兹事体大,版权是战场,也是谈判。版权在国际国内都是牵一发动全身的事情,我们也非常关注这一点,因为风吹草动对媒体生态、竞争环境会带来巨大的影响。

  确确实实从国内来看,无论从意识形态到宣传舆论主阵地,从文化产业到媒体的融合发展,版权是这一系列的生命线、产业线,这是一个基本的认识。

  媒体融合难点 两翼齐飞起点

  回到湖南广电,根据我们自身的实践,这里有两个总结,一个是媒体融合的难点,一个是两翼齐飞的起点。

  在当下媒体改革的主战场,媒体融合可能是最重要的、最高的顶层设计和战略的落脚点,同时这也是很困难的事情。媒体融合这件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其实很难。

  结合自身的发展看,庆幸我们在五年之前就提出来,要“以我为主,融合发展”,在实操当中有一个战略口号,叫“一云多屏,两翼齐飞”。一云多屏大家理解,两翼齐飞指传统媒体湖南卫视和新媒体芒果TV。五年前的芒果TV存在,但是还没有做起来。我在这里斗胆讲,最后真正的抓手就落在IP上,落在版权上。如果没有当时我们下死决心把湖南卫视的IP资源,自己的版权拿出来,交给芒果TV独播的话,也是很难的,所以这个IP带动了流量,带动了品牌,带动了内容,最后把芒果TV这个小兄弟拉扯大。

  两翼齐飞彼此互为支撑,今天我们说芒果TV等于N个湖南卫视,大哥把小弟拉扯大了,小弟要回馈大哥。通过媒体融合还是要回到主流宣传阵地,打造具有时代记忆的新型主流媒体集团。

  这是我们在媒体融合上的成功实践,湖南广电既拥有一个成功的卫星频道,又拥有一个成功的新媒体。包括在新一轮改革的形势下,省委省政府提出来,一定要做实一个集团;做优两个上市公司,即芒果超媒、电广传媒;做强四大业务板块,即以湖南卫视为代表的传统媒体板块,以芒果TV为代表的新媒体板块,这两个主要是媒体融合,再加上以有线网络为基础的移动互联板块,以达晨创投为基础的投资板块。

  版权这件事情让我们尝到了甜头,看到了奔头,在这里头,要让版权成为我们这里最头部的流量,最头部的媒体,最头部的地位

  马栏山上高点 智娱经济爆点

  我们想马栏山不单是有高楼,还有高山,不但重地,还要重文,马栏山一定要占领制高点,我们也发明了一个词汇“智娱经济”

  怎么向更高处走?娱乐没有错,是生活的必然,也是我们思想交流的手段,但是娱乐走到哪里?在当下的互联网时代,我们发明这个词汇——“智娱”,要有政治智慧的娱乐,要有技术的娱乐,尤其要有当下生活的智趣,把智娱做起来弘扬主张,坚信版权在智娱经济里面一定是最大的爆点

  我这里有简单的统计,比如说不完全统计,湖南广电库存节目可能会有60万个小时,在这中间优质的节目至少有6万个小时,一成总有吧?我们不敢多说。按照市场的价值,比如说一分钟1000块,6万个小时的优质节目可能可以卖出36个亿的产值出来,这还是一次性营销,如果是在版权保护下进入到循环经济,这也是了不得的。所以说这么一个宝库,其实等待我们去挖掘。

  在这里我也承认一点,我们强归强,但有一些地方也不足,有些地方我们做到了,有些地方还没有来得及去做,甚至还没有顾得上做,甚至不排除有些同志还没有看上它的价值。我们抓内容可以了,但是从内容到IP,大家从认识上还要不断提高,从IP到版权还要加强教育,形成共识,最后付诸于实践。所以无论是马栏山也好,还是智娱经济也好,我们坚信版权是要插在这些地方和产业上的。

  倡导“三个建立” 完善版权体系

  最后一个建议,就是大家也在做的“三位一体”,一是建立马栏山知识产权体系,主要包含确权、授权、维权;二是建立马栏山视频版权交易中心,马栏山文创投也在积极张罗这件事情,包括今天这个论坛也是围绕这个展开;三是建立马栏山互联网法院,就我们所知国内已经有三家了,杭州、北京、广州。

  我前一段时间到广州去考察,我到了琶洲,他们的招商局长一定要走到他的门口指给我看一块牌子,就是广州互联网法院的牌子,说这块牌子刚背回来的,非常不容易,比引进什么都重要。我站在牌子那里也感同身受,非常理解。

  这个是湖南省、长沙市、马栏山的重中之重,这可以构成整个版权体系,可以告诉整个市场为什么马栏山要来干这件事情,为什么这件事情在马栏山才干得成。

  草木蔓发,春山可望,致敬马栏山版权春社,期待我们去焕发出蓬勃的生机。谢谢大家!

  陈刚:意趣是媒体人的追求,科技是最大的美感

  ——在2017钛媒体 T-EDGE科技生活节演讲的全文,略经钛媒体整理:

  我是从湖南广电过来的,刚才看到火人节第一想法是能不能放到马栏山去。文化的环境是不一样的,想归想,做是另外一码事,但是不管怎么讲,刚才带给我们的冲击力,确确实实像上海的天气和湖南人的口味一样——火辣辣的。

  言归正传,演讲题目是我自我发明的概念,叫“智娱经济”,也是用这样的方式向今天的主题靠拢,也是向钛媒体致敬。我的汇报很简单,我是学中文的,也是研究语言的,不管是文字还是视频,尤其看重结构主义,我试图从这个角度做分析。

  第一个角度就是从共时性说这个事情,“智娱经济”,顾名思义是想把“智”和我们的娱乐结合在一起,这里的“智”,一个是说“智能”,指科技色彩。一个是“智慧”,带有文化色彩。

  在我们广电的实践当中,其实越来越多的是互联网科技统领,我们有这样的科技概念,我们也在说IT,到了后来马云说DT,我们媒体人更想讲的是DT,从IT到DT是一种晋升,但ET才是我们的梦想。如果我们说IP的话,最早的科技IP还是最早ET形象。

  我们记得是胖胖的科技小人,它给我们带来未来世界,我们觉得ET的形象是真正的把科技和娱乐结合在一起。哪怕说到今天来看后期制作技术越来越领先,几可乱真,我们说的ET是承载着我们最早关于人工智能原始符号。

  在这个过程当中,从科学理论角度,从智能角度,有科技流,有数据流,我们在智慧的角度,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文化创意,艺术化的呈现,这个是经济最重要的立脚点。

  进一步讲到经济,从历史性的角度分析,此前无论我们自身是分析甚至是批判,你们做的是泛娱的事情,甚至有人指责我们说,你们湖南广电是娱乐电视台。其实,湖南广电是非常主流的大台,我们的宣传新闻做得非常棒,我们主流的文化做得非常好。

  但是,确确实实承认,我们在娱乐方面和综艺方面经常有一些创新的表现。所以大家说你们是搞娱乐的,我们也确实可以理解和接受。其实,在这话当中,不在乎你做不做娱乐,而是在乎你未来如何把娱乐做下去。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试图分析一下,“泛娱”不是放在经济上面,今天仍然如此,没有收视率是活不下去的,今天也是一样。但是,到了“智娱”的话,今天是“粉丝经济”,未来还是“知识经济”。

  我们讲万变不离其宗,我们开口闭口的粉丝,骨子里还是支持的,我们也还是自信的,没有办法,谁叫我们是梦工厂,我们是造星工厂,还真是这样。

  但从“智娱”的角度来讲,造星、制造明星,它是更加的通达,更加的具有广泛性,可以从不同的角度生长出来各种各样的意见领袖,这个可能也是我们媒体的责任。你不能只把镜头对着某一个角落,你应该有更多的呈现。

  这样一种结构下来,我们就能挖掘事物背后深层的东西,代表文化的东西,带点社会心理的东西。

  第一句话是娱乐的“阶层固化”。我们觉得,从泛娱到娱乐的演变,这四个字是蛮火的,它大概用到社会学的分析角度,甚至具体到住房、教育、收入、职业等等一种阶层固化的形态。我借用“固化”这个词,今天娱乐也悄然固化了,我们要重新把它打开,湖南广电经常干这种事情。

  第二句话是意趣的“稀缺性重建”。说文化、说科技、说生活、说媒体、说视频、说内容,最后一切归为“意趣”。湖南人对你不高兴,就会说你这个是没有味道,湖南人觉得干点什么事来劲的话就会感觉很有意思,这个是存在的价值观,这个价值观是直逼人性的。

  我们愿意看到意趣在社会活动、社会媒体当中穿针引线,这种意趣曾几何时越来越稀缺了,越来越枯燥了,我相信这个也是钛媒体赵总做这个项目很重要的动机和初衷。

  包括我刚刚匆匆忙忙来会场,她也跟我说楼下有很多好玩的东西,我看来看去这个是不同文化的表述方式。她不求做一个结构主义的东西,她就是把碎片的视觉东西扔给你看,反正是有趣,反正是好玩,反正是看了让你怦然心动。

  我们走着走着,不怕掉到前台的水里,就怕找不到这种水的灵动。意趣永远是媒体人、创意人孜孜不倦的追求,而这种稀缺是我们的犯罪。所以,我们努力用一种不管是哪个时代,哪怕是互联网时代的语言,让调性发生变化,措词用句发生变化。

  所以,湖南广电人在这个方面是一直追求的,你一直看到我们总是创新,总是可以奉献一些东西给大家。

  第三句话“IP的文化自觉”。其实,我们是讲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这种IP的存在和产生是源自于我们强大的文化的自觉。在整个中国电视发展历史上,其实湖南广电是贡献了很多IP,我不用在这里例举。

  在这里最关键的一点,大家都会问很好玩的事情,你做了这个事情,下一个事情在哪里?你做了这个爆款,下一个爆款在哪里?你做了这个IP,你下一个大的IP还有吗?湖南广电给大家的回答总是会有,你不要怕,不用担心,它已经深入到马栏山人的骨子里。

  没有办法,这个文化自觉对我们的传媒艺术和科技来说,非常重要。我们追根溯源,想站在文化自觉的生态环境下,我们是自恰组织,我们是该有鼻子有眼,有手有脚,它是浑然一体,而文化的自觉是生态的存在。

  最后一句话是技术的“在场性”。其实,我骨子里是技术的崇拜者,我们深知人类的一切都是拜技术所赐,我们的重资产都是技术的投入,也是一种最大的美感。这种革命,这种美感,这种力量的驱动本身是创作的源泉。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也报告大家,湖南广电技术投入是无与伦比的,几十亿砸进去。大家可以看到哪怕是简单的舞美一定是顶级的,一定是重拳出击的。这种“在场性”不仅是表面的东西,技术从来是跟我们息息相关的。我今天来也是被这个主题吸引的,这个观念跟我们是非常一致,在场可能带来的是不同的场景。

  曾几何时,我们的广电人,湖南人第一个用非线,今天成了标配,言下之意不是你广电人做的,不是摄像机拍的,是0和1做出来的。今天是完全不同,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科技技术一夜之间是深刻的改变。

  最早的大本营,从金鹰城改成马栏山。马栏山很土,土到三国就有了,曾经是鲁肃在那边养马,旁边的捞刀河关公在里面掉过刀。这个就是我们的所在地,我们是有文脉有历史的,今天的马栏山是湖南广电的代名词。

  我们的主持人谢娜也开玩笑说:我是马栏坡的坡姐。但马栏山的未来,却因为一个全新构想而截然不同。去年,我们的省委书记提了一个概念,叫“北有中关村,南有马栏山”,他说中关村是当下科技互联网的代表,希望马栏山能做成未来文化互联网的典型。这个构想成不成立,可不可以,依靠的正是科技与艺术的携手融通。

  我们的一个《快乐大本营》,一个《还珠格格》。只要到了暑假一定是放《还珠格格》,收视率还不差,然后就是《快乐大本营》,20年周岁生日了,一个综艺节目不怕你那个有本事,包括到今天还是生龙活虎,活蹦乱跳的存在,不是妖精是什么。

  最后的结语是什么呢?无论我们做什么,一切都是指向人心和人性,无论你用什么样的语态和心态,一定要和环境自洽,和我们的职业追求一致,和我们的心灵标尺同一个方向。这个也是我今天用这个机会向大家简单汇报的地方,谢谢大家。

  陈刚:从虎变到豹变,铸造马栏山生态时代

  今天这个机会很难得。岳麓书院,我是最有感情的,也还有点贡献。当年湖南经视“千年学府世纪论坛”,把余秋雨、余光中、黄永玉请过来,在岳麓书院接连做了三场论坛。三场前两场都下雨。就在“朱张会讲”的地方,观众们就坐在中间那个庭院里,穿着粉红、粉绿的雨披,感觉就是一池莲花在庭院里盛开。今天又来到岳麓书院。刚刚尊敬的郑佳明部长讲“义利之辩”,前面主持人柯豆上来就说湖南人霸蛮,隐含了中国千百年以来的"王霸之争"。广电在实践中也会绕不开这些哲学的人文的命题,甚至我们首当其冲。比如我们今天讲,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要放在一起,万一发生冲突,社会效益要放在第一位。

  我今天演讲的题目起于《周易》。《周易》六十四卦,革卦是七七四十九卦,变革之卦。革卦下面是离卦,断舍离的离,上面是兑卦,兑现的兑。变革和革命,首先是要破,然后再来立,老祖宗真的是太聪明。离是火卦,兑卦是水,水火相生相容,但又相爱相杀。再去看它的爻辞,指向变革,似乎也指向我们广电,所谓“大人虎变,其文炳也”、“君子豹变,小人革面”。现在的人喜欢去看小人君子谁好谁坏呀,虎变豹变谁大谁小呀,去做那个理解去了,其实不是那个意思。

  广电“三老”的三轮改革:从虎变到豹变

  我们湖南广电历经三轮改革,我个人也很有幸参与其中。经历了"三老",从老魏到老欧到现在的老吕。老魏是我们的魏文彬,是我们湖南广电变革的发起者,教父级的人物,德高望重。他后来是我们省里面的政协副主席。他从95年开始,在湖南广电发起变革,老魏的外号就叫老虎。其文炳也,这是说什么呢,老虎的花纹皮毛,是很清晰的很明白的,既是内敛的也是爆发的。欧阳常林,我们的老台长,接了老魏的班,把湖南广电从“虚火的电视湘军”做成了五十个亿创收的传媒集团。

  一路走来,到了吕台手里,现在湖南卫视单频道广告创收过百亿,在全中国单一频道只此一家。这中间蕴含了什么东西呢,谦谦君子,能文能武,虎变豹变。现在很多人喜欢玩收藏盘珠子,把一个珠子盘来盘去,盘出了包浆。好像我理解的虎变到豹变,有点这个意味。

  虎变的话呢,它是条纹清晰,色彩斑斓的,至于是东北虎、华南虎还是非洲虎,可能不同的品类会有不同的纹路呈现,但总体是一致的。所谓豹变它指的是什么呢,它的花纹已经不是条纹化了,它是点状的,它的那种光彩拥有了一种润泽,多了岁月沧桑打磨下的一种圆润,一种新的成熟,一种新的质感。而“小人革面”呢,就是说的普通人,我们都是普通人,就是大家要对自己的面目面貌负责,要一起同心同德、一起励新求变。

  广电历史变革的四个阶段:

  从动物园到马栏山

  广电的历史变革我试图归纳为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那个时候还在动物园,那就是老广电、老湖南台。那个时候老魏就提出了四大战略,叫做“大宣传、大广播、大电视、大产业”,现在听起来这四大不足为奇,当时确是震聋发聩。

  第二步是千禧之交,我们到了现在马栏山这里,当时我们把这个地方叫做金鹰城。我现在想套用一句话,“先有潭柘寺,后有北京城”,那就是“先有金鹰城,后有马栏山”。金鹰城里面诞生了湖南卫视,找到了我们核心的灵魂—— “快乐中国”,一下子就把整个湖南卫视的站位、定位提溜上去了。老魏去哈佛演讲,说湖南卫视是为全中国打造了一个叫做“快乐”的产品。

  第三个阶段就是大家所讲的芒果台,这就进入到了互联网时代,这个名字不是官方认可的,是网友赐给我们的名字,我们那个logo本意是鱼米之乡,阳文是一粒米,阴文是鱼;粉丝不这么看,形状像芒果,颜色是橙黄,粉丝不管不顾就把我们叫成芒果台,我们就笑呵呵的认了,芒果台就成了粉丝给我们的昵称。这个时期主要的战略就是双核驱动,湖南卫视和芒果TV。

  第四阶段掀开了这一页:马栏山生态时代。我们家毫书记在当省长时候就提出来在广电打造“云谷”。麓谷是科技互联网,云谷是文化互联网。这次来了机缘,湖南广电现有的金鹰城两平方公里,旁边鸭子铺,也就是浏阳河的九道湾,三平方公里土地。家毫书记说,你们就把它做成马栏山文创聚集区。这个事情好啊,天作之合啊!传统媒体在这边、新媒体在那边;存量在这边、增量在那边。遥相呼应、彼此联通,这件事情,充满了想象力,充满了张力,很多事情可以做,好多事情可以玩。

  它绝不是住宅房地产,它是文化地产,是产业园,是一个产业小镇。文化+科技+艺术,全部可以进来,包括大数据、大创意全部都可以进来,也包括各种黑科技。这也是一个智慧岛,是全新的媒体的创意的生产的基地。通过反复思考,我们基本锁定了,具体做的是马栏山视频产业园。视频是我们要干的事情,软件硬件放得进来、IP内容放的进来,所有的一切都能放进来,连付总的大汉集团都能放进来,我们的朱博士、我们杨院长,我们可以打通的,在我们那边热土上可以做很多事情,我们可以围绕视频、围绕影视创意、围绕工商管理,我们能做很多事情。

  我们是期待这一趴,是真正以生态的高度来统领和解决所有问题。也要老实承认,我们已经遇到了瓶颈,我们用过去的方式再往前面推,很难推动了,我们有过人口的红利,有文化的红利,我们的老祖宗贡献了那么多的文化基础,我们也把他用得差不离了。也有改革的红利,只能这样了,也有一些制造业的红利,也有传媒业的红利,当这些红利单独出现,其实每个人都越来越不容易。当我们用生态的方式把他组合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敢于期待,也充满了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我们说可以在新的意义上重构,让他重新获得生态的红利,这个是我们必须做的。

  广电的四维营销:从卖节目到产城经营

 

  第一维纵向变现。到目前,湖南广电、湖南卫视的广告创收,基本上还是呈现这么一个状态:卖节目、卖时段、卖收视、卖价格,这个事情不用解释,大家都很清晰。而且,确确实实湖南卫视也还牛,刚才杨院长跟我讲,大家老是说起《人民的名义》,确实太恐怖了,收视过8。电视剧收视过1,就是好的收视表现,过2,就遥遥领先,过8就不要讲了,异军突起,一骑绝尘。

  二维横向增值。卖频道、卖平台、卖影响、卖价值。其实我们也碰到了瓶颈,一百亿还能够突破吗?一切都是在商言商。大家都只有这么做,必然性在这里。

  三维互联打通。这也是我们正在干的事情,这里就跳出湖南卫视到了跨屏,到了整合营销,到了内容的分发。我们想建立行业码头,我们敬佩中央台老大哥,任学安老总上台以后,推出了“国家品牌计划”,是营销的成功案例,在座的可以研究。卖赛道,其实我们现在做很多新赛道的,特别是互联网的生态环境下有很多新的案例。

  四维生态融合。这一维又应和了我刚才讲的马栏山。我们在这里从广告跳到了互联网,从整个互联网跳到了整个的产业生态,甚至跳到了地理的依托,空间的平台。

  我们想做的是产城经营。马栏山这么一个概念,在书记的心目当中,要求还要高一些。书记说:以后的马栏山,就是整个长沙的,只要是文创的东西,都可以打马栏山的品牌,甚至整个全湖南的,都可以打马栏山的品牌。马栏山原本只是个地名,通过我们卫视把他炒起来了,马栏山多了品牌价值,它当然是要溢价的。所以现在大家开口闭口,我是马栏山的,珂豆是马栏哥,谢娜是马栏姐,大家都是马栏山人,蛮好玩的。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其实也在做知本经营,我们还想要讲共享经济。

  我们这帮人,走到哪里,眼睛一扫,鼻子一嗅,就能看出问题。今天走过来一看,发现大学城其实是共享单车的圣地。从共享单车,到共享汽车,到共享电动车,最近还有人在做共享雨伞。但是话讲回来,我们面对这个我们是审慎的,我们说共享单车共享汽车是两码事,多了两个轮子就是两码事;共享电动车和共享汽车也是两码事,多了发动机就是两码事;共享雨伞又是另外一件事。

  我们信奉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做任何事情一定要找到价值观、逻辑性、方法论。一方面我们有丰富的强烈的人文情怀,我们是理想主义者,但另一方面,我们一定要脚踏实地。最后想做的是个智娱经济,这个词我不知道,科学上有没有这个讲法,书本上有没有?我们把这四个字拼在一块,是因为我们认定这一轮科技的风口一定在人工智能。

  我作为娱乐人,我的特长专业在这里,一定要把它做好,但我绝不能闭门造车,还在那里简单的做娱乐。现在的娱乐如果还是简单的抖抖包袱、弄个笑料,一点都不难,但也就那么点意思,笑过以后没有回味。我们的“快乐”二字一定要跟智能结合在一起,跟智慧结合在一起。

  时间关系不展开讲了,最后回到家毫书记的一句话,可以理解为我们湖南广电乃至全省最大的营销理念,那就是“北有中关村,南有马栏山!”

  我的发言就到这里,不当之处,多多指教,谢谢!

  陈刚履历——

  陈刚,男,1966年出生,中共党员,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学历。

  1987年至1995年在株洲师范学校任教;1995年起历任湖南经济电视台记者、编导、新闻部主任、总编室主任、副台长,湖南广播影视集团副总经理,快乐购物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快乐购物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上海湘芒果文化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马栏山文化创意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芒果传媒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副董事长,湖南广播电视台党委委员、副台长;2017年9月起任湖南广电网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2017年10月出任湖南电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2018年1月,任政协湖南省文教卫体和文史委员会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