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6日下午,王跃文人格权纠纷案一审开庭。9月6日下午,王跃文人格权纠纷案一审开庭。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 刘顿 长沙报道

  肖像权值多少钱?9月6日下午,著名作家、湖南省作协主席王跃文人格权纠纷案在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一审开庭,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原告王跃文人格权损害与被告的过错程度、王跃文人格权损害与电视剧《警犬来啦》播放情节之间的因果联系程度、王跃文应受到的赔偿范围及王跃文肖像使用费。

  案情回顾 著名作家成电视剧“贩毒犯罪嫌疑人”

  今年1月,由大唐辉煌传媒有限公司、大唐辉煌(霍尔果斯)传媒有限公司、公安部金盾影视文化中心以及珠海市公安局联合出品的公安题材青春励志剧《警犬来啦》分别在安徽卫视黄金档上星播出、腾讯视频VIP会员权益播出,在该剧第48集,王跃文用于其小说《爱历元年》简历照片以贩毒犯罪嫌疑人照片分别在4分47秒至49秒、4分54秒至55秒两次出现(涉案片段目前已删除),截至事发时,该剧在腾讯视频播放量已逾8.7亿次。王跃文获悉此事后,授权委托其法律顾问胡勇平牵头成立维权小组,维护自己合法权益。

涉案电视剧制作方美术组工作人员申某出庭作证(图中)。涉案电视剧制作方美术组工作人员申某出庭作证(图中)。

  3月30日,王跃文收到电视剧《警犬来啦》制作团队大唐辉煌(霍尔果斯)传媒有限公司致歉函,称用于剧中辨别贩毒犯罪嫌疑人的照片系制作团队美术组工作人员申某以“中年人”为关键字,通过百度搜索引擎浏览到近似剧中反面角色演员陈逸恒人物肖像图所得,而美术组负责人与导演仅从道具“辨认照片”的人物肖像在容貌特征与人物气质与剧中反面人物肖像是否相似进行比对,未确认该“辨认照片”的合法来源、肖像人物授权及肖像人物客观真实身份问题,后期制作、审片等相关环节工作人员亦未辨认出道具照片中的“王跃文”。

  收到致歉函后,维权小组根据大唐辉煌(霍尔果斯)传媒有限公司提供的搜索方法进行确认时发现,在王跃文肖像照右侧即显示有图片信息“作家王跃文因著作《大清相国》成为焦点人物,《爱历元年》是他历时七年创作的新作”,且将鼠标置于图片上时,上述图片信息前部分文字“作家王跃文”等显示在图片的右上角区域。“事实证明,不存在大唐辉煌方面所说的‘下载照片时未接收到网站发出的相关风险提示’情况。”胡勇平认为,大唐辉煌作为电视剧制作方应当完全了解保护公民肖像权、使用他人照片前需取得本人同意等法律规定,“大唐辉煌方面工作人员在知晓相关法律规定及照片基本信息时仍对王跃文照片进行下载、使用,具有明确的指向性,且主观故意明显。”

  “所谓道歉信,除了无理辩解未见任何诚意,千言万语归结为一句话,‘抱歉,我不小心踩了您的脚’。”王跃文表示,他向来对毒品犯罪恨之入骨,自己的肖像却被用于辨认贩毒犯罪嫌疑人,“很震惊,很愤怒。”

原被告双方互递公证证据。原被告双方互递公证证据。

  和解失败 王跃文授权其维权小组起诉联合制片方与视频播出方

  经过长达5个月的谈判,双方在肖像使用费、肖像不当使用赔偿费及精神赔偿等方面未能达成一致,前期和解失败。维权小组遂依法起诉联合出品方大唐辉煌传媒有限公司、大唐辉煌(霍尔果斯)传媒有限公司、公安部金盾影视文化中心、珠海市公安局,电视剧播出方安徽广播电视台、深圳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请求法院判令六被告停止侵犯原告肖像权、名誉权行为;判令六被告在全国公开发行的报纸上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要求道歉内容应包含本案判决书号及涉嫌侵犯原告肖像权、名誉权的具体情节,致歉版面面积不小于6.0cm*9.0cm;判令六被告连带赔偿原告肖像使用费280万元,名誉及精神损失赔偿20万元,共计300万元;判令六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公证费、律师代理费、差旅费等总计10万元。

  “霍尔果斯使用的涉案照片确实侵犯了原告的肖像权,这一点我们从来没有否认。”在本案庭审中,被告大唐辉煌(霍尔果斯)传媒有限公司代理律师表示,霍尔果斯具备制作涉案电视剧《警犬来啦》的合法资质,涉案电视剧经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依法审查通过,并允许在全国范围内发行传播,合法、合规;霍尔果斯拥有涉案电视剧的完整著作权,大唐辉煌传媒有限公司、公安部金盾影视文化中心、珠海市公安局只享有涉案电视剧的署名权,且该署名权仅具有宣传性质;而安徽广播电视台、深圳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仅享有涉案电视剧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因涉案电视剧使用争议照片所引发的责任均由霍尔果斯承担。

  被告大唐辉煌(霍尔果斯)传媒有限公司代理律师认为,霍尔果斯选择争议照片仅具有随机性,仅从照片是否符合剧中情节设计要求的人物形象判断,并无指向性、针对性,不符合、不存在主观故意侵犯原告肖像权;使用争议照片情节仅作为展示公安机关在刑侦办案过程中的辨认手段,并通过此剧情设计推动剧情发展,争议照片仅作为道具为公安机关排查剧中其他犯罪嫌疑人出现,与该剧具体情节内容、人物设计均无直接关系。“原告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经济损失。”她表示,此前某商家使用湖南省曲艺家协会主席大兵肖像进行宣传,长沙市万山区人民法院判决侵权人承担7000元经济损失,“这是已经生效判决确认的客观事实。”

  在本案庭审中,原告律师张群林表示,我国广播电视管理条例第32条明确规定了电视剧的制作方和播放方不能播放含有侮辱、诽谤他人以及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的其他内容,在本案中,被告在制作和播出中应当对相关道具进行审查,被告在获取涉案道具贩毒犯罪嫌疑人“辨认照片”时,应当根据《民法总则》《侵权责任法》规定,取得道具照片所有权人的同意,并支付使用费,而被告并未尽到相应责任。

  被告律师:制片方对电视剧道具不负严格审查义务

  “任何一个制片公司都不可能对小到一张照片这样的道具去进行实质性的审查,如果按照原告的理解,被告对涉案电视剧中的所有道具都负有严格的审查义务,那么被告就不用拍电视剧了,光审查道具就够了。”被告大唐辉煌传媒有限公司、公安部金盾影视文化中心、珠海市公安局三方代理律师认为,原告作为作家,其照片并不能与演员、歌手等公众人物照片一概而论,与原告主张的肖像权使用费明显不符,“争议照片仅在剧中出现4秒,便主张280万元的使用费,比一个演员演一个电视剧的费用都高,而且原告也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其肖像权具备其所主张的商业价值。”

  “我决定使用原告王跃文先生给予的特殊授权向法院郑重提出,撤回对公安部金盾影视文化中心的控告。”胡勇平对表示,撤回控告基于两个原因,“一是对全国几百万公安人员的尊重,二是公安部金盾影视代理人在庭上的言辞,这是罔顾事实的发言,完全代表不了公安部的本意。”

  索赔300万 与被告过错程度、获利情况及原告受损害程度有关

  那么,本案中所涉及的肖像使用费、不当使用的赔偿费及精神损失费是如何得出的?原告代理律师张群林告诉记者,300万的肖像使用费及名誉、精神损失赔偿金额,是综合考量了被告的过错程度、原告因此受到的损害程度及被告的获利情况而提出的。他认为大唐辉煌方面存在主观故意,选用照片时明显存在指向性;涉案电视剧通过腾讯视频与安徽卫视黄金档上星播放,传播广泛,致使原告名誉受到严重贬损;且制作、播出方在转播、平台会员及广告方面存在较大获利,“在被告存在主观故意的情况下,引进惩罚性赔偿有利于制止此类违法行为的产生,提高违法行为人违法成本才能更好地制止违法侵权行为。”

  “鉴于原告方不予调解,法庭将不会组织调解。”当日庭审法官郑云表示,本案最终结果将在合议庭庭审后立即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