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的站台上,每天都有不同的故事发生。接站员是这些故事的见证者,也可能是参与者,他们是连接列车与车站的纽带。

  在长沙火车南站,有这样 6 位姑娘,她们在寒风凛冽的站台,时刻注意着乘客,来回奔波为他们解决遇到的麻烦事。

  这样坚守岗位的人还有很多,即日起,本报推出新春走基层系列报道,带你走近一群可敬可爱的人。

△ 1 月 14 日,长沙火车南站,在站台上工作的邹玉洁。图 / 记者张云峰△ 1 月 14 日,长沙火车南站,在站台上工作的邹玉洁。图 / 记者张云峰

  动漫电影《秒速 5 厘米》提过,一个人的一生大概会遇到 2920 万人。

  如果此言属实,那么,她们可能在若干个春运中就能遇到这么多人。

  她们是长沙火车南站的一群接站员。对绝大多数乘客来说,她们工作的意义,可能只是 “ 我走过你的站台,然后擦肩而过 ”。然而,对她们来说,自己的职责就是守护每一位乘客平安上车,不论日复一日,不论顶着严寒或是酷热。

  最怕开车前突然冲向列车的乘客

  “ 咻咻 ……” 站在站台上的邹玉洁,一边用扩音器循环播放广播提醒旅客上车,一边吹着口中的哨子。

  她是一名接站员。一般来说,为应对突发状况,接站员大多是男性,然而,在长沙火车南站,由邹玉洁、曹奇琦、钱静、何柯蓉、符慧敏、刘佳鑫 6 位姑娘组成的女子班组,成了站台上一道风景。

  1 月 14 日 15 时许,记者来到火车南站时,6 位姑娘已经在站台上工作了 5 个多小时。

  邹玉洁工作的站台是第八、九站台。第八站台的 G79 次列车开往香港西九龙,开车时间为 15 时 44 分,第九站台的 G6003 次列车开往汕头方向,开车时间为 15 时 55 分。两趟列车共处一个站台面的左右两侧,开车时间只相差 11 分钟。

  邹玉洁在引导 G79 次列车旅客尽快登车时,G6003 次列车的旅客已经通过闸机,正经过扶梯来到站台。正当 G79 次列车准备关门发车时,突然,一名男子从扶梯上冲下来,打算钻进最近的一节车厢。邹玉洁连忙跟上去,查看对方的车票后,她指了指对面的 G6003 次列车。男子反应过来,连声道谢,一路小跑到了对面。

  这样的情景在高铁站台非常普遍,尤其是春运期间,发车班次密,旅客不留神上错车的情况时有发生。

  邹玉洁最害怕的,正是那些临近列车开车突然冲过来的旅客。

  不久前,一趟列车即将关门发车,一名拖着行李箱的女乘客急急忙忙赶到,冲进最近的车厢。不料,她的行李箱被车门卡在了。

  “ 一般情况下,门夹到物品会马上弹开。但有时遇到一些情况,门会把东西夹得很死。” 邹玉洁回忆说,自己发现情况后,立即联系车长和机械师,把门打开,确保了安全和准点。

  除了这些赶时间的旅客,站台上还有一个不可控的因素——小朋友。

  “ 很多家长带孩子乘车时疏忽大意,放任小孩子独自行动。比如,列车和站台之间存在缝隙,小孩子很容易掉进去。扶梯的缝隙虽然小,但小孩子的脚也容易卡进去。” 曹奇琦介绍。

  每当有旅客上下车,她都会一遍一遍提醒带小孩的旅客注意安全。

  满背的暖宝宝就是她冬天里的盔甲

  女子班组的这道班是上午 10 点接的,6 个人分别在不同的站台面工作。等到当天最后一趟列车开出后,她们才可以回站内休息室,而第二天最早一趟列车到达前,她们必须在站台等候,一直工作到上午 10 点由下一个班组接手。

  对邹玉洁来说,第八、九站台当天最晚的一趟车是晚上 10 点多,第二天最早的一趟车是早上 5 点多。也就是说,她凌晨 4 点多就得起床。

  火车南站客运值班员谢春介绍,该站共 24 个站台,从 2、3 站台到 12、13 站台,总共 6 个站台面,两边都是接发线。作为接站员,列车进来时,要在站台立岗接车,列车开出时,要在站台立岗送车。“ 长沙火车南站一个站台每天就有 60 多趟列车进出,而一些小站可能全天全站都没有这么多。”

  接站员工作很繁杂。在接最早一班车之前,她们需要巡视整个站台的设备,比如扶梯是不是正常,钟表是不是准确,接触网是否悬挂异物,轨道里有没有堆积物品。此外,她们还要办理站台交接,联控列车的上水和吸污。

  女子班组的姑娘们都不是长沙人,最小的 23 岁,最大的 26 岁。按说,在这个年纪,本该 “ 美丽冻人 ”,但她们工作时都穿得很严实。

  因为,站台上确实很冷。空旷,北风沿着铁道线一路凛冽而来。

  曹奇琦穿着工作服,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热水袋。而在扶梯角落里,还摆着好几个热水瓶。

  根据工作规定,她们不能用保暖物品遮挡耳朵,也不能戴口罩。为了取暖,曹奇琦常常在背上贴满暖宝宝。“ 一般是能贴多少就贴多少,多少有点作用。”

  送走一趟列车后的等待间隙往往只有几分钟,曹奇琦不时张望着远处,确认驶来的列车是不是停靠在自己的站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