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市衡山县的朱先生,在为小学二年级的女儿办理转学的过程中,却被告知女儿至今还没有学籍号。询问学校和教育部门之后,他才得知,原来女儿的身份证号竟然已经被别人使用,注册了学籍号!这个消息可把朱先生吓了一跳,究竟是谁在“冒充”自己的女儿呢?又是何企图呢?奔波了一年多的时间,朱先生耗费了大量时间和钱财,可是却仍然迷雾重重。那么,究竟是谁使用了女儿的信息,假李鬼又在哪儿呢? 来看记者的调查。

  8岁女孩入学一年无学籍 

  身份证已被别人注册

  为了能让女儿享受到更好的教育条件,衡山县岭坡乡潮水村的朱先生从去年就开始筹划,把在村里上小学的女儿转到县城去读书。为此,他甚至已经在县里租好了房子。就在朱先生把准备工作都做好了的时候,却被告知转学又转不了。要学籍号才能转,而女儿从入学到现在都没有学籍号。

  朱先生的女儿入学都已经一年多了,怎么会没有学籍号呢?她就读的潮水学校校长王宏韬说,当时在入学籍时,发现她学籍的身份证已经被注册了。再三确认,朱先生女儿的身份证并没有报错。那会不会是女儿的身份证本身信息有误?或是与其他人的身份证号重合了呢?随后朱先生找到了沙泉派出所教导员廖文海,民警查询后称,朱先生提供的身份证号是正确的并且是是唯一的。也就是说,女儿的身份证号的确是被别人使用了!

  朱先生把信息反馈给了学校。但是,第一学期学籍注册的时间很快截止了,女儿还是没注册上。学校校长王宏韬说,大概录了三次左右,一个月了还是没录成功。当时学校的学籍系统权限不够,没办法查到她的身份证在哪里注册了。当时,朱先生还没有在意。但是,如今要办理转学就要提供学籍号,朱先生意识到,必须尽快解决女儿的学籍问题。于是,他找到了衡山县教育局。

衡山县教育局基础教育股副股长 邓湘

  衡山县教育局基础教育股副股长 邓湘

  当时我们就跟学校讲

  如果这段时间我们无法注册

  那么我们就把它放段时间 了解下具体情况

  我们把她作为新生注册

  结果等到第二学期小学已经不能新生注册了,而在今年9月1号又去注册,发现朱先生女儿的身份证还是不能注册,学校又马上向局里反映了。转眼,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女儿的学籍问题还是没能得到解决。朱先生说,他在广东打工,全家人的经济来源都靠他。为了这件事已经不知道跑了多少次了,到现在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好。

原为老师录入信息出错

  原为老师录入信息出错

  老师错误操作影响两个学生 

  究竟是谁使用了女儿的身份证号,朱先生一头雾水,毫无头绪。记者决定为他查明真相。衡山县教育局工作人员在查询后说,如果身份证是这个人,名字又是另一个人,那就根本无法查到,没有这个权限。无奈之下,朱先生只好以“身份信息被盗用”为由报了警,在民警的协助下才知道了对方的姓名信息。

衡山县教育局基础教育股副股长 邓湘

  衡山县教育局基础教育股副股长 邓湘

  现在是郭某用她的身份证号码注册的全国学籍号

  (记者:实际上身份证号不是她的)

  对 这个身份证号是我们县里的宾某的

  此时,终于真相大白,使用女儿身份信息注册学籍号的,就是衡阳市南岳区金月完小的小学生郭某。那么她为什么要用自别人的身份信息?这背后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带着一肚子的疑问,朱先生同记者一起,来到金月完小。

  金月完小学籍专干谭艳称,一直没有发现学校的学生使用的是别人的身份信息,登记时系统没有提示任何错误。学校几百个学生核对的工作量确实也太大了,只能说当时录信息的老师操作有点小失误。所有的担心,原来只是虚惊一场。竟然是老师输入学生身份证信息时操作失误,误输成了别人的身份证,造成了这么大的麻烦。 

  金月完小要求学生郭某的家长提供了户口本,证实了郭某的身份证号与学籍信息管理系统里登记的确实不一样。 目前,金月完小已经对学生郭某的学籍身份信息进行了更改。

衡阳市南岳区教育局学籍管理专干 杨正

  衡阳市南岳区教育局学籍管理专干 杨正

  当时系统没有检测出错误

  记者:那现在使用的系统可以自动辨认信息的重合吗

  对对 它会和公安部的人口数据库进行查重认证

  就是如果你的身份证注册 跟别人重复的话

  就会有系统提示 查重认证不通过

  在经视大调查记者的帮助下,现在,朱先生终于可以用女儿的身份证号进行新生学籍注册了,最快第二天就能注册成功。对于这个结果,朱先生心里是五味杂陈。

  朱先生

  我是既感到高兴又感到悲哀

  我的小孩在学校读书 应该这个学籍应该是学校或教育部门的问题

  问题应该不在我身上

  为什么一点点小事 拖了我一年半

  我真的心里很难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