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赤峰小伙王旭回长沙的两张火车票和一张机票。内蒙古赤峰小伙王旭回长沙的两张火车票和一张机票。

  一边是疫情防控,一边是复工复产。

  这是今年春天交织在一起的两段主旋律。

  你的复工路还顺利吗?

  今天,为我们讲述复工故事的是长沙中电软件园某企业的一名95后员工,他从内蒙古返程,跋涉两千公里赶回来上班。

  本报实习记者李琼皓长沙报道

  2月15日,内蒙古小伙王旭顶着大雪,乘两趟火车后,从北京登机,回到长沙,历经两天两夜,跨越近2000公里路。

  从内蒙古到湖南,回忆起复工之路,王旭坦言曾有过不安,“毕竟湖南疫情更严重,这一路上还存在很多未知的风险,下定决心回来是综合考虑。”

  回还是不回,这是一个问题

  疫情发生后,王旭所在内蒙古赤峰的家中年味也悄悄发生改变,“小区封闭了”“禁止聚会”“连姐姐婚礼都延迟”,这些消息让王旭意识到疫情比想象中严峻,他开始在网络上关注疫情信息。

  与湖北一衣带水的湖南,形势并不乐观。“朋友们知道我在长沙工作,劝我留在家。家人也提醒我多待几天,等情况稳定了再去。”

  回还是不回?王旭开始纠结。2月14日,他掰着指头算,已经整整待在家25天。公司发了2次通知延迟复工,网上有段子称“企业难复工,不用回去了”。

  2019年11月,王旭成为湖南数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数魔跨境”)一名前端研发程序员,在长沙中电软件园办公。他刚过试用期转正。

  “当时看到负面消息,我就有一点蒙了。工作刚转正,在长沙还有租房,不回来房子怎么处理?退房、违约金、收入中断、求职困难等都是现实的问题。”王旭表示了自己的不安。

  考虑到员工的实际情况,数魔跨境采用了互联网办公模式。“后来发现湖南疫情防控蛮严的,复工企业数据在增长,其间我负责的业务也没间断,就慢慢有信心了。”线上办公一周后,王旭得到公司通知,2月17日正式复工。

  临行前,父母像往常一样要给王旭准备牛肉干等零食,都被他婉拒了。“考虑到返程途中的风险,吃东西可能会被感染。”

  8小时卧铺不敢摘口罩,只喝了水

  2月15日,赤峰大雪,封路后,汽车停运,私家车不让上路。王旭只得改乘火车。“我有点着急,怕耽误工作,想尽快回去。”

  在王旭向记者展示的票据里,他先从平庄北站坐车到赤峰南站,接着在赤峰南站坐车到北京昌平北站,然后再从北京首都机场T2航站楼登机回长沙。这一趟路程下来需要多久?“两天两夜。”

  王旭起初比较担心,口罩不敢轻易摘下,吃东西也很谨慎。“在肯德基、麦当劳餐厅就餐,先测体温,才让点单吃饭。”这一趟行程下来检查了多少次?“至少有10次了。”

  在机场餐厅里,他看到返程更为谨慎的人。“有位客人在餐厅吃东西,摘下口罩吃一口,接着戴上口罩嚼完,再摘口罩吃一口,一连串动作反复进行直到吃完。”

  返程火车上,列车员时不时走过来提醒:“戴好口罩,避免人员接触。发现疑似发热旅客马上通知乘务员。”当日卧铺车厢人不算少,为了保险起见,8小时路程,王旭只喝了水,还想了个办法让自己安心,全程戴着口罩。“整个晚上我都戴着,憋得慌。”

  2月17日凌晨1点,王旭终于回到长沙开福区湘江世纪城,朦胧的灯光点缀着黑夜,他举起手机拍了张照片,配上“困”的表情发到朋友圈。

  同事打招呼少了,开会讨论隔开距离

  复工第一天,王旭对办公产生了新认识。“工作环境变得更加干净卫生,防疫小组的同事定时消毒,感觉频率特别高。我敲敲代码,没多久就要测一下体温、给手上消毒之类的。”

  王旭说,虽然大家戴了口罩,容易认不出对方,但工作方式照常。“短暂休息片刻,平时的打招呼变少了。同事们也自觉维护防疫规范,为了避免面对面办公产生的风险,有的同事主动搬到会议室工作。”

  记者近日在数魔跨境复工现场看到,地板、洗手间、多面玻璃墙都有消毒过的痕迹,五六十平方米的会议室里,三四个人隔开距离讨论。“4人一组,日均3次消毒,我们提醒大家尽量少使用会议室,中午取餐后,记得要洗手。”公司行政人事经理杨兰说。

  杨兰提到,复工首日来得最早的一位同事,看着其他小伙伴陆续回来,眼神放光。“你能感受得到,这么多天终于见到除自己家人以外的人了。感觉生活有点恢复了的样子。”

  办公区域随处可见的提醒海报,群里实时发送的防疫信息,同事之间的行为规范,让王旭感到安心。问及疫情结束后有什么计划,王旭说:“跟小伙伴出去玩耍一下,国庆节想去大理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