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湖南|新闻|鲜城|图片|城市|视频|旅游|社会|教育|健康|汽车
郴州

新浪湖南>郴州 >正文

相爱飞天山 | 纸短情长,他们!让你更加期待爱情!

2021年07月27日 11:21 新浪湖南郴州 0

  从前的日色变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人。      

  生活在快节奏的时代中,“快餐”式的爱情已是屡见不鲜,来的快,去的也快。从前的爱情,他们不像如今这么浮躁,目的性强 。他们爱的很坚定,爱的很煎熬,爱的很炽热,细水长流的爱不足以表达他们心中的思念。

  老一辈人的爱情故事,没有太多的甜言蜜语,也没有“我爱你”。他们往往会把爱记在心里,变成一封封珍贵的情书,去叙述他们的想念。在那个年代里,没有太多的物质条件,有的只是相濡以沫,因为你愿意,所以我也愿意。一生只爱一个人,牵了手就是一辈子。

  从前,一封书信可以走两三个月,走得越慢,拆信的时候人越激动,思念越浓,每个字都是至宝,每读一遍,都会潸然泪下一次。你还记得上一次心动是什么时侯了?在这里,以字为诺重深情,来看看他们写的不二情书,哪一句是最直击你的心?

  杨绛和钱钟书

  我进清华,一为读书,二为钟书

  ——杨绛

  没遇见你之前,我没想过结婚。遇见你,结婚这事我没想过别人。

  ——钱钟书

  我见到她之前,从未想到要结婚;我娶了她几十年,从未后悔娶她,也从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

  ——杨绛和钱钟书

  有一次,杨绛给钱钟书的情书里只有一个字“怂”,看似难懂,其实是在问他“你心里有几个人?”

  而钱钟书回一个字“您”。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林徽因和梁思成

  梁思成:“林小姐——”

  林徽因:“请不要这样称呼我,你可以叫我徽因。”

  婚前,梁思成问林徽因:“有一句话,我只问这一次,以后都不会再问,为什么是我?”

  林徽因答:“答案很长,我得用一生去回答你,准备好听我了吗?”

  鲁迅和许广平

  1. 寄昨夜发飓风,拨木发屋,但我没有受损害。
  2. 我寄你的信,总要送往邮局,不喜欢放在街边的绿色邮筒中,我总疑心那里会慢一点。 
  3. “不知何以自制力竞那么薄弱,总是戒不掉,但愿明年有人管束,得渐渐矫正,并且也甘心被管,不至于在闹脾气了。”                           

  —— 鲁迅

  4。呜呼先生,十载恩情,毕生知遇,提携体贴,抚盲督注。

  ——许广平

  钱学森和蒋英

  “钱归你,蒋归我。”

  “说好了,你要将(蒋),我要钱”

  ——钱学森和蒋英

  广州邀请两人去出席一场颁奖仪式,钱老不方便,于是蒋英一人前往,在蒋英临走时,钱老幽默风趣的说:“钱归你,奖(蒋)归我”,夫人也笑着回答道:“说好了,你要奖(蒋),我要钱”。这句情话看似简简单单,实则意味深长,一语双关。

  周恩来和邓颖超

  周:“你的信太过官方,都不说想我。”

  邓:“周总理是大忙人,哪有时间来想我。”

  周:“闲人怎么知道,忙人多想闲人。望你珍摄,吻你万千。”

  邓:“情长纸短,还吻你万千。”

  周:“我这一生都是坚定不移的唯物主义者,唯你,我希望有来生。”

  ——周恩来和邓颖超

  他们的情书,书写了爱情的万般模样,即是双向的奔赴,也是最好的归宿。我想最好的爱情也莫过于此!我们都渴望能在生命中遇到一段完美的爱情,不离不弃,相濡以沫。他们!让我更加相信爱情!期待爱情!

  (图片来源网络 编辑:张倩)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