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湖南|新闻|鲜城|图片|城市|视频|旅游|社会|教育|健康|汽车
郴州

新浪湖南>郴州 >正文

妈妈要不要当院长?医学生女儿说出心里话

2021年08月20日 11:14 新浪湖南郴州 0

  若若,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雷冬竹院长的女儿,是一名95后,目前她在国内一所顶级医学院校读博一。

  不论自己妈妈是医生,还是医院院长的身份,95后的若若,从来没有仰视过她身上的光环。她说,自己的妈妈在生活中和大家没有什么区别。她也有犯懒的时候,偶尔也会躺在沙发上玩手机。‘我为我妈妈骄傲的,是她选择她所热爱的事业。’

  而雷冬竹也从不把女儿当作不谙世事的小孩,大事小事都喜欢听听她的想法。小到运动健身、医患关系的探讨,大到管理决策,甚至自己要不要当院长这样的抉择。

  近日,若若接受健康界专访,讲述了她和自己的妈妈——雷冬竹院长之间的故事。

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 雷冬竹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 雷冬竹

  我从来没有觉得委屈过

  我眼中的妈妈是一名典型的妇产科大夫——行事风风火火,动作很麻利,不喜欢拖泥带水。我们一家人一起散步,走着走着,她就不知不觉中走到我们前面去了。

  她的精力很旺盛。比如头一天晚上,处理工作到十一、二点才回家,第二天早上依旧能六点起床跑步。节假日我放假回家,想多睡一会儿,她会一大早兴冲冲地来叫我说:‘走,爬山去!’

  我的小学生涯非常开心。那时候妈妈是一名妇产科医生,我读小学的学校,离她工作的医院特别近。每次我放学的时候,如果妈妈还没下班,我就会去妈妈的办公室找她。妇产科的氛围很好,有时妈妈在做手术,我就和其他叔叔、阿姨聊天。我还常和他们一起吃酸菜鱼、吃盒饭。

  妈妈说,‘白大褂是我最贵的衣服,也是最时尚的衣服。’因为从小经常待在妈妈的科室,我很喜欢那里的氛围。所以我选择学医,可能是受到了一种潜移默化的熏陶。

  辅导我写作业的事情,更多是爸爸做,包括家务活之类的,也是爸爸承担更多一些。看过一些新闻报道,说爸爸妈妈是医生,工作特别忙,孩子觉得委屈。我没有过这种感觉。我觉得,陪伴的质量比时间更加重要。

  生活、工作、学业、健身……我和妈妈可以聊的内容挺多的。她会很认真听我的想法,并且予以回应,不论是肯定的,还是否定的回应,我都能够接受。两个人平等交流,持不同的观点很正常。

  在医患关系问题上,我们有不同的看法

  人到中年,喜欢泡枸杞、吃保健品,或者讲究静心养性。我建议我的妈妈去做无氧的力量锻炼。

  我告诉她,‘年龄大了之后,肌肉会流失,所以需要加强锻炼’。她研究了一下,觉得挺有道理,就真的开始坚持无氧运动。一段时间之后,觉得肌肉更加结实了,精神头更足了,就还给身边人推荐,‘逢人就说健身的好处,建议别人要去健身’。

  我们很多事情都能达成共识,然而在医患关系这个话题上,会有一些不同的意见。

  对于医患关系,我们这一代人之间,可能受到网络上负面报道的影响较大,大家悲观的态度更多一些。而我的妈妈,会抱着比我更加美好、更加有希望的态度。

雷冬竹院长和康养中心的老人雷冬竹院长和康养中心的老人

  妈妈一直认为,在医患关系问题中,医务人员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她一贯的主张是,医术是有局限的,医生可能治不好病,但是不能伤害患者,比如不能说不该说的话、做不该做的手术、用不该用的药。

  ‘首先你得保证,自己的态度是没问题的,其次你要对于患者及其家属充分共情。’她常说,因为人的心理状态是和身体状态息息相关的,在被疾病折磨的状态下,心情难免低落、消沉,自我情绪控制能力会变差,‘你想想自己身体不好的时候,会不会心情也比较差?’

  道理我都懂,但还是难以完全接受她的看法。作为医学生而言,如果被患者家属口不择言说一些难听的话,确实是很难自我消化的。虽然现在大部分患者及其家属都很好,但是遇到个别比较闹心的,很难令人没有情绪,而做到像妈妈说的那样,理解、宽容、共情,就更难了。

  不过我也承认,妈妈说的话有道理,我愿意尽可能地对患者多一些理解。她还给我传授自己的‘秘籍’——在接待患者及其家属的时候,如果有人说一些不过脑子的话,那就尽可能屏蔽他们情绪化的用词,这样一定程度上可以避免自己的情绪受到影响,从而更加聚焦于问题的解决。

  她也告诉我,如果真的遇到情绪过激的人,那就尽快找保安帮助,毕竟保护自己还是第一位的。

  要不要当院长?她来询问我的意见

  被任命为院长的时候,妈妈曾一度陷入纠结。她曾告诉我她内心真实的想法——她认为自己还是喜欢临床的工作,可以去解决具体的问题。而当院长责任很大,而且会面临很多抽象的问题。所以,自己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当这个院长。

  我说,如果你觉得压力很大、责任很重,超出了你身体和精力承受范围的话,其实不当院长也没关系。但是,我觉得作为现代女性,不应该只追求家庭的安稳,如果你对自己的职业有热情,去追求更高的职位无可厚非。到了更高的层面,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就能够去做更多的事情。这是一件好事。

  后来妈妈当了院长,每周还是坚持出诊。因为她觉得,扎根临床一线工作,能看到问题原来的样貌,得到更好的处理问题思路,比开会听别人汇报二手信息,来得更加真实,‘没人糊弄得了她’。所以,虽然当院长之后,和过去的临床工作有所脱离,但又没有完全脱离。

  全面二孩政策出台,是2016年元旦。消息一经放出,妈妈的电话被打到凌晨1点,其中不少是咨询生育事宜的。

  今年三孩政策出台后,并没有出现同样的景象。但作为医院管理者,妈妈同样思考应该做些什么。

  她会想,生三孩的大多为高龄产妇。因此,医院孕产妇的救治能力得强,从而能为高龄孕产妇保命,不能让她们为多要个孩子过一趟‘鬼门关’;高龄产妇更容易生出不健康的婴儿,所以儿童保健要跟得上,尤其要做好预防新生儿出生缺陷的筛查。

雷冬竹院长和福利院的孩子雷冬竹院长和福利院的孩子

  有时候一些管理决策,她会跟我说她的思路,并问我对这件事情怎么看。我会站在一名刚入行的,处于最底层的医务工作者的视角,去和她交流真实的想法。两种视角之间有时候会有碰撞,但是她从来不会觉得我幼稚,或者站位不够高。有的意见她觉得有道理,会影响她的管理决策。

  我的妈妈并没有因为到了比较高的管理岗位,就忽略来自一线的声音。她也不会因为年纪长了,就受限于以往的经验,而是一直保持一种开放的状态。我觉得这是很值得我钦佩的。而且她一直没有丢掉医生的初心,我为她感到高兴。

  妈妈当上院长后,我曾为她感到担心

  我想过当院长之后,妈妈会更加辛苦,但是没有想到她会那么辛苦。

  这种辛苦,不同于上一台10来个小时的手术之后,那种身体的疲惫,而是得每天操心想事情,去未雨绸缪。因为医院出现大大小小的问题,管理者都担着责任和风险。而且,医生做完一台手术之后,工作可以暂且告一段落了,但是院长的工作是持续性的,就是得不断地去想问题、处理问题,不停地操心。

  她还要考虑每一个科室的管理,每一个学科的发展。随之而来的一些琐碎的事务,比如后勤申请添置日常用品,科室申请购买价格高昂设备,大大小小都要报到院长这里审批。她要从全局的发展去考虑,看问题的面比之前要广。

  2020年初,新冠疫情刚暴发那会儿,是我最为她担心的时候。那会儿她的压力特别大,需要处理的事情又很多。她那段时间颈椎不太好,血压也不时会高起来。我知道,这是由于过于焦虑、劳累、操心导致的,因为她平日里坚持健身,血压一直是很稳定的。

  那会儿她还每天去医院,去发热门诊、去隔离病房。虽然我知道她穿了防护服,戴了口罩,能把风险降到最低,但是作为亲属,还是会担心,她万一感染了,又不幸重症了,怎么办?出于职业的理解,掩盖不了作为亲人的担心。

  我说这些不是为她‘卖惨’,当时所有一线医务人员也很辛苦,但是管理者的压力也不应该被忽视。

  我一直认为,医生是一种职业,干一行,就应该做好这一行该干的事,至于后面随之而来的名誉,这些其实无所谓。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技术骨干,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保持一定的自由。妈妈也是这么希望。

  医师节到了,但是我觉得不用过度美化我的妈妈。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在自己岗位上做了该做的事情,仅此而已。我为我的妈妈骄傲的,是她选择她所热爱的事业,而不是选择了一个大家觉得崇高的职业。我只是希望,平日里社会大众可以多体谅一下医务人员的辛苦,多爱护他们一些。

  (应受访者要求,若若为化名)

  (来源:健康界 作者:刘文阳)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