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杨佳琪 女儿杨佳琪

  临近春节,远在非洲塞拉利昂的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医生杨勇收到了女儿的一封家书……

  亲爱的爸爸:

  远在千里的您还好吗?

  又想起了我们分别的时候,在机场我拉着妈妈,死死的咬着嘴唇,还有点自欺欺人地对妈妈说:“你不要哭。”其实,我的泪水最不受控制,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地往下落,落在你的心上,也落在我们的心上。

  说实话,不是因为我们一年的分别而感到伤心难过。我的每一滴泪都是骄傲的,都是为你骄傲的。你们响应着“一带一路”倡议,履行着共产党员的责任担当,踏上非洲大陆救死扶伤。你走进海关前,捏了捏我的脸,笑着说:“你和老妈一定要好好的。不要打起来了。”我们都笑了,十年来我们的家庭氛围是如此融洽,怎么会打起来呢?

  你去到非洲,平时我们就是视频聊天,小小的电子屏幕,传送着远隔千里的牵挂,溢满了温暖的亲情。这大半年,我和妈妈都没有闲着,妈妈努力工作,更加忙碌,管我的时间也大大减少。我意识到自己也需要努力学习,提高自己的学业成绩,生活也更加独立了。这样才会让你在非洲安心的工作,不会给你丢脸。这种倔强,这种坚强,造就了我对学习的热情,对生活的热情。放学后我总是会买一些菜,回到家看到妈妈不在,就自己挽起袖子炒两盘菜,减轻妈妈的负担。妈妈回来总是可以吃到热腾腾的饭菜,她望着餐桌,眼里浮现出欣慰和喜悦。

  白居易说“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记得有次打电话,你的声音有些低沉,淡淡地说:“其实到这边来久了,我还是很孤独的。也捏不到宝宝的脸了。”一下子大家都沉默了,我说“敢情我的脸是橡皮泥呢,你们想捏就捏!”刚刚沉默的气氛才又活跃了起来。妈妈捏了捏我的脸,告诉爸爸她在帮他捏,只有半年了,过了这半年就可以来捏我的脸了。其实我们心中都充满了想念,但是谁都不愿意表现出来,把自己最坚强最乐观的一面献给对方。你在非洲治病救人,妈妈在长沙也是救死扶伤,我在家里努力学习,看似远隔千里,实际上我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也正是这些情感,把中国和非洲紧紧的联系在一起。

  爸爸,我们一起共同努力,共同进步!

  爱你的宝宝

杨勇医生幸福的一家杨勇医生幸福的一家
 杨勇(右二)身患疟疾带病坚持工作 杨勇(右二)身患疟疾带病坚持工作

  杨勇是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麻醉科麻醉医生,2019年7月份,他作为中国(湖南)第21批援塞医疗队队员,随同医疗队将我国医疗技术带给当地百姓,并提高当地公共医疗救治水平。

  塞拉利昂是世界孕产妇和儿童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由于缺乏必要的干预,产妇生产如同经历一次“鬼门关”,而由于各种疾病和缺乏及时医疗救助,有太多的母亲忍受着撕心裂肺的丧子之痛,其中以新生儿死亡率最高。

  前段时间,医疗队唯一的麻醉医生杨勇副教授感染了疟疾,手术这天,杨医生正躺在病床上经历冷热交替的煎熬。正当大家一筹莫展时,杨医生走出病房,拔掉刚刚打完的吊针,冒着满头大汗开始工作。在多名医护人员的努力下,手术顺利完成,母子平安的消息传出,产妇呼勒玛图的丈夫感激得流下了喜悦的眼泪。

  在杨勇和医疗队的帮助下,进驻塞拉利昂三个月的时间,成功地帮助了50余名孕产妇诞生了健康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