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美羽毛球馆门口仍贴着店名,但大门紧闭,人去楼空。   长沙晚报记者 聂映荣 实习生 刘桐羽 摄影报道跃美羽毛球馆门口仍贴着店名,但大门紧闭,人去楼空。   长沙晚报记者 聂映荣 实习生 刘桐羽 摄影报道

  原标题:球馆关门,会员充值卡退款无门 律师:办消费卡务必慎重,若对方跑路,可诉讼维权

  长沙晚报帮帮团记者 聂映荣 实习生 刘桐羽

  “这么大个羽毛球馆,说跑就跑了,我办会员充的那1000多块钱找谁去要?”近日,市民郭女士向本报热线96333反映,她在贺龙体育场附近的跃美羽毛球馆办理会员充值了3000多元,目前还有1000多元余额。她前去打球,竟发现羽毛球馆已经关门停业,老板不知去向。记者调查了解,该球馆充值余额仍有上千元的会员不止郭女士一人,但如今却退款无门。

  余额被“卷走”,被坑会员众多

  市民郭女士平时喜欢打羽毛球,2014年前后,她在贺龙体育场南门附近的跃美羽毛球馆办理了会员卡,一次性充值3000元,“当时想着这家羽毛球馆就在体育场旁,而且场地也蛮大,应该比较靠谱。”

  这两年里,郭女士陆陆续续去打过多次球。去年12月底,她将自己孩子剩余的羽毛球培训课时费300多元并入会员余额后,便一直没再去打球。直到今年3月,她再去该处打球时,发现羽毛球馆大门紧闭,卡上的办公电话也无法接通。她从附近保安处打听得知,这家羽毛球馆已在一个多月前停业了,经常有会员来讨钱,但也大门紧闭。 场地出租方工作人员告知郭女士关于球馆法人代表刘某某的姓名和手机号码。然而,记者多次拨打该号码,均无法接通。

  市民谭女士也是这个球馆的会员。去年12月,她办卡充值2000元,至今仍有1000多元余额。在球馆门口,她还碰到其他会员,也是余额未退回。“这个球馆就在贺龙体育场旁,在这里充值办卡的人很多,有不少会员余额都没退回,一个人就有成百上千元,大家加起来不知得有多少钱。”

  球馆有会员电话,但停业前未联系会员

  前日下午,记者前往该处发现,通往球馆的卷闸门紧闭,门口及楼上仍贴着“跃美羽毛球馆”的店名,但未见闭馆告示或其他联系方式。旁边一家公司的工作人员称,该球馆刚关门停业时,门口贴了告示,并留有负责人电话,“我们有同事也是球馆的会员,刚开始退了钱。不过,告示后来被撕了。”

  记者了解到,出租场地给跃美羽毛球馆的单位是长沙先导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该公司的一家子公司负责管理这里的资产。昨日,其子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今年2月份,跃美羽毛球馆经营方就已经退租,“我们作为出租方,当时要求他们贴了告示,在报纸上发了声明,但不可能监督他们一个个通知到会员。”该工作人员认为,部分会员未及时留意信息,未及时去退取余额。

  谭女士认为,在注册会员时,羽毛球馆留有每一个会员的电话,如果经营方真有退余额的意愿,就应该主动联系未退余额的会员,而不是一走了之。

  相关部门建议会员向法院起诉

  昨日,记者拨打长沙市工商局12315投诉举报电话反映上述情况,其工作人员称,只有当商家还在注册地址经营时,他们才能处理此事。而上述事件中的羽毛球馆经营方已经停业,他们无法对其进行管理。

  记者将情况反映至管理该辖区的天心公安分局城南路派出所,其民警称,这涉及消费,属于球馆方与会员之间的经济纠纷,既不涉嫌诈骗也不涉嫌其他违法行为,因此警方也无法管理此事,“建议会员向法院起诉。”

  律师

  商家跑路违约

  消费者可通过诉讼解决

  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李健律师表示,根据《合同法》规定,消费者一旦办理了消费卡,就与商家之间存在一种预付费服务合同,合同的当事人即商家和消费者,双方都应按合同履行义务。如果商家跑路违约,消费者有权通过诉讼解决。

  如今,在众多行业店面的经营中,均存在办理会员充值卡、消费卡、贵宾充值卡等预付费情形。李健提醒消费者,在办卡时一定要注意以下内容:详细了解卡内消费的服务项目,不要被不法商家的甜言蜜语和虚假宣传所蒙骗;对规模较小、经营状况不佳、开业时间较短或未能证明其合法资格的商家慎重选择;办卡消费最好签订书面协议,并一定要索取发票,以备发生消费纠纷时投诉有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