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是一种新的急性传染病,在中医的角度来讲,属于‘疫病’或是‘瘟疫’的范畴。”早春二月,温暖的春光洒在湖南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国医大师刘祖贻正在翻阅古籍,希望能从前人的智慧中,寻找到当下疫情的解决思路。

  中国人,有着几千年和疫病斗争的历史,积累下无数丰富的防治经验。这位83岁的国医大师坚信,中华民族流传千年的古典智慧,能在当代换取更多生的希望。

  2003年,刘祖贻在抗击“非典”期间,以近古稀之龄主持湖南省中医专家组工作,并多次向有关部门建言献策。17年后的当下,湖南中医又正在新冠肺炎的战役中,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防:一道古药方的新生

 湖南省衡东县中药饮片厂工人正在熬制预防中药。衡东县委宣传部供图  湖南省衡东县中药饮片厂工人正在熬制预防中药。衡东县委宣传部供图 

  在湖南省衡东县中药饮片厂厂区内,工人们正紧张地将黄芪等中药原材料进行切割、烘干处理, 经过处理并搭配好的各种原材料,被工作人员放入煎药室的几口大锅里进行熬煮,咕噜咕噜冒着热气的药剂出锅后,第一时间被倒入专业仪器过滤并打包好。

  让工人们如此紧张熬制的中药,是湖南省中医药管理局新冠肺炎预防处方一和处方二, 他们每天生产的8000包药剂除了要打包送到相关医院防疫一线,还要送到省市县镇村各级参与在防控一线的工作人员手中。到目前为止,已经供应了30吨左右。

  在100多公里之外的长沙市中医医院,制剂室、中药房,一个多星期来灯火通明,中药飘香。从药材的采购、验收、分装、煎煮到成品的包装、运送,到处是忙碌的身影。随着一辆辆满载中药的车辆陆续驶出,一批批为复工企业免费提供的预防新冠肺炎中药顺利交接给各区联络员。至今已配制超过13万份药方。

  从湘南小城,到省会长沙,这剂备受拥趸的中药预防药方,便是出自于湖南中医药人之手。在这片诞生过“湖南中医五老”的土地上,不少湖南人相信,中医有着祛瘟疫、挽垂危的神奇功效。

  “中国历史上,大大小小的瘟疫大概有320多次,中医在‘疫病’的预防、治疗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为中华民族的健康,人类的繁衍,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湖南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秦裕辉介绍,在我国古代,便有将中药包投入水井,让百姓通过饮水的方式进行预防的做法。

  “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中医典籍所传达的预防理念,让秦裕辉下定决心,要从有着数千年用药经验集大成的中医药宝库中,寻找出一服预防良方。

  一个古方,引起了秦裕辉的注意——“玉屏风散”。但秦裕辉认为,这个具有益气固表功效的古方,还能进一步改进。

 湖南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药房场景。李芳森 摄 湖南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药房场景。李芳森 摄

  2月7日,在企业全面复工之际,湖南中医药专家通过古方的启发,分析14个省开出的46个防疫预防药方,又结合湖南地理、气候和用药习惯,吸取湖南中医药参与治疗确诊患者的经验后,开出了两个预防用处方。

  黄芪甘温,大补脾肺之气,固表实卫,为君药。黄芪15克,与白术(zhu)、连翘、山银花、藿香、石菖蒲、防风、甘草配伍,起到益气固卫、健脾和胃、辟秽化湿、清热解毒之功,为湖南中医药大学11位医学、药学专家制定的一号方,适合成人服用;黄芪30克,配伍山银花、陈皮、大枣、生甘草,重在培固正气,兼以辟秽化湿、清热解毒,是专家组制定的二号方,适合体虚易感冒者、老幼服用。

  一道古方,由此焕发新生。

  “这两个方子出来,我们也要考虑它的价格、口感。”数十年的从医经验,让秦裕辉更能为百姓着想。在保证预防效果的前提下,兼顾着药方的口感和价格,一天只需花费十块钱左右。

  经湖南省中医药管理局部署,从2月12日开始,全省109家定点中医医疗机构,向所有开工复工企业免费发放预防用中药。

  早在1月21日,湖南省就成立了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专家组。1月22日,由国医大师熊继柏等19位专家研究,针对体虚的易感人群及包括一线医务人员和有接触史的高危人群开出了预防药方,针对患者4种不同症状开出了治疗药方。

  中医还给一线防控人员加持“正气防护服”。以湖南省委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名义下发了《关于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密切接触者进行中药预防用药的通知》,该预防方由国医大师熊继柏等专家研拟,主要针对易感人群、高危人群、一线医务人员及有接触史人员。

  据不完全统计,全省各中医医院在院内为群众提供免费预防用药汤剂100多万人次,对外销售预防用药150多万份,向一线疫情排查处置人员免费提供预防用药220多万人次。

  治:一套组合拳的力量

国家中医医疗队出征湖北。湖南省中医药研究院供图 国家中医医疗队出征湖北。湖南省中医药研究院供图 

  中药汤剂一人一方,对症治疗;穴位敷贴驱寒祛湿,缓解颈肩腰腿痛;八段锦疏通经络,调理气血,强身健体……湖北武汉江夏大花山方舱医院中,在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国家中医医疗队到来后,每天都会为患者们送上这一整套中医组合疗法。

  “现在在方舱医院,病友们都抢着要做中医治疗呢。”看着逐渐康复的患者们,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国家中医医疗队队员们更加满怀信心。

  2月21日,由湖南省中医药管理局组建的第五批国家中医医疗队启程,再次驰援湖北。湖南中医药在“方舱”,再一次展现出战“疫”的力量。

  截止2020年2月22日,武汉方舱医院湘五病区(湖南省第一批医疗队40人接管)共收治确诊病例96人。其中,新入院0人,96例病人中医药为主治疗,占100%。

  作为湖北的邻省,湖南中医药人在本土战“疫”中,战绩更是不俗。

  23日一早,1岁多的涵涵从岳阳老家起床,他觉得还是家里的床最舒服。出生于普通家庭的涵涵,经历却不普通:他是在此次战“疫”中,岳阳市纯中药治愈患儿。

  2月6日,有着湖北接触史的涵涵和外婆、父亲三人,在第二次核酸检测中结果均呈阳性,被安排送入君山区人民医院住院治疗。

  按照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用药大部分针对成人,在1岁多孩子身上,可能出现不可预知的副作用。专家组经过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单纯采用中医药治疗。从入院第二天开始,涵涵的所有西药均停止服用,开始服用中药,直至出院,整个治疗过程未再服用西药治疗。

  针对涵涵的咳嗽、呕吐、CT双肺炎症表现,2月7日岳阳市中医医院驻君山区人民医院中医内科主任医师沈智理采取了宣肺止咳和中止呕的治疗方法,为他调配了3剂中药配方颗粒。2月8日开始服用中药汤剂处方。针对小儿难服用问题,每副药采用少量15-20ml,2-3小时/次频服的方法,涵涵每副药均顺利服完,未出现拒服情况。

  一人一方中,尽显医者仁心,新生也在一道道方剂中孕育。

  2月11日咳嗽、呕吐症状均消失,饮食也逐渐增加;

  2月17日咳嗽、呕吐、盗汗、大便稀等症状完全消失,精神状况较前明显好转,饮食正常,复查肺部CT(比较2月13日)示炎症明显吸收;

  2月18日沈智理主任调整处方为健脾益气。

  出院前两次核酸检测阴性,经专家评估,符合出院标准。2月20日下午,涵涵随父亲一起出院。

 国家中医医疗队队员们在湖北武汉江夏大花山方舱医院工作场景。湖南省中医药研究院供图 国家中医医疗队队员们在湖北武汉江夏大花山方舱医院工作场景。湖南省中医药研究院供图

  这次湖南省中医阻击新冠肺炎表明,中医不仅是慢病调理的“里手”,更是战疫救治“急先锋”。小到岳阳年仅3个月大的婴儿,大到株洲90岁高龄的奶奶,均使用了中医药治疗。

  截至2020年2月20日,全省总计确诊1011例,其中973例中医药参与治疗,占96.24%(症状明显改善患者911例,占93.6%);出院638例,其中602例中医药参与治疗,占94.36%;在院369例,其中367例中医药参与治疗,占99.46%。

  通过坚持中西医协同,中医药早期介入,一方面治愈轻症患者,防止轻症转重,控制了重症患者的增量;另一方面改善重症患者症状,助力重症转轻,减少了重症患者存量。中医药的系统参战,缩短了患者平均住院日,共同提高了治愈率、降低了病亡率。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月16日,湖南全省出院患者中,使用纯西医治疗患者平均住院日为10.9天,2月1日后中药汤剂治疗患者平均住院日为8.7天,2月5日后中药汤剂治疗患者平均住院日为7.5天。以长沙市为例,使用纯西医治疗患者平均住院日为11.1天,2月1日后中药汤剂治疗患者平均住院日为8.6天,2月5日后中药汤剂治疗患者平均住院日为8天。

  湖南中医药战“疫”成果的取得,也和及时“参战”密不可分。

  1月22日,18名中医专家就随省级医疗救治专家组下沉到了湖南省14个市州,各市州也将本地区中医药专家纳入本地专家组中,积极参与诊疗。

  随着疫情的发展,湖南省中医药管理局随时组织专家修订中医药诊疗方案。2月3日下发了《湖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医药诊疗方案(试行第三版)》,将疫病分为初热期、重症期、危重期、恢复期4期,根据各期不同临床表现分为9种类型辨证施药。湖南省中医药管理局迅速安排熊继柏专家进行方案解读,指导全省中医专家防控新冠肺炎的工作,这也使得湖南的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有理论遵循,有具体方案指导。

  “从普通人群预防,到密切接触者的预防,到轻型的、重型的、危重病人的治疗,中医是全方位参与,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效果。”秦裕辉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