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下午,金海中学四位少年大学生回到学校,跟学弟学妹分享经验。从左至右:陈雨时、尹顺、袁广宇、李世昌。长沙晚报通讯员 吴燕 摄  昨日下午,金海中学四位少年大学生回到学校,跟学弟学妹分享经验。从左至右:陈雨时、尹顺、袁广宇、李世昌。长沙晚报通讯员 吴燕 摄

  昨日下午金海中学C1501班,热烈的追捧现场,简直是一场粉丝见面会:“偶像”是刚被西安交通大学录取的4名少年,现在他们的头上顶着“少年大学生”的光环。“初赛和复赛做了哪些准备?”“考试时的紧张心理是怎样进行调整的?”“西安交大少年班招生面试流程是怎样的?老师教的重要还是学的重要?”“体能测试,对于偏胖的我应该怎么面对及调整”……各种热切的提问纷至沓来。

  西安交通大学2017届少年班招考成绩前日揭晓,湖南省共有4名学生榜上有名,分别是未满15周岁的初三学生李世昌、陈雨时、袁广宇、尹顺,他们全部来自金海中学,其中李世昌的综合得分居全国第二。来自全国16个省近200所中学的470名学生参加了西安交大2017年少年班选拔复试,竞争约130个录取名额。他们中年龄最小的14岁,最大的15岁。

  他们的特质

  少年大学生各有个性标签

  或是“文艺少女”或是“数学男神”或是“金海达尔文”,4个被录取的少年大学生各有特色,“00后”似乎更喜欢给自己贴上个性标签。

  “文艺少女”陈雨时表示,她的特点概括起来就是一个字“活”。“生活中我是一个活泼开朗和气阳光的女孩,喜欢笑,这从我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出来。”陈雨时说,平常学习中,称得上的优势就是——思维灵活,解题时常常另辟蹊径,从多个角度来思考问题。

  袁广宇的绰号是“数学男神”,“古有张岱‘痴’看雪,我就是痴刷题”。袁广宇喜欢做难题,“我的脑子里就储存了大量的题目,同学们都说我是班上的‘小袁搜题’,有什么不会的题都喜欢来问我。我的理想就是一名数学家。”

  汤珊老师是尹顺的班主任,在她眼里,尹顺就是一个标准的少年大学生,“他有自主的好习惯好能力,很小的时候就到图书馆看相对论,到了初中自学高中相关知识,对他来说学习就是很有趣的事情。”

  尹顺也自称是“贪婪”学生,“因为我在学校从不轻易满足。我热爱学习,按照老师的教学进度我觉得吃不饱,所以进入初中之后我就开始自学初高中的数理化知识,尝到了超前学习的甜头。”一次,尹顺做的拿到147分的高考数学试卷被同学们看到,从此学校便留下了“尹顺大神”的传说。

  李世昌在这次考试中拿到全国第二,物理老师何杰点赞李世昌太牛,“平常给他上课,同学们还在想第一种解题方式,他已经考虑到了第二种第三种。”而他的绰号叫“金海达尔文”。有一次因为观察一只蜘蛛结网,李世昌误了班车,骑了四个多小时的单车才回到家;还有一次观察一只螳螂捕捉一只竹节虫,连饭都忘了吃……这样的小故事经常在李世昌身上发生。他还喜欢探究生活中的物理现象,比如微波炉和电饭锅的工作原理等等。

  他们的素质

  成绩好还必须综合素质佳

  相比去年,今年复试最大的不同就是推出了“综合素质测试”新模块,旨在更加科学全面地测量学生的学科素养、基础认知、数理潜质、发展潜质和行为风格。

  何杰老师在金海中学8年带了5年少年班,教出了6个孩子。在他眼里,这些少年大学生共有的特质是“学习能力本身很强”,还有就是综合素质高,有个人特色甚至专长,“有的国际象棋拿到冠军,有的乒乓球打得好,有的特别喜欢科技探索”。

  李世昌被老师和同学称赞的,还有他的品格。“在班级工作中,我是公物保管员,每天我最早开门,最晚关门,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我也很认真地去做,坚持了三年,为别人服务,我觉得很开心。”李世昌说。

  尹顺不愿意自己被称为“理科男神”,“我热爱阅读,诸子百家、唐诗宋词,都有涉及,在文字里感受文化脉动。”他还喜欢游历,像徐霞客一样,“世界那么大,我也想去看看,游历名山大川,去看草原、看大海。在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中厚积薄发。”

  他们的体质

  体能测试不合格学生被“一票否决”

  除了综合素质测试模块,复试还有三个模块——笔试、体能测试和面试。少年大学生不仅拼学商还必须拼体能。

  男子1000米跑、立定跳远、引体向上;女子800米、立定跳远、仰卧起坐——类似长沙中考体育项目的这些考核,成了不少成绩优秀孩子成为少年大学生的“拦路虎”。体能测试不合格学生被“一票否决”。

  汤珊老师介绍,这次体育成绩满分200分,至少要150分达标,“我们学校有个成绩非常不错的男孩子,可惜就是稍微胖了一点点,体育成绩只有140多分,最后没有通过复试,非常遗憾。”

  专家观点

  “英才教育”要顺其自然

  家长无需盲目羡慕效仿

  考上大学少年班,是不少家长和孩子羡慕的成就,这样的路径是可以复制的吗?

  长沙市教科院基教所所长戴立军表示,少年大学生教育属于“英才教育”范畴,能够成为一名少年大学生,对学生、学校、家庭和国家,都是一件好事。但是对这种“英才教育”也不必过多地推崇,因为初中教育毕竟是打基础的教育,是培养学生基本素养的教育,是培养学生学习兴趣与良好习惯的教育。特别是家长,不要盲目羡慕、攀比别人家的孩子,“拔苗助长”可能适得其反。走“英才教育”这条路要顺其自然,学有余力、感觉学习快乐的孩子不妨一试。另外,戴立军表示,即使有天赋的孩子,能达到这样的高度,也是经过了艰苦付出的,“不要以为天才都是轻轻松松就成功了,他们的背后其实不仅有自己对学习的热爱和投入,也有学校老师家长等各方面的全力支持”。

  英国皇家特许语言学家学会院士、上海电力学院外国语学院院长潘卫民教授精通中外教育,他表示,少年大学生类的“英才教育”在国外非常普遍,比如美国就有十几所高校有这样的项目,英国也鼓励天才少年脱颖而出。在潘卫民看来,国外的此类教育做得更成功,一方面少年大学生的培育课程衔接成熟,能让有天赋的孩子充分发挥,因材施教;另一方面,国外教育一直注重培育孩子的独立人格和个性以及生活能力,少年大学生心智上更成熟。

  (长沙晚报记者 岳霞 通讯员 黄文胜 吴燕)

  延伸阅读

  我国三所大学招收少年大学生

  长沙晚报讯(通讯员 张果 记者 岳霞)目前我国还在招收少年大学生的大学有三所,它们是中国科技大学 、西安交通大学和东南大学。不过还有另外10所大学曾经办过少年班,它们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吉林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南京大学、浙江大学、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

  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代表性人物包括张亚勤(现任微软公司副总裁)、马东敏(百度创始人之一)、庄小威(哈佛大学正教授);西安交通大学少年班代表性人物包括周鸿祎(360公司董事长)、锁志刚(哈佛大学教授);东南大学少年班代表性人物包括孙晓东(贝尔实验室统计研究室研究员)等。

  少年班为什么会萎缩?不少观点认为有多方面的原因,首先学校缺少个性化教育,师资管理跟不上,少年班的学生都智力超群,必须针对性地安排他们的学习,甚至需要单独编写教材,但很多高校在这方面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家长的盲目推崇和考生素质下降,少年班的学生表现出明显的通病,例如偏科严重。此外,由于提早进入大学校园,学生无法适应大学的生活,心理压力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